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265章:连她一并烧了

第265章:连她一并烧了

 热门推荐:
    或许是她身上那股特殊气质使然,一时竟也没有人喝斥她的干预,那中年男人更是难得的耐起性子道:“小姑娘,你快离远些,他可不是普通的孩子,他是妖孽,接近他的人都会死的!”

    说到最后,他脸上的表情竟是有些惊恐。

    妖孽?脑子里闪过幼时和父母被追杀的日子,昔颜唇角不禁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嘲讽。但只一瞬,便又隐入那天真无邪的笑容中。看四周围着的乡民个个面露惧色,故作不解道:“刚才我在山上,远远听你们说,他害死了很多人。可我看他现在被你们绑着,动也不能动,好像也没什么厉害的嘛,怎么你们都这么害怕他?”

    中年男人打量了她一眼,道:“小姑娘,你是外乡来的吧?怪不得你不知道,他呀,根本就不是人!”

    说到最后,中年男人自己脸都白了,道:“好了,时辰到了,不能误了正事,快,点火!”

    乡民们似乎也被他的话带动了恐惧气氛,要壮胆一般扯着嗓子跟着呐喊道:“点火!烧死他!”

    紧接着,村民们将手中的火把点着,准备着要朝中间的柴推投掷过去。

    绑在木架上的孩子冷着脸望着众人,那神情果然一点也不像个普通的孩子。昔颜好奇的又看了他一眼,突然,那孩子眸光一转,竟也朝她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昔颜这才发现,那双看似漠然无神的眼睛里竟藏着一丝无助与恐惧。然而,饶是如此,那孩子仍自始至终紧咬着牙关,一声未吭。

    可不知为何,那一瞬,昔颜心里却有一种直觉,一种同命相怜的直觉。

    “等一下!”她再度开口,然而,已经有好几个火把投了过去,落在柴堆下,干柴顷刻间“轰”的燃了起来。见此,昔颜也顾不得了,急忙跑了过去。

    “哎,别过去呀,会死的!”那中年男人情急喊着。

    火势起得很快,再晚就来不及了。昔颜边跑边拔出腰间的柴刀,也顾不得被火灼伤,二话不说便冲上去砍断了绑着那男孩的绳索,将他从火堆上拽了下来。

    “你这是做什么?”村民们大骇,却又不敢靠近,个个如临大敌的围成一圈怒视着她,那中年男人气极败坏的道:“你这哪来的野丫头,你这么做会害死你自己,也害了我们的!”

    昔颜看了一眼身边比自己略矮些的男孩,他也是一脸不敢置信的回望着她,并下意识的伸手抓紧了她的袖子,似乎生怕她会丢下他不管一般。

    他在向她求助。

    那种孤独无依的心情昔颜再了解不过了,不禁笑着牵住了他的手。那一瞬间,他似乎有些畏惧,竟挣了一下,但她握得太紧,他才顺从下来。

    见此,村民们更加恐惧,有人惊慌喊道:“完了,她没救了,她肯定也被传染了!”

    那中年男人也是一副扼腕痛惜的样子,道:“现在看来,也只能连她一并烧了!”

    他的话一出,立刻便有不少人赞同,道:“对,一并烧了吧。”

    昔颜没有想到这些看起来本性纯朴的村民竟然这么残忍,不过,从他们的话里,她也隐约猜到了什么,见他们不知打哪拿出了木叉,似是要擒拿她们,忙道:“等等!我可以救你们!”

    村民们被她的话震住,果然一时停了动作。

    昔颜趁机又道:“你们当中有人得病了,对不对?我家世代从医,我也从小学习医术,我可以为你们治病!”

    “你?”那中年男人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慢说你还只是个小姑娘,就算是这方圆数十里的大夫,也没一个有办法。小姑娘,不是我们狠心要杀你,实在是……你身边那个,他不是人,他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妖孽,但凡跟他靠近的人都会死!我们烧了你也是为你好,省得你回到家里再祸害你的家人!”

    虽然还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从他的话里,昔颜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只不过,事情似乎比她想像的还要诡异严重许多。垂眸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孩,他低垂着头不敢看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叔,我知道你们很害怕,可是,你们也不要小看了我。我若没些本事,又怎么敢一个人跑这山里来采药?”昔颜镇定自若的说着,道:“我五岁便随爹娘行医,再奇怪难治的病也见过,既然你们的大夫没有办法,又何不让我试试?”

