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310章: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第310章: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热门推荐:
    就连他怀里的沐兰,也是一脸意外,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

    靳宁呆坐在马背上,看着对面的东陵无绝和沐兰,有种宛如遭五雷轰顶的痛楚。这几天里,她无数次猜想过他和沐兰待在一起的情形,又无数次说服自己不要瞎担心。然而,却怎么也没想到,还是让她撞见了这样刺心的一幕。

    她果然是好手段,自己百般提防,却还是让她硬生生插了进来。不过,她如果以为这样就能顺利得到东陵无绝,她就大错特错了!

    靳宁眼里仿佛都溢出血来,突然两眼一翻,整个人像被人瞬间抽空了一般,自马背上软了下去。

    “沐兰!”沐兰只听身后的人脱口惊呼了一声,继而,带起一阵冷风,整个人有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在靳宁跌下马背的前一瞬,准确无误的接住了她。

    身后,少了他的怀抱,沐兰只觉一阵幽凉。

    “沐兰,你醒醒。”东陵无绝满是歉疚和不安的摇了摇怀中的人,又伸手探了探她颈间的动脉,感觉到那里的跳动,才稍稍放心,却仍不敢松懈,直到,看到她颤着眼帘微微睁开了眼睛,那一口提在嗓子里的气才呼了出来。

    “无绝……”靳宁虚弱的叫着他的名字,话还未出口,眼睛先流了出来,哽咽着道:“我对不起你……我……我没能保护好太后……”

    末了,似是已用尽了心力,眼帘一垂,再度昏了过去。

    东陵无绝整颗心都悬了起来,既是为她的身体,同时,也是为她昏迷前说的那句话。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沉声问着旁边的两个随行侍卫。

    “回君上,德妃娘娘因为担心君上您的安危,在得知您出城迎接太后之后,便骑了马,连夜追了出来。岂料,与太后会合之后,却并未发现您的踪迹,于是,将随行侍卫调派了一半沿途寻找。到了断岭茶寮之后,国师说有了您的下落,便骑马寻了出去。岂料,这个时候,汐枫出现了……”

    侍卫一边回忆着事情的始末,一边战战兢兢回禀道:“汐枫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博得了太后信任,太后让所有人退出了茶寮,对他单独问话,之后,还放他离去。谁知他走了不一会,太后……就中毒了。娘娘当即命人将他追了回来,想向他索要解药,不料,他打伤众人,劫了太后便跑了。”

    另一个侍卫也愧疚的补充道:“是属下等无能,娘娘亲自率属下们一路追捕,却还是将人跟丢了。属下等担心娘娘的身体,苦劝之下,娘娘才回了茶寮。今日,娘娘执意要回邬江,亲自率兵寻找您与太后的下落,所幸,在此遇上了您……”

    东陵无绝是个至孝之人,这个消息对他无异于晴天霹雳。太后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一个至亲之人,如今,却又是中毒,又是被劫,一时之间,他心里既痛,又怒,整颗心都被揪了起来。

    同时,伴随他心里的,还有一丝浓浓的歉疚。怀里的人明明身体还没好,但却因为他,再度奔劳。这几天里,她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可他呢?他当时在做什么?

    被这消息震惊的,还有马背上的沐兰。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原来她感应到的不祥之兆不是应在东陵无绝身上,而是孟依青!如果她不是满心都装着东陵无绝,如果她能多担心她一点,也许就不会……

    不过,侍卫说是汐枫下的毒,她却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但是,汐枫为什么要把依青掳走?难道……

    不行,她必须马上找到汐枫,确认一下。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依青有事。想到这,她手中的缰绳一紧,便要出发。

    “站住!”东陵无绝的冷喝声忽然传来,与此同时,那双清冷的眸子带着几分锐色扫向她。

    沐兰被他看得心中一紧,却还是开口解释道:“我去找汐枫,我会让他给你一个交待的。”

    东陵无绝面色阴沉,连语气也回到了最初的冰冷,“你知道他在哪?”

    沐兰顿时怔住了,是啊,她根本不知道汐枫会把依青带到哪里去。刚才她是想去他们藏热汽球的地方看看的,汐枫如果是想带依青离开,这是最快也最安全的办法。然而,仔细想想,事发已经这么久了,就算她到了那里,汐枫也早就走了吧?

    然而,东陵无绝却以为她真的知道什么,目光越发阴冷起来,“说,他现在在哪?”

    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沐兰心里也很不好受,但他知道,这都是因为他忧心着太后的缘故,故而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不知道他在哪儿,但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如果她所料不差的话,汐枫带走依青,是想救她的,只是她不知道他会用什么办法。他是真的有法子解她所中的毒吗?还是,打算用“伽兰秘术”?

