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308章:不想委屈她

第308章:不想委屈她

 热门推荐:
    他的吻绵烈而狂野,令人无从招架,在他的唇舌挑逗下,沐兰只觉得自己全身绵软得像要化成了水一般,情不自禁抱紧了他,回应着他的吻。

    在历经了生死离别之后,又经历了一番前世记忆的冲刷,她对他的情早已超越了一切,而他的吻对她而言是一种最好的接纳与回应。

    缠绵的吻持续了好久好久,直到彼此都有些透不过气来,他才移开了唇。火热的眸子却沿着她红肿水润的唇,一路滑至她性感的锁骨,以及,锁骨下还在急剧起伏的前胸。

    本该盖在她身上的衣物早在他意乱情迷时扯落,只小腹以下的部位,因为被他压覆住的缘故,尚未失守。

    东陵无绝不禁暗暗佩服自己,是怎样的意志力才让他压抑住想要吻遍这曼妙身姿的冲动。

    这一会的冷静渐渐让沐兰自迷离的情愫中缓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未着寸缕,意外之下,脸上微微发烫,看向他,笑道:“你昨晚是不是趁我睡着了做过什么?”

    “你不记得了?”东陵无绝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在控诉。

    如果说昨晚那是无心的话,那现在该是有意的吧?一次又一次的考验着他的自制力,让他真想好好的教训教训她一番。

    他眸中蕴藏着的蠢蠢欲动让沐兰有些不可抑制的心跳,却仍不怕死的回道:“如果我说忘了,你是不是准备为我再示范一次?”

    这女人,她难道真不知道,赤裸着身子在男人面前说这样挑逗的话会是什么后果吗?东陵无绝暗暗吸了一口气,稳住自己濒临失控的身体,恨恨的道:“你最好是赶紧把衣服穿上,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会像昨晚一样适可而止!”

    虽然心底始终有一丝清明在提醒着他,绝对不能伤害她,但,想要她的渴望却又是那么的强烈。尤其,她还这般刻意的来撩拨他几近薄弱的底限,他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他是不是真能把持得住。

    还真是奇怪,像她这样身世来历皆不明的女子,就算能破格入宫做个昭仪美人,都已经是莫大的造化了,可他却滋生出了不想委屈她的念头。

    既然不能给她最好的,便不能毁了她!

    明明,他们不过相识了短短数日,竟会让他滋生出如此深的羁绊,这是东陵无绝自己也始料不到的。就好像,他们之间真的存在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一般,虽然,他记忆里并没有太多关于她的影像,但,那种感觉却似乎随着与她的相处在一点一点的复苏。

    沐兰爱极了他这般隐忍的模样,抿唇笑道:“你这样压着我,我怎么穿衣服?”

    东陵无绝这才恍然意识到,他的身体正紧紧压覆着她,他的手还牢牢握着她纤细的手腕,甚至,隔着薄薄的衣物下,那处早已坚硬如铁的渴望直抵在她大腿内侧……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不顾一切占有了她!但,最终,他还是违背了身体的意愿,听从了他的心,一咬牙,撑坐起来,背过了身去。

    沐兰本也不是故意要折磨他,她并不介意和他发生些什么,只要是情之所至,她会顺其自然。所以,他刻意逃避的举动还是让她心底有了一丝失落。

    “你心里是不是挺恨我引诱你?”他刚才的渴望有多强烈,她是明显感觉到了的,这样的克制身体会有多辛苦她虽不能切身体会,却也能想像得到。

    察觉到她的语气有些不对,东陵无绝不由得转过身来,不期然的捕捉到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黯然,心底竟隐隐生疼,亲手拿过被他扯落一旁的衣物替她盖在了身上。

    “别瞎想,你不该被这样对待。”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这样的情境下,他若要了她,又算是什么呢?她值得更好的。

    沐兰渐渐明白了他的意思,心底仿佛瞬间被什么填得满满的。她从来不知道,他会如此在意她的感受,为她设想这么多。对他而言,要一个女人很容易,他甚至也可以在事后将她带回宫,随便给她一个名份。可是,他都没有这么做。

    “其实,刚才我真的不是要引诱你。”朝他绽放出一抹最怡人的微笑,沐兰意味深长的道:“也许,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说着,她将身子往床铺里挪了挪,腾出一些位置来,道:“我还有点困,想再睡会。”

    不等他再说什么,沐兰径自闭上了眼睛,不出一会,呼吸便变得轻浅而均匀起来。

    看着她似乎已陷入熟睡的容颜,东陵无绝眼底浮起一抹柔和。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也知道怎样来化解两人之间可能面对的尴尬。

