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336章:真正的恩宠

第336章:真正的恩宠

 热门推荐:
    紧接着,一个约摸八九岁大的孩童屁颠屁颠的朝她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仰着小脑袋瓜万分委屈的道:“娘,你跑哪去了,我和妹妹到处找你。”

    众人顿时下巴惊得掉了一地,吴公子怎么成了人家孩子“娘”了?

    沐兰的反应也不比众人好到哪去,瞪着眼前的孩子,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小男孩显然压根无视了众人,一手拽着沐兰衣摆,一手转过去冲身后的方向招了招,道:“妹妹,快过来,娘在这里。”

    众人随着他招手的方向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站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丫头片子,正张着嘴惊讶的望着这边,但随着小男孩这一声招呼,那小丫头像是突然回过了神来,粉嘟嘟的小脸上立刻扬起一抹灿烂的笑,一边笑一边撒丫子朝这边跑来,嘴里也跟着甜甜的唤道:“娘!”

    沐兰顿时欲哭无泪,这下,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两个小鬼是谁?”东陵无绝看了看两个孩子,又看了看沐兰,表情古怪极了。

    “他们……”沐兰咬牙切齿的正要解释,小男孩却昂起头来,看向东陵无绝,打断了她的话,道:“你又是谁?”

    被一个孩子这样叫板的盯着,这对东陵无绝而言倒还是第一次,他俯视着眼前的小鬼,道:“我是她的夫君。”

    “娘,夫君不就是爹爹吗?”小女孩微皱着眉头看了看沐兰,又看了看东陵无绝,道:“爹爹还等我们回家吃饭呢。”

    东陵无绝脸顿时都绿了,不敢置信的扭头看向沐兰。难道,她真的已经嫁人了?不可能啊,要有这种事,他的人不可能不向他禀报。可眼前这两个孩子?

    仿佛感应到了他目光中的不善,小男孩竟放开了牵住沐兰衣摆的手,双手往腰间一叉,挺起小身板仰视他,道:“大叔,你不要跟我爹抢我娘。”

    沐兰差点喷了,伸手一把拧住了他的耳朵,将他拎了回来,道:“乖,该回家吃药了。”

    “娘,你不要打哥哥嘛。”旁边的小女孩见男孩被拎了耳朵,立刻上前来抓住了她的衣摆,昂着小脸哀求着。

    连她也这样玩她?沐兰无奈的呼了口气,低下身去,拎着两个孩子的衣脖子,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道:“你们两个超级巨婴,马上给我滚回家去!”

    岂料,两人根本不买她的帐,对视了一眼后,齐齐仰着小脸,一副被抛弃的小狗似的眼神看着她,“娘,你不要我们了吗?”

    “原来吴公子真是女人啊?”围观群中有人冒出来了一句。

    “这是要抛夫弃子吗?”有人低声议论着。

    “这简直比话本子还要精彩呀。”有人赞叹。

    “你们都活得不耐烦了吗?”忽来的一声暴喝拯救了沐兰,就见一队官差冲了过来,严厉的道:“君上驾崩,举国哀恸,你们居然还敢在此聚众八卦,是不是想去县衙大牢里坐坐?”

    此言一出,立刻惊得众人做鸟兽散。

    东陵无绝趁机一把捞起那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挟在腋下,道:“走吧,我随你们回去会一会你们的爹爹。”

    “雅灭蝶。”小女孩四肢腾空,无力的挣扎着,道:“娘,救我啊。”

    “活该!”沐兰轻吐出一句,汐枫,孟依青,你们两个就等着吧。得罪了东陵无绝,以后可有你们的好日子过。

    不错,这两个让她名声扫地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便是汐枫和孟依青。可以想像,当初这两个只有五六岁的奶娃娃居然结伴找她找上了京城去,最后还能毫发无伤的跑到济州城来,当时她该是多么震惊。

    孟依青之前一直抱怨她尚未青春就已老了,如今倒好,够她慢慢体会这青葱一样的年华了。

    房内,烛光摇曳,照映着床边两个相对而坐的人。

    “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好不容易与他独处了,沐兰这才有机会问出心中的疑惑。

    “你以为呢?”他可是放下了一切来找她的,岂会连这个问题都搞不清楚。

    沐兰好奇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东陵无绝伸手捉住她的手,放在他胸口上,道:“在你引诱我的那个晚上。”

    沐兰拿手指重重戳了戳他,道:“原来你那个时候就知道了,却还一直跟我演戏?”

    “彼此彼此而已。”她不是也骗得他好苦。

    “既是这样,那么,赐毒酒的事,其实是你动的手脚?”她还一直以为是靳宁呢。

    东陵无绝笑了笑,道:“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是啊,早在上辈子的时候,他就用过这么一招,“那,太后的事……”

    东陵无绝抬手点住她的唇,道:“我都知道了,如今,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不必再提。从今往后,便是只属于我们两个的时间。”

    他用了三年的时间了却那段过往,为的,便是今天。

    勾过她的下巴,他凑近她,在她唇上轻吮了一口。

    沐兰轻笑着抵住他的额,道:“你别忘了,皇榜上可是写着,要斋戒一个月,忌酒,忌荤,忌……色。”

    东陵无绝眸子里有火焰跳动着,直直望入她眼里,嗓音里带着一丝性感的沙哑,道:“朕已经斋戒了三年了,你还想让朕再等下去吗?”