    若是前者还好,只要治好了太后,将来自可向东陵无绝解释。但如果是用“伽兰秘术”,那就意味着,太后会死!

    虽然真正的太后早就已经不在了,但,只要还有可能,她都不希望让东陵无绝伤心。至少,不是在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

    “你给我几天时间,不管找不找得到他,我都会回来给你一个交待。”沐兰咬牙决定着,也许,凭着她的直觉,她能及时找到汐枫。

    “你哪儿也不许去!”东陵无绝的声音清冷如冰,对身后的两名侍卫命令道:“把她拿下,暂时羁押在邬江县大牢!”

    沐兰怎么也不相信,之前他还对她那么好,几乎让她以为,他们已经回到了从前。可才不过一眨眼,他的态度便又恢复到了陌生的冷漠。

    不,是比冷漠更多了几分质疑与憎恶。

    “你不相信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沐兰都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是不是因为他这两天对她的照顾,就让她以为她又重新走入他心里了?

    果然,东陵无绝的语气丝毫没有回温,道:“想让朕相信你,就交待出汐枫的下落。否则,太后若有什么不测,朕会让你死无全尸!”

    沐兰整个人都僵住了,连侍卫上来押解她,也没能缓过神来。天知道,她也很担心孟依青的安危,如果依青有什么不测,她的确也难逃其咎。如果她的死能换回依青一命,她甚至也心甘情愿。她……

    不,她和他的感受其实还是不同的。孟依青只是她的朋友,姐妹,她都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替换。而对东陵无绝而言,那个可是他的母亲,他心中的感受究竟有多强烈,又岂是她能体会的?

    “那就昭告天下吧。”顾不得被侍卫强行绑缚住,沐兰突然开口道:“如果汐枫不按期带回太后,就将我凌迟处死,他只要得知这个消息,一定会回来的。”

    虽然她不能保证汐枫一定能带回一个活着的太后,但,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可以安慰他的办法。

    东陵无绝脸色变了几变,看向她的眼神复杂难辨,最终,却依旧凝结成一片鸷冷,道:“不用你说,朕也会这么做!”

    说着,抱起晕迷的靳宁上马,朝着邬江县的方向驰去。

    侍卫们也不敢殆慢,其中一人上了沐兰的马背,带着五花大绑的她紧随在了东陵无绝马后。

    回到邬江,将靳宁安置在别宛之后,东陵无绝立刻又点派了人马全力搜捕汐枫的下落,同时,命飞鸽传书通知各州县张贴告示,七日之内,汐枫若不前来投案自首,则将其共犯昔颜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做完这一番安排,再回到别宛时,靳宁已经醒了,正由丫环服侍着进了汤药。

    “都下去吧。”见药碗已空,东陵无绝挥手摒退了左右,在床沿边坐了下来。

    他这几天本就没休息好,骤然逢此巨变,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了许多,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到他这番模样,靳宁眼眶也红了,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道:“别着急,太后福泽深厚,定会平安无事的。”

    东陵无绝抚了抚她的鬓角,道:“让你受苦了。”

    靳宁连忙摇头,道:“您这样说,我会更加惭愧的。国师临走前还交待了我,让我照顾好太后,是我一时大意。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汐枫他会……是我害了太后。”说到最后,她已是咽不成声。

    东陵无绝抬手抹去她的泪痕,道:“不怪你,都是朕的错,是朕太过于轻信他人了。”

    靳宁噎了噎,好一会才稍稍平静下来,随即想到了什么,道:“对了,和您一起的那个封不离呢?她既是汐枫的帮凶,必然知道汐枫的下落。”

    提到那个女人,东陵无绝眼底便多了一抹复杂,半晌,才道:“她什么都不肯说,朕已经将她押入大牢了。”

    靳宁提着心,却装作不经意的道:“那,您准备将她怎么处置?”

    东陵无绝眸色沉了沉,道:“她向朕提议,让朕将她凌迟处死,以逼汐枫露面。”

    靳宁哆嗦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道:“她就不怕死吗?还是,她认为您并不会真的杀她?”

    东陵无绝眉宇微冷,道:“或许,是她知道汐枫一定会来呢?”

    说到这里,他目光转向她,道:“你应该没有忘记吧?在朕贴出告示要将你斩首示众之后,尽管他明知朕已布下了天罗地网,但最终他还是出现了。”

    这件事靳宁自然是有印象的,然而,不知为何,此刻从他嘴里刻意提起来,却让她有种莫名的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