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264章:又一次陷入梦魇

第264章:又一次陷入梦魇

 热门推荐:
    事实上,看到沐兰的那一刻,东陵无绝便已相信了汐枫的话。她真的活过来了,看到她这样静静躺着,呼吸均匀,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一刻是如此的珍贵和美好。

    不一会,谢御医便面露喜色的跪下,压抑住激动的心情道:“恭喜君上,德妃娘娘脉象已稳,虽然仍有虚弱之象,但已无性命之忧。”

    亲耳听到谢御医说她无恙,至此,东陵无绝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伸手握住了她棉被下的手,感觉到源自她掌心的温热,他心里前所未有的踏实,却仍是不放心的问道:“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谢御医忙解释道:“娘娘此番是身心皆损,如今虽稍有起色,却仍需汤药辅助。不过君上敬请放心,以娘娘此刻的脉象来看,只需几服药下去,不出三日,娘娘必会苏醒。”

    “如此说来,她是真的无碍了?”经历了这一次的失而复得,他已经承受不起再有任何的意外。

    谢御医满眼含泪,笑着道:“是的,君上,无碍了。”看来自己这条老命算是保住了,想到这里,又识趣的道:“君上,臣先下去煎碗药过来给娘娘服下,好让娘娘快些醒来。”

    东陵无绝挥手示意他去,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凝视着眼前沉睡的容颜,见她眉心多了道伤痕,不由得低头轻轻吻了上去。

    “谢谢你,还愿意回到朕身边。”他低声诉说着,尾音里却已有些哽咽。

    “君上。”焰风伫在门口,虽然很不想打扰眼前这一幕,却又不得不出声。

    好一会,东陵无绝才收敛了心神,转身看过来时,已然恢复了常时的清冷,问道:“什么事?”

    焰风回道:“汐枫要离开,属下已将人拦了下来,特来向君上请示。”

    汐枫提那些条件的时候,焰风其实是在场的。不过,没有东陵无绝亲自开口,他们还是不敢擅自放人。

    他这么急就要走吗?东陵无绝皱了皱眉,私心里,他是不想这么快放他走的,毕竟,现在沐兰还未醒过来。不过,他也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

    回头看了一眼睡着的沐兰,最终,东陵无绝还是起身朝门外走去。

    大门口处,汐枫果然是被几个侍卫拦住。不过,侍卫的态度倒还算和善,大概是因为他刚救了沐兰一命。

    东陵无绝走近他,抬手示意侍卫们让开,看向汐枫,道:“这次,多谢你。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可以来找朕,朕绝不食言。”

    汐枫虽被阻拦,倒也不恼,道:“我说过,只要她好,别无所求,君上答应准我离去,汐枫余愿已足。”

    看来,他是去意已决,东陵无绝便也不留他,道:“既是如此,你走吧。”

    汐枫微微颌首,算是谢过,也不迟疑,转身便出了那道宅门。

    看他渐渐走远,焰风这才开口道:“君上,您真就这么放了他?”

    “不然呢?”他终归是来帮沐兰的,东陵无绝并不想与他为难,不过,回屋之前,还是对焰风吩咐道:“派人跟着他吧,知道他的下落便好。”

    东陵无绝自己也说不清为何要下这样的命令,只是觉得,这件事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还是会要再见面的。

    沐兰又一次陷入了梦魇之中。

    熊熊烈火将她困在其中,炽人的温度顷刻便吞噬了四周的氧气,窒息与灼痛双双侵蚀着她的感官,腹中的绞痛更是令她恐惧和不安。

    她这是在哪?发生了什么事?入眼处皆是火光,灼得她几乎失明。腹中的异样让她隐约感觉到了什么,这种感受并不陌生,她曾亲身体会过。

    她的孩子!

    那一瞬,她突然忆起来,这是昔颜临死前的那段记忆。北溟奉了魔裔溟绝之命,给她下了毒,并纵火焚了这屋子,她和她腹中的孩子都将葬身于这大火之中!

    不,她还不想死,至少,也要保住她的孩子!

    此刻,沐兰已忘了自己是在做梦,更忘了,昔颜早已死去千年。凭着本能,她强忍腹痛,顶着烈焰的焚烧摸索着找到了靠墙的琴架。

    然而,毒药早已腐蚀了她的心脉,她紧扣琴弦,却已提不起一丝内力。

    她是云池国的大巫女,能预知吉凶祸福,断人生死,岂知大限将至时,自己也和常人无异,曾经叱咤风云,傲视天下,到头来,却是落得个被人下毒焚尸的下场。她曾拥有着窥破苍生命运的异能,却唯独窥不破自身的劫数,又如何?

    相传历代大巫女皆因泄露天机而终将不得善终,这一刻,她终于信了。只不知,她是不是真会像传说中的那样,灰飞烟灭,不复来生?