    她身上原本就自有一股令人信服的气势,此刻虽然被围,却不慌不乱,言语神情皆透着一股满满的自信,让人不由得便忽略了她的年龄,让这些被死亡阴影笼罩的乡民们竟不由得便信了她几分。

    昔颜知道,这还不足以令他们动摇,接着又道:“当然,倘若大家不相信我,那就让我把他带回去,你们便当他已死了,我保证他不会再回来你们村子。”

    “不行!”原本有些动摇的中年男人听到这里,立刻否决,不过,态度到底转变了些,又解释道:“姑娘,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是你根本不知道他的底细,就怕到时候你们一家都被他害死,他还是会继续出来祸害别人!”

    昔颜想不到他们竟这般忌惮这孩子,不由得问道:“他到底是什么底细,让你们这般怕他?”

    事已至此,中年男人看了看众人后,叹道:“不瞒你说,这孩子原本还是个好的,是村长家的独苗,叫郭允。半年前,他随村里的孩子下河捞鱼,溺了,捞上来时,已经断了气。因为是夭折,村长家替他打了口薄木棺材,抬到山里便要埋了。土都盖了一半,棺材里突然有了响动,村长就这么一根独苗,也顾不得是不是乍尸,便将棺材打开了。”

    说到这里,中年男人看了一眼被昔颜牵着的男孩,道:“结果,当天晚上,村里人便看到村长将这孩子带了回来。大家见他除了不爱说话,跟平时也没什么两样,便只当他当时是给溺闭住了,没有死,这事也就过去了。可没想到,三个月前,就出事了。”

    也许是那段回忆给人留下了太多痛苦与恐惧,旁边的村民们个个面色惨白,中年男人心有余悸的讲叙道:“最先出事的便是村长,一夜之间便病倒了,大夫只说是伤风,可治了十来日,人突然便死了。过了不久,村里便开始相继有人得同样的病,慢则半个月,快则几天,没一个逃过的。大家这才开始追究这病的根源,首先便想到了村长家,那时候村长家除了郭槐,还有他两个叔伯没事,大家便请了大夫替他们诊脉,结果,你猜怎么着?”

    他刻意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道:“那大夫当即便吓得背过了气去,因为,这孩子,根本没有脉搏!”

    纵使是早有了心理准备,在这大白天里,阳光之下,昔颜仍被他的话骇得毛骨悚然,不敢置信的看向这个站在她身边的男孩。

    男孩依旧低着头,对那中年男人的诉说没有半点反驳。

    可是,握在她手心的他的手明明就是热的。昔颜质疑的松开他,将手指移向他的手腕处。

    果然,好半天,她也没能摸到那本该有的搏动。

    “姑娘,你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中年男人惨白着脸直指着她身边的男孩,道:“他早就已经死了,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要是不烧死他,我们谁也别想活!”

    “不,我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鬼!”虽然心中也有无数的不解,昔颜还是当即喝断了他,道:“大叔,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不妨让我去看看那些染病的人,兴许我能找出原因。”

    见众人一脸警惕防备,丝毫不敢放松,昔颜又道:“当然,如果你们要将我和他一并烧死,我也无力反抗。不过,我爹娘就我这一个女儿,他们若知道我被你们活活烧死,只怕不会跟你们善罢甘休。他们都是隐世名医,要为我报仇是轻而易举的事。”

    昔颜这番话自然是瞎编出来唬他们的,却很有成效。要真结下了这个仇,人家只需随便下点什么毒,他们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众人一番小声议论之后,便有了决定,道:“好,既然你说你有把握救人,就由你先试试。要是治不好,到时候为了我们大家的性命,就不要怪我们心狠了。”

    昔颜知道他们这是暂时相信她了,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重新牵起身边男孩的手。

    “你不怕吗?”他突然开了口,声音虽然还有着一丝稚嫩,语气却冷得像个成年人。

    昔颜一怔,随即只是笑了笑。她,可不是一般人。

    兴许,是感觉到了她与寻常人不同,他默默的任由她牵着,跟着她身侧。半晌,又问道:“你真的能救他们?”

    昔颜悄悄看了一眼四周,这些乡民前前后后将他们围住引路,却都不敢太靠近,才小声应道:“试试看吧,不行咱们就跑。”

    她不是什么名医之后,学医,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而已。虽然她在医术方面还算有些天赋,平素里却也只有机会给些小动物治病。唯一一次救人,便是两年前在山里救过一个被人追杀的男孩。

    这世间不幸的人太多,她知道什么叫量力而为,更知道,什么叫明哲保身。爹娘已经死了,她是他们唯一的血脉,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要活下去。就算是为此必须欺骗别人,她也会那么做。

    只要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