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269章: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第269章: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热门推荐:
    当时郭允溺水后,几乎只剩下一口气,而汐枫也没有时间再去寻找其它的施术对象。更何况,对他而言,利用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体,他更愿意接受。或许正是这种种纰漏,导致他复活之后失去记忆,甚至,没有脉搏,成为了一个活死人。

    但,总的来说,他能活下来,这已经是个天大的奇迹。在他之后的人生里也证明,他是一个天生的玄术奇才。而他遇上昔颜,可以说是他命中的大幸,也可以说,是昔颜的大幸。

    他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时发生的每一件事,昔颜将他带回了村子,竟真让她查出了病因。这也得益于她成天拿那些小动物实习自己的医术,原来,村里人的病是源自一种毒虫的叮咬,这种毒虫原本是寄生在家禽身上,郭家村出事前几个月,那一带爆发了一场鸡瘟,村子里的鸡几乎死得差不多了。毒虫失去了寄主竟然没死,后来,就渐渐开始叮人了。

    这种毒积累到一定时候便会发作,按说不至于致命,估计还是与那场鸡瘟有关。昔颜教了些村民防虫的方法,以及对付这种毒虫的药草,但对于已经毒发的村民却无能为力。所以,在初步获得村民的信任之后,趁人不备,她便带着汐枫逃了。

    那段日子,他们隐居在山里,过得很是无忧无虑。只是,每到夜晚,记忆的空白总是让汐枫心里闷得不行,仿佛有什么压抑在那里,让他透不过气来。甚至,无数个夜晚,他都会被恶梦惊醒,然而,醒后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见他如此痛苦,昔颜实在心生不忍,最终,还是冒着风险为他动用了自己的能力,却惊讶的见到了他梦中的那些场景:中毒,被追杀,浴血厮杀,垂死挣扎……

    那时,昔颜还不知道那些都是他的过去,只以为那就是他的未来。她将自己所见的如实告诉了他,每一个细节,这些终于让他想起了一些残缺的画面,也让他备受恶梦的折磨。

    看到他这种情况,昔颜不禁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她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总会看到许多奇怪的画面,她娘便教了她心法,久而久之,除非她自己想,或是有什么重大的事要发生,那些画面没再打扰过她的生活。

    她以为汐枫跟她是同一类人,于是,经过一番斟酌之后,便将这心法教授给了他。汐枫虽然失去记忆,但在玄术上的天份却并未失去。虽然这心法是针对她们云池国巫女的特殊血脉而创,他习之并不能像昔颜一样可以随心的探知过去未来,但窥探自身却是足以。

    半年之后,他终于找回了所有记忆。当忆起所有往事的那一刻,望着溪水中倒映的那张陌生孩童的脸,他流下了记事后的第一次泪水。

    他决定回到伽兰国去,而对于昔颜,这个把他当弟弟一样呵护照顾着的小女孩,她的恩惠,他却无以为报。离开她,不让她卷入到自己的世界里,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所以,在某个无月的静夜里,他不辞而别了,他甚至没有告诉过她,他的真实名字。因为,怕连累她。

    听到这里,沐兰脑海里顿时闪过一些画面,那些断裂的记忆在这一刻终于链接上了。虽然已太过久远,但,那些曾经陪伴过她的人,她其实从未忘记,只是深深埋在了心底。

    汐枫的不辞而别的确让她失落难过了好一段时间,她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个人陪着的日子。尽管他话很少,但如果她出门,他总会很依赖的牵着她的衣摆跟在她身后。她喜欢拉着他讲一些自己的见闻,虽然他的回应并不比她养的那些鸡鸭兔多多少。当然,偶尔也会逗逗他,捉弄一下他,看到他渐渐变得也会和她玩闹,便觉得很欣慰,很有成就感。她教他打猎,教他识别各种草药,他都学得很用心,也学得很快。

    那是她再一次体会到了家人般的温暖,有人一起忙活,有人一起吃饭,有人一起数星星。直到,看到他学了心法后,恶梦似乎少了,可是好不容易开朗起来的性子却又再一次变得沉闷,她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他离开的时候,她其实是知道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她暗自告诉自己,就像以往那些小动物一样吧,伤养好了,就该离开了。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她自己也是如此,所以,没什么好忧伤的。

    而那一别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后来的事情,汐枫用最简单的语言叙述了出来。虽然他以伽兰秘术重获新生,也找回了自己的记忆,却无法改变自己已变成了一个普通孩童的事实,这意味着,要报仇,他一切都得重头开始,甚至比过去承受更多艰苦与磨难。

