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270章:是你替她改了命格

第270章:是你替她改了命格

 热门推荐:
    他的确曾与她有过短暂的交集,但对于她而言,他不过只是一个陌生人。就算她没有失忆,也不可能认出他来。因为,连他自己都早已认不出自己了。

    “我听说,大巫女虽然有着神秘的力量,却要付出不入轮回,魂飞魄散的代价。我一直都想要为你做些什么,于是,再一次开始研究伽兰秘术里的奇门异术,希望可以找到能帮你的方法。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一天会来得那么快。”

    所幸,他为了能及时知晓她的安危,曾骗得过她一缕发丝。在她身中巨毒,被大火围困,性命垂危之际,他及时召走了她的魂魄,让她暂时得已存留在这世间。

    然而,她是大巫女,这世间能与她命格相符的人实在太难找了,伽兰秘术施术时间是有限制的,要让她像他一样换个身体活过来几乎不可能。

    所幸,她当时怀有身孕,已近临盆,伽兰秘术里有一种方法,只要是直系血亲,便可以交换彼此的命运。看着她以一股执念辛苦支撑着渐渐消弱的魂魄,他决定大胆一试。

    不过,这件事的真相若说出来,她誓必会承受不住,所以,汐枫停了片刻后,不露声色的道:“虽然,我无法令你像我一样复活,但我还是找到了方法,保住了你的魂魄,让你得以转世投胎。”

    沐兰自是听得出他话中有所保留,但伽兰秘术本就是机密,他不愿详谈,她也不便细问,当下便也没有怀疑,道:“那,也是你让我回到了这里?但既然你能让我的身体也来到了这里,为什么我还会和靳宁公主共一个身体?”

    见她没有深究个中细节,汐枫暗自松了一口气,解释道:“我也是经过了上千年的研究,才寻着机缘和方法将你带回来。你和魔裔冥诀这段宿怨注定要有个了结,借用靳宁的身体是最快也最妥当的方法。你也知道了,靳宁便是清环,她用巫术改了自己命格,却也恰恰给了你机会。所以,我便趁她被人下药昏迷之际,将她魂魄封印住,让你取代了她。”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布置的?沐兰惊讶之余,不解道:“你说清环枉用巫术是什么意思?”

    “你不奇怪吗?她为什么长得那么像你?”汐枫一脸了然,道:“当年,她穷尽一生也未能得到魔裔冥诀的爱,所以,派人暗中寻访奇人异士,企图用邪术改变这一切。我见她如此执着,便成全了她。”

    “啊?是你替她改了命格?”沐兰几乎不能相信,这个曾经看起来单纯得不染纤尘的少年背地里竟也是个小恶魔。

    汐枫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她一直认为,她没有任何地方输给你。她和魔裔冥诀也是打小便认识,她对他的爱,半点不比你少,可魔裔冥诀眼里却只有你。所以,她想试试,假如她换一张容颜,他还会不会拒她于千里之外。”

    说起来,这清环也是个痴人,可惜……汐枫在心里叹着,道:“更改命格是要付出代价的,她这一世,注定活不过二十岁。不过,大概连她自己也没有料到吧,在她记起前世之前,她会爱上萧翼。”

    靳宁对萧翼的那份感情,沐兰是最能感同身受的。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也不免忆起她和清环之间的恩怨,虽然她不喜欢这个女人,却不得不承认,对于感情,这个女人骨子里有着跟她一样的执着。

    “对了。”提到靳宁,沐兰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既然我现在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那么,靳宁呢?”

    汐枫看向她的眼里,淡淡道:“她自然也醒过来了,现在应该已经随东陵无绝在回京的路上了吧。”

    “你说什么?”靳宁跟东陵无绝在一起?沐兰脑子里一阵嗡鸣,是了,她既已做回了沐兰,那么,靳宁自然就成了德妃。可是……“那你,没和东陵无绝说什么吗?”

    “你希望呢?”汐枫不答反问。

    沐兰顿时被他问住了,是啊,这种事,要怎么跟东陵无绝说呢?说他爱上的应该是附在靳宁体内的那个灵魂,而如今陪在他身边的不过是个与他毫不相干的躯壳?

    “这么说,我再也回不去了,是吗?”

    她那顷刻间如同被人掏空了心般的眼神让汐枫微微有些意外,“难道,你还想回到他身边去?你,还爱着他?”

