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290章:她绝对不能死!

第290章:她绝对不能死!

 热门推荐:
    沐兰心中一紧,这不管来的是什么,要吃掉她简直比吃掉一只兔子还容易。想她当年也是驰骋沙场,傲视群雄的角色,如今竟要死于一群野兽之口,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

    更令她不甘心的是,如果她就这么死了,她和东陵无绝之间也许就真成了永诀,再多的来世,再多的一千年,也许她都不会有机会再见他一面。

    所以,她绝对不能死!抱着这个信念,沐兰也不去管那逐渐迫近的危险,只专注于凝神运气,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冲破被封的穴道。

    就在脚步声距离她不到十米远的地方,突然嘎然而止。沐兰虽然专心于解穴,但突然而来的寂静还是让她的心再度绷紧。

    莫非,那些野兽已经发现了她?这种静止不前的举动,通常是猛兽进攻的前兆!

    就在她提心吊胆之际,一点光亮伴随着一个粗犷的嗓音突兀的传来,“嘿,我明明听到声音就是从这边传来的,跑得还真快。”

    话音刚落,便有另一个声音接了话,道:“这老四,准是太久没见过女人了,这条道上过的都是客商,女的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个。何况,这可是在咱寨门口,谁会自己送上门来?”

    这番话一出,立刻引来一群男人附和的大笑。

    听到这里,沐兰悬着的心顿时稍稍放下。原来,刚才的脚步声竟是人,不是野兽。不过,从这短短两句对话里,似乎这伙人并非什么“善类”。

    被称作老四的粗嗓门被大家这一番哄笑,不服气道:“我要是听错了,就把这耳朵割下来给你们下酒。我真听到有女人的声音,还有马蹄声,这你们也都听到了的。”

    又有人出声道:“老子们已经有大半年没碰过女人了,不管老四说的是不是真的,咱这寨子也不是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弟兄们,放马追!”

    于是,那原本幽暗的一点光亮瞬间变成了几十个火把,随着那一声令下,四散开来,其中更是夹杂着几声马嘶,数十人兵分几路追开来。

    敢情这些人是一伙山贼,她和东陵无绝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跑到了人家寨子附近来了,还惊动了这伙贼人。而刚才这些贼人鬼鬼祟祟的,大概一来是情况不明,二来是想突袭。如今见找不着人,才露了行迹。

    从这些人的对话里不难听出这是一伙穷凶极恶之徒,尤其他们提到女人时那猥亵的笑声,让人直犯恶心。如果是在平时,就算是有数十人,沐兰也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但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禁还是在心里祈祷着这些人不要发现她。

    然而,她所处的位置本来就是在山道旁,其中一伙山贼举着火把骑着马冲过来时,还是一眼便看到了她。

    “啊!”为首的山贼被一动不动忤在树下的沐兰吓了一大跳,立刻勒住了马,待看清之后,忙打了个响哨,喝道:“人在这里!”

    跟在他身后的人也不由得齐声起哄,刚散开的人群立刻又聚了起来,随着火把越来越多,周围的光线也被照得越来越亮。

    “老四,这回你的耳朵可真要保不住了。什么女人?我呸!分明是个糟老头。”说话的似乎是这些山贼的头头,一个脸上带着道刀疤的中年男人。

    “就是,害咱们白高兴了一场。”其它人也纷纷表示不满。

    “那女的一定是跑了。”人群中走出个一脸络腮胡的男人来,听声音就是那老四了。也许是承受着众人的奚落和不满,老四脸色很不好看,恶狠狠的扫了一眼沐兰,吼道:“老头,刚才和你说话的女人跑哪去了?快说!”

    被这些人一口一个“老头”的称呼,沐兰才记起来自己现在还易着容,顿时暗自庆幸。只要不被这些人看出来,也许还不会有什么危险。

    想到这里,沐兰一边继续暗自运气解穴,一边装出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压着嗓子道:“你……你们问的是我那不孝的儿媳妇吗?她……她已经回去了。”

    “儿媳妇?”一听有门,那老四立刻来了精神,“往哪个方向跑了?”

    沐兰眼神瞟了瞟东陵无绝离去的方向,忐忑的道:“就前面那条道,你们现在去追一定追得上,就放过我这个糟老头吧。”

    只要能把他们引去东陵无绝那里,这些人就算是有去无回了。

    老四听完颇有些自得的扫了眼身旁的兄弟们,道:“我说我没听错吧?你们还非不信,走,谁跟我一起追那小媳妇去!”

    这些人或许真是太久没有见过女人了,个个双眼放光,好几个性子冲动的立刻跳出来要一并前往,正要出动,那个为首的山贼却猛的出声喝住了大家,道:“等等!”