    可就是这样一个聪明的女人,对他,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即便,他曾经险些……不,是已经伤害了她。在林子里,他不该为了逼问那毫无意义的真相而对她下手的,还将她一个人丢下。甚至,明知她失去抵御能力,还任由她被山贼带走。

    她当时定是恨极了他吧?所以,才会在夜色中仓皇而逃。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受这么多罪。然而,她还是轻易的原谅了他。

    东陵无绝本不是一个会设身处地去体会他人感受的人,只有真正在意一个人时。

    他是在意她吧?很不可思议,在挟持她出来时,他还在质疑着她的。但在这短短不足两天里,他却选择了相信她。不只是相信,还……

    脑海里不由得浮过这两天里与她亲昵的画面,惊奇的发现,每一个细节他竟都记得那么的清楚。

    突然,脑子里像瞬间想到了什么,东陵无绝眼里闪过一抹震惊,继而是疑惑与不敢置信。

    “刚才我真的不是要引诱你。”

    “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

    耳边回响着她刚刚说过的话,东陵无绝却恍如坠入梦境,看向已然入梦的沐兰,不由得伸手抚了抚她的鬓发,仿佛在自问,又仿佛在问她般,喃喃道:“是巧合吗?你怎么会知道?你到底是谁?”

    然而,熟睡的人对他的话一无所知,唇角犹微弯着,似乎正陷入一场香甜的美梦里。

    那一刻,东陵无绝几乎有种想将她唤醒好好问一问的冲动,但最终还是按捺下来。

    这是她留给他的谜吧?他一定会解开的,而且,很快!

    沐兰再度醒过来时,已不知是什么时辰。木屋没有窗户,只依稀从封得并不严实的墙缝里泄进几缕阳光,可以想见,应该已经不早了。

    东陵无绝呢?视线所及之内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沐兰还处在朦胧中的意识顿时便彻底清醒了,直接坐起身来。

    胸前一阵凉意提醒着她还赤着身子,半夜与他缱绻暖昧的场景顿时浮现眼前。沐兰脸上微微一红,料想他应该就在附近,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但,下一秒,又想起那股没来由得不祥预感,心又再度悬了起来。忙抓起衣物穿上,套上软靴,也顾不得脚下还有点不适,拉开木门便冲了出去。

    “东陵……”慌乱的呼喊才出口,视线便看到门口不远处正伫立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他静静的站在山坡前,望着远处的丛林山峦,似乎正思考着什么,阳光柔柔的照在他身上,为他那挺拔的身形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整个画面竟让人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听到她不安的呼喊,他立刻转过身来,继而走向她。

    “又以为我丢下你?”他勾起的唇角似是在取笑她这种多余的顾虑。

    看到他好好的在她跟前,沐兰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却仍无法抑制心底的不安和紧张,一股脑道:“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你忘了昨晚答应过我,不许离开我视线的?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东陵无绝被她数落得有些错愕,然而,看到她脸上流露出未加掩饰的焦急与不安,唇角却经不住渐渐上扬。

    “你还笑?”沐兰只当他是完全不相信她的话,气顿时便上来了,“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烧糊涂了,说的都是疯话吗?你知不知道我……”

    突如其来的一个拥抱让她所有的话都僵在了喉咙里,东陵无绝竟一把搂住了她!

    “我知道。”他淡淡答着,怀中的温度是那么的舒适,低沉好听的嗓音紧贴着她耳后传来,“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这么不安,但是,我不会离开你的视线。有我在呢,不用怕。”

    “有我在呢,不用怕。”短短几个字,却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让她不安的心瞬间平静了许多。

    发生了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这一刻美好得这么不真实?难道,是昨晚的亲密让他们的关系又更进了一步?沐兰整个身子僵在他怀里不敢动弹,仿佛动一下,这一切就会化作泡影消失不见一般。

    感觉到她的僵硬,东陵无绝伸手抚了抚她的背,脑海里忽然闪过一段画面:

    她身着火红的衣裙在他面前翩然起舞,身姿轻盈,宛如惊鸿,那一团火舞动得艳丽妖娆,撩人心魄,尤其是那间或朝他看来的眉眼,明明很清澈,却又蕴藏着说不出的风情,让人的心也经不住跟着她燃烧起来。

    然而,他脸上却似乎微微有些生气,冷冷道:“我让你练功,你哪儿学来的这些?”

    那抹炫丽的红以一个极其优美的旋身来到了他跟前,俏丽的容颜还带着些许青涩,不同于现在的冷艳,却更多了些少女的俏皮灵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