    死,她从不曾畏惧。可是,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样结束,她不甘心腹中的孩子还未来得及看一眼这世界便要死于他父亲之手!她不甘心曾经的欢乐甜蜜,曾经几度的患难与共,却都不过是虚情假意!她不甘心,在这世间她唯一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的那个人,会这样待她!

    “啊……!”所有的悲愤,哀痛,绝望,仇恨,汇涌成一股心力,随着那声如同控诉的恸哭,十指撩过琴弦,九弦琴震发出从未有过的低沉悲鸣。

    琴弦深深嵌入纤嫩的指腹,暗红的血珠伴随着琴音无声滴落。

    仿佛有道光,划破熊熊火海,照入她眼里,那是她在这世间所见的最后影像。

    “沐兰!”东陵无绝猛的自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刚才那场焚烧一切的大火顷刻不复存在,映入眼前的,是一顶青纱帐幔。屋外的阳光透过窗阑照进来,屋子里光线甚好,身边沐兰熟睡的容颜清晰可见。

    东陵无绝忙伸手触了触她,温热的触感让他的心顿时为之一宽。

    这几天他几乎都没怎么合眼,今早知道她已脱离危险之后,他终于得以放松一下,陪她入眠,想不到,竟又做了那个噩梦。兴许,是这几日里太过担心她的缘故吧。

    虽然他从未在梦里见过那个葬身火海的人究竟是谁,但,那份沉甸甸的心痛,并不止是在梦里体会过。或许,真的有所谓的前世来生,梦里的场景就是他们的前世。

    “如果真是这样,这辈子朕绝不会让你再受这样的伤害。”他将她往怀里揽了揽,在她耳边说着,“朕会好好补偿你,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心中的空洞与不安渐渐被怀中人均匀的呼吸声驱散,东陵无绝这才再度合上双眼。

    死亡带来的那段空白似乎很短暂,又似乎很漫长。沐兰只觉得自己似乎置身于一团漆黑虚无之中,没有痛楚,没有知觉,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

    意识告诉自己,她已经死了,已经葬身于火海之中。那么,此刻的她又是在哪?地狱吗?不是说会灰飞烟灭吗?那又怎么会还有意识?

    不止是有意识,她还能清楚的记得生前的每一件事,记得她与魔裔冥诀长达十余年的恩怨纠缠。不,还有另一些记忆,她转世为沐兰之后,遇到东陵无绝的种种画面……

    原来,传闻竟真是骗人的吗?她不仅没有灰飞烟灭,还转世轮回了?

    那么,她现在这是又死了一次吗?

    是了,她中了毒,将唯一的解药喂给了东陵无绝,她已经毒发身亡了?想不到,她两世都逃不过同一种死法,两世,都是因为同一个男人。

    可是,心里竟然并不后悔。尽管曾经那么恨,恨到以为永远无法原谅,可是,生死关头,自己最放不下的却还是他。

    或许,正是这短暂的一年里,这个男人为她所做的种种,让她对他恨不起来吧?细想想,前世,他和她何尝不是有过无数欢乐甜蜜的画面?所以,即便是那样残忍的伤害过,再遇到时,还是会爱上他,沦陷在他的情网之中。

    她终归学不会他的狠,所以,再多的较量,败的人始终是她。

    黑暗里,沐兰想了很多很多,渐渐的,意识又开始溃散了。迷迷糊糊中,她仿佛又回到了一千年前,在山林里的那段无拘无束的时光……

    “烧死他!就是他害死了村长一家,害死了我们贺家村数十条人命……”人声鼎沸,有人在高声喊着口号。

    随着那人的话音落下,立刻响起无数人的附和,“烧死他,烧死他!”

    昔颜采药路过,被山脚下传来的这阵呐喊声吸引,放眼望去,就见靠河边的空地上竟围了数十号人,被这些人围住的,是一个以木柴高高架起的木桩,桩上似乎还绑了个人。

    过惯了被人追杀的日子,看到这一幕,昔颜心里滋生出一丝不悦,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朝人群走去。

    “快,正午就要到了,这会正是阳气最盛的时候,一把火将这个妖孽烧死!”快赶到时,昔颜便听到之前那带头喊口号的人高声命令着。

    “住手!”听到那人提到什么“妖孽”,昔颜下意识便出声喝止了要上前点火的两个村民。

    清脆的嗓音里无形当中透着一股威慑力,一时间,竟让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然而,当村民们闻声回头时,却发现制止他们的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乡野丫头。虽然眼前的女孩确实精致脱俗,尤其那双乌黑的大眼睛,里面仿佛蕴藏了让人看不透的深邃,一点也不像个孩子。

    乡民们这一回头,便腾出了一些空隙,昔颜这才终于得以看清,被他们绑在中间火堆上的,竟只是个孩子,看起来也不过是十岁上下。

    只淡淡瞅了一眼,昔颜便收回了视线,转向那个发号施令的中年男人,问道:“大叔,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要烧死这个孩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