    值得庆幸的是,有关伽兰秘术的秘密他不曾向任何人泄露过,古御虽然怀疑过他的家人,不过,经过多番试探,并未发现什么,加上他的尸体被暗中带回京城,所以,最终并未对他的家人下毒手。饶是如此,却还是寻了个情由,剥夺了他父亲在朝中的实权。

    为免连累家人,汐枫回京后并未与他们相认,而是化名投靠在一个世伯门下,几经辗转,终于在他十六岁那年成为了宫里的御前侍卫。他的目标仍然是伽兰秘术,因为他知道,只有彻底知道伽兰秘术中的所有秘密,他才能对付得了古御,真正的将他杀死。

    古御自是做梦也没想到他没死,甚至还敢回到自己的身边,汐枫仅用了几年的时间,便获得了他的信任,成为他的近卫。经过他的精心布局,终于将伽兰秘术盗抄了一份出来!

    从此,他一面在皇宫当差,一面暗中研究伽兰秘术。而古御自恃已通晓伽兰秘术上的大半精要,越发不安于只做伽兰王朝的帝君,终于将野心伸向了临近的幽竺国。

    岂料,幽竺国太子竟亲自领兵迎战,半月不到,便迫得伽兰国的兵马节节败退。古御哪堪受此挫折,一怒之下,便御驾亲征。身为近卫,汐枫自然也紧随前往。

    古御精于算计,本已设下天罗地网,可置幽竺国太子于死地。但谁也没料到,关键时刻,昔颜会领兵前来救援。更没有料到,幽竺国最后反败为胜,古御更是伤在了幽竺国太子剑下。

    此事对古御打击甚大,他觉得自己之所以会惨败,是因为自己这具身体已不够年轻。回宫之后,他便开始筹划立太子之事。见此,汐枫知道,再不动手,又将有一个同胞兄弟葬送在古御手里。

    于是,在古御正式颁召选立了太子之后的第二日深夜,皇宫里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伽兰帝”被人以极残忍的手法钉死在寝宫里!而刺客正是“伽兰帝”身边的近身侍卫。

    事发后第三天,那个侍卫便被人发现暴尸荒野。至此,古御对顾氏王朝的掌控终于彻底结束,两个月后,幽竺国境内多了一个神秘少年。

    “那次你带兵救魔裔冥诀时,我便已认出了你的身份。所以,在事成之后,我潜入幽竺国,想要打听你的近况,却不想,等我好不容易赶到幽竺国京都时,却查探到你已经……失踪了。”

    沐兰知道,他所说的那个时期,正是她被魔裔冥诀下毒之后。只是她没有料到,原来汐枫早与她有了交集,还是以敌对的身份。

    汐枫叹道:“在此之后不久,魔裔冥诀便率兵一举攻打伽兰国,伽兰国朝政原本都把持在古御手中,他一死,新君又刚即位,朝野之中不免有一番动荡,魔裔冥诀这一进犯,便让伽兰王朝同时面临内忧外患。不足三年,伽兰王朝便亡在了外臣手里。”

    伽兰王朝灭亡时,昔颜已是云池国的大巫女,这段历史她是知道的,却怎么也没想到过,在历史背后曾隐藏着这么一段故事。她不禁好奇道:“当时你为何不出面?你也是伽兰皇室的皇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伽兰王朝覆灭?”

    “就算得了这天下,又如何?做第二个古御吗?”汐枫眼神里有些空洞,道:“我早已不是伽兰国的皇子,这世上也永远没有什么千秋万代,有的,只是无止境的阴谋与争斗。”

    当初顾洵洹以臣子的身份谋夺了空桑国的江山,后又以同样的方式被灭国,那些权势欲望带给他们顾家的,不过是一场恶梦,结束了,未尝不好。他虽没有干预,但至少,他暗中保全了顾氏一脉。

    同样从那动荡的岁月中走过,沐兰知道在那些轻描淡写背后隐藏着什么,便也不再提及有关伽兰国的事,只问道:“那么,后来你又是怎么救的我呢?”

    “你从幽竺国突然消失之后,我用了很多方法,都找不到半点有关你的消息。直到,大半年之后,云池国新任的大巫女正式即位的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

    传闻云池国的大巫女天赋灵力,能知过去未来,这让他第一个便想到了她,“到了云池国之后,我果然又见到了你。我本来也是无处可去,于是便索性在云池国住了下来。”

    原来他竟一直在她身边?沐兰不解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来与我相认呢?”

    汐枫摇了摇头,笑道:“你太过厉害了,若被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对你反而不利,我不想伽兰秘术的悲剧再重演。何况,你那时候已经失去记忆,成为大巫女之前的所有事情,你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