    沐兰脸颊一阵滚烫,手指在他喉节处蹭了蹭,道:“我可是听说,某人和自己的妃子恩宠情深。”

    “怎么,你吃醋了?”他轻撩着她的耳垂,把玩着那串艳红的耳珠,突然俯首一口含住,轻轻咬了咬,感觉到她颤栗了一下,他眸底颜色一变,一把将她推倒在身后的床铺里,欺身覆上她。

    “是呀,吃醋了,你准备怎么补偿呢?”沐兰伸手搂着他的脖子,美眸含笑,凝望着他。

    “那朕就先教教你,怎样才算真正的恩宠。”语毕,他低头噙住了她的唇,缠上了她的舌。

    沐兰只觉唇齿间一阵酥麻,久违的吻带着他熟悉的气息,让她迷醉的投入其中,火热的回应起来。

    这个吻,似是要渲泄出他这千百年来对她的那份思念与等待,狠狠的,不遗余地的,一遍又一遍刷过她敏感的齿腔,勾起她的舌与他一同沦陷。

    沐兰仿佛觉得自己要被他融化开来一般,炽烫的唇沿着她的耳垂,吻向脖颈,锁骨,一路向下,沸腾了她整个身体。

    敞开的衣袍里,她的线条柔滑而完美,散发着致命的诱惑。正是这具身体,曾折磨了他无数个难眠的夜晚。

    “无绝……”如此细腻而又狂热的吻让她的意识变得虚幻起来,愉悦而本能的轻唤着他的名字。

    “这样的恩宠,喜欢吗?”他的唇不知几时又移回到她耳畔,含着她的耳珠低喃着。

    “嗯……”她紧紧的回抱住他,逸出嘴边的细碎声音不知算是应答,还是呻吟。感觉到他浑身绷紧,竟让她有些心痒痒。

    沐兰懒懒的轻笑一声,推开了他,,啄了啄他的唇,轻咬着他唇瓣,道:“我更喜欢礼尚往来。”说着,无限妩媚的轻舔上他的唇,他的耳朵……

    东陵无绝原本已经在极力压制自己,想要让她更舒服一些,然而,她这一番挑逗却让他仅剩的一点自制力也瞬间崩蹋。

    “沐兰……”低哑的嗓音有些艰涩的唤着她,大手一把捉紧了她纤细的腰。

    轻抬起她的腰,他低身再度吻上了那张诱人的红唇。

    “嗯……等等,疼!”撕裂的痛楚来得毫无准备,沐兰浑身一僵,十指紧紧掐入了他腰间,意图将他推离开一些,然而,却无济于事。

    她竟忘了,这可是她自己的身体,还没有过……

    “你快把我逼疯了。”东陵无绝也立刻意识到了怎么回事,喘息着僵持住,然而,他已经给过她一次糟糕的记忆,这次……

    他只觉更受煎熬,不过,看到她微微皱紧的眉头,心底竟漫起一股怜惜。

    沐兰只觉整颗心都被他撩得空落落的,虽然依旧还有些疼痛,身体深处却有一种渴望。

    抬头,趁他不备,她轻吐舌尖。

    两人几乎同时满足的喟叹了一声,欲望一经释放,便一发不可收拾,东陵无绝尽量克制着,但很快,他渐渐抛却了理智。

    良久,两人的气息才渐渐平息下来,身体却依旧依恋着彼此,紧紧拥抱在一起。

    “会后悔吗?为了美人,抛却江山这种事情。”沐兰手指磨挲着他的下巴,仰头问他。

    东陵无绝揉了揉她的发顶,道:“坐拥江山,又怎么比得过与你一同看遍这江山?我已经错过了你那么久,只觉剩下的几十年犹不够,哪来的时间去后悔?”

    幸福,来得太不经意,却是这么真实,依如此刻在她身边的他。沐兰玩笑的点了点他的唇,道:“不当皇帝的话,你准备拿什么养老婆孩子呀?”

    东陵无绝垂眸看了看她,突然捏了捏她的脸,道:“放心吧,你当我这几年是虚度的吗?就算你生十个八个的,我也还养得起。”

    “谁要跟你生那么多了。”沐兰嘟嘴咕哝着。

    突然,外面窗台下传来一声什么东西滚落在地的声音。

    “哎哟……”一声本能的痛呼才刚出口,便被什么堵了回去,接着,又有细碎杂乱的脚步声匆匆远去,继而恢复了宁静。

    沐兰顿时浑身炸了毛,孟依青这家伙居然敢听她的墙角!

    “你说,他俩是你捡来的?”东陵无绝突然出声问着。

    “唔,是啊。”沐兰心虚的应着,之前自己是这么忽悠他来着。

    东陵无绝瞥了一眼窗外,淡淡道:“改天都扔了吧。”

    啊?沐兰顿时一阵目瞪口呆。

    汐枫,依青,你们的童年生活看来即将不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