    说着,有些谨慎的打量着沐兰,道:“这个老头看起来有些古怪,你们看,他一动不动的,像是被人点了穴。”

    沐兰没想到这山贼头子竟还有几分眼色,心里顿时微微一沉。

    果然,山贼头子的话刚落音,所有人都瞬间警惕起来,有人直接拿刀往沐兰身上拨了拨,继而惊道:“还真是!”

    这些山贼虽然干的是拦路截财的勾当,但涉及到江湖上的人,多少还是有几分忌讳。众人相互打了个眼色后,还是那山贼头子发话,道:“先搜搜他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知道她现在动弹不得,这些山贼顿时又变得肆无忌惮了,那老四一马当先,上来就要搜沐兰的身。

    沐兰急了,忙道:“且慢,你们不就是图财吗?我给你们。”她虽易容得很好,在这火把的光线下看不了什么破绽来,但是,这一搜身,可就什么都瞒不住了。

    趁着那老四愣神的空隙,沐兰接着游说道:“各位,我是前面断岭茶寮的老板,你们要钱,尽管去我茶寮里取便是,只要你们放我一条生路,我以后每个月都按时给你们交保护费。”

    “你说你是断岭茶寮那个柴老头?”这里离茶寮也不过一二十里的脚程,也是这方圆几十里唯一的落脚之处,这伙山贼自然是知道。山贼头子疑惑的皱了皱眉,取过一个火把朝她靠近瞅了瞅,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平时没少跟那过往的客商说我们弟兄的坏话吧?害我们的买卖是越来越少,今儿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对,他刚才不是说什么儿媳吗?就让他儿媳亲自来赎他好了。”老四一脸坏笑的打算着。

    山贼头子一副自有打算的样子,手一挥,道:“先把他绑了,带回山寨再说。”

    沐兰没想到那老实巴交的柴老头竟然也跟这些山贼有过结,不过,眼下这些人还只是要将她绑回去,只要不被他们发现她的身份,等她穴道一解,自是没人奈何得了她。

    想到这里,不由得稍稍松了一口气。

    那老四自靠奋勇的拿了绳索上来将沐兰手脚捆上,本来,一切发展还算顺遂,然而,那老四竟借着扛她上马背的机由,探手往她身上一通乱摸。

    如果不是不能动弹,沐兰直接就会把他那只手废了,本想出声喝止,又怕引起众山贼的怀疑,对自己更不利。可那只手摸过了她腰间之后,竟不死心的又往她怀里探,沐兰全身上下整个血液顿时凝滞了。

    老四原本只是想趁弟兄们不注意,看能不能捞点小私财,当手下触到那明显的女性特征时,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沐兰,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她放置在自己马背上。

    沐兰也顾不得留意地形,只专注于解穴,心里却是把东陵无绝骂了个体无完肤。若非他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对她,她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居然还要忍受一个山贼的毛手毛脚,这让她杀他的心都有了。

    山贼们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不一会,所谓的山寨就到了。火把照耀下,一个隐蔽在丛林里的简陋寨子呈现在眼前。待马停稳了,老四便开口道:“大哥,我先把这老头找个地方关起来。”

    山贼头子点了点头算是应了,老四脸上立刻浮起一抹猥琐的笑意,将沐兰往肩上一扛,便往寨子里最偏僻的一间木房走去。

    房门推开的瞬间,一股发霉的味道便扑面而来,显然这屋子已经很久不曾住人了。老四将沐兰往墙角的地方一放,随即回头将房门掩上,这才狞笑着转身,朝她走了过来。

    沐兰目光冰冷的看向他,脸上虽然看不出半丝恼怒,然而,眼神里的杀意却是前所未有的浓烈。老四几曾见过这样的眼神,当即心里便打了个寒颤。

    不过,在刀口讨生活的人自是不会轻易被吓住,尤其,是色字当头。老四提了提手中的刀,逼近了沐兰跟前,涎着笑脸,道:“小美人,别再装了。来,让我看看这衣服底下到底藏着什么。”

    说着,他手中的刀往沐兰腰间缠着的布带一挑,锋利的刀刃随着那用力的一绞,将布带割断开来。沐兰暗自咬紧了牙关,对这种人,任何言语都是无济于事的,只会令她倍觉屈辱。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冲破穴道,一刀结果了他。

    也许是为了掩饰自己对那双清冷的眸子产生的惧意,老四一不做,二不休,迫不及待的以刀尖撩开了她散开的层层衣物。

    墙边插着的火把斜照过来,光影斑驳,却挡不住那粗布衣物下莹润光洁的肌肤,淡红抹胸将她饱满的胸紧紧裹覆住,却依旧可见诱人的弧线,丝质的布料衬得那平坦纤细的腰腹越发的性感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