    沐兰没有回答,心里乱极了。作为沐兰,她的确深爱着东陵无绝,可是,作为昔颜,她分不清对他是爱多一些,还是恨多一些。喂他解药的时候,她本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不得不说,与其杀死他,她更宁愿让他心里一辈子存着后悔与遗憾,成为他心底永远无法拔除的痛。

    可是,在她意识弥留的时候,他在她耳边的那些呢喃细语,她其实都有听到。她的确做到了,她让他那么痛苦,那个泰山崩于前也能面不改色的男人,原来也会有无助和害怕的时候,甚至,会那样低声下气的求她活过来。

    然而,那一刻,她的心也跟着他一并痛了。那时,她才明白,她并没有那么恨他,她不是真的要让他生不如死,只是想为自己找一个借口,让他好好的,平安无事的活着。

    那一刻起,她便决定了,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会乖乖留在他身边,那些曾经的爱恨仇怨,她都不管了,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守着他,再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可是,上苍却跟她开了一个如此大的玩笑。她终于活过来了,他们却从此再无干系了。因为,有另一个女人将会取代她和他厮守在一起,继承他们曾经的感情。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那是一种比死亡更痛苦的感觉!

    不,她沐兰不是圣母,做不到将自己的幸福拱手让人。更何况,他是那么殷切的希望她回到他身边的,不是吗?

    想到这里,顾不得身体还有些虚弱,沐兰挣扎着便起身下床,道:“我要回去!”

    “你怎么回去?”汐枫一把拉住她,“靳宁已经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当年她不惜折寿换来的这个机会,你以为她会善罢甘休吗?你觉得,现在你和靳宁,东陵无绝会更相信哪一个?你现在只是一个身份来历不明的人,你如何跟她斗?”

    他说的句句在理,可却更加坚定了沐兰的决心,“如果真是这样,我就更要回去了。现在东陵无绝什么都不知情,他还会一直把靳宁当成是我,我又怎么能确定,靳宁会利用他这份信任对他做出什么事来?”

    事到如今,她一心牵挂的竟还是东陵无绝的安危?汐枫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道:“若靳宁只是想留在东陵无绝身边呢?她对东陵无绝前世那份痴情,你也是知道的。而且,你也知道,身体的记忆是不会消失的,她知道你和东陵无绝发生过的点点滴滴,你贸然回去,不但会处于被动,而且,还会引起东陵无绝的质疑。”

    沐兰心中一沉,是的,在前世,清环本是魔裔冥诀的妃子,也是她的一大劲敌,如今,清环占尽优势,自己这番若回去,其艰难危险可想而知。

    不过,若就此便退缩,她便不是沐兰了。

    定了定心神,沐兰坚定下来,道:“她要怎样我不知道,但,我想要的,就算再难,也绝不会拱手相让。我不知道东陵无绝会怎样看待我,但,我也不会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知难而退。”

    曾经,在悬崖上,他不曾对她放手,在火海中,他也义无反顾。他们一同出生入死这么多次,他自始至终都不曾放开过她,这份执着,叫她又怎舍得就此放开他?

    或许,是他为她付出得太多,这一次,轮到老天爷来考验她了。这一次,也换她来为他执着一次。

    “看来,你是终于彻底放下那段仇恨了。”看到她如此坚定,汐枫突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既是如此,我陪你走这一趟吧。”

    沐兰没有想到,刚才他还阻止她,百般跟她分析这一去的凶险艰难,这会却自告奋勇要与她同行了?

    见此,汐枫解释道:“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有我陪着你,至少,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为你在东陵无绝面前做个见证。”

    有他这么一个处处为她打算,又尊重她意愿的朋友,沐兰心里暖暖的,由衷的道:“汐枫,谢谢你。”谢谢他为她所做的一切。

    看到那双灵动的黑眸燃起亮彩,汐枫唇角也不由得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能再看到这张熟悉的容颜,感觉真好。一直以来,他都希望她快乐,像他初遇她时那样活得洒脱自在。那段恩怨情仇不止是积压在她的宿命里,同时也积压在他心里。

    虽然他可以帮她重获新生,但他知道,封印在她灵魂深处的这份恩怨迟早会要有个了断。他不是神,无法预知这最终的结果,所以,尝过为恨而生的滋味的他,一度担心自己为她所做的这些安排会害她更痛苦。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放下心来。

    他喜欢她现在这样子,即便是有了那段血腥苦涩的过去,对生活,对未来,仍永远的充满了希望与信心,和他曾经认识的她一模一样。

    “既然决定了,咱们就尽快出发吧。门外有两匹早已备好的马,怎么走,由你决定。”

    这马是他准备着带她离开这里用的,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

    沐兰详细问了问东陵无绝现在大概所处的地方,所幸她对西楚的地图早已熟记于心,一番斟酌后,便有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