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242章:出卖了你的心

第242章:出卖了你的心

 热门推荐:
    拓跋凌云显然不像那些侍卫那么好对付,刚才那一番观战也已深知她的弱处,避开她那致命的一击后,剑锋一横,拨向她未及撤离的剑身,力道之大,竟震得她剑险些脱手。

    沐兰心里微微一惊,看来,她倒有些小看了这拓跋凌云,原来他也还有两下子。若是在从前,她绝不会采取这么硬碰硬的方式与他交锋,可现在九弦琴已不在她身边,而她又迫切的想要置他于死地,便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拓跋凌云挑衅的看向她,警告道:“不要逼我伤害你。”

    他这是在威胁她吗?沐兰眸子眯了眯,一个念头突然转过心头,唇角不由得扬起一丝冷笑,“那就试试吧,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奈何得了我?”

    重新握紧了手中的剑,她身形一转,再度出击。

    拓跋凌云嘴上那么说,却丝毫也不敢懈怠。眼前这女人有多危险他是亲眼目睹的,奇怪的是,想要得到她的念头却比以往越发的强烈。她就像一个巨大的谜,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揭开它。

    沐兰知道他内力极强,凭借着自己轻功上的优势,每每都是逼开他的剑锋,伺机寻找破绽。拓跋凌云有心要征服她,招术上并不相让,一时间,两人也是战得险相环生。

    “看你这么有信心,倘若还是输给了我,又待如何?”交战中,拓跋凌云仍不忘寻着空隙撩拨她。

    “不要高估了你自己。”沐兰冷冷应着,趁着他说话分神之际,另一只手一撩发际,一枚发簪无声无息袭向他腰间死穴。

    这女人,出手果然狠毒!拓跋凌云忙闪身避让。沐兰早有预料,手中长剑随即迎上。

    “哧”的一声,剑锋将他背上的衣物撕开一道口子,带起一抹血丝。若非他反应也不慢,这一剑非划断他脊椎不可。

    背上轻微的刺痛感让拓跋凌云眉峰一皱,眸中燃起一抹野性,“很好,今日你若输了,我非娶了你不可!”说完,招势一紧,迫向她。

    原本只是冲口而出的一句话,听在沐兰耳里,却让她心神为之一震。这词似乎有些耳熟,依稀曾在哪里听到过。是的,魔裔冥诀!他俩第一次对决沙场的时候,他就曾经说过,“如果你输了,那就嫁给我。”

    那时她根本不记得,她的一身本领全是授自于他,她早已预见了那一战她必将赢他,却不曾预料到会从此输了自己的心。

    神游之际,完全没注意到拓跋凌云已欺近,待她发觉不对时,手中的剑已被他的剑削飞出去。

    “看来,你心里是想嫁给我的。”拓跋凌云也有些纳闷她突然的滞神,却更得意于自己的得手,剑锋一递,就要将她制下。

    “闪开!”汐枫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让两人的动作都为之一慢,沐兰回头一看,汐枫竟将一批侍卫震飞,剑如惊雷,隔了几丈远便朝着拓跋凌云直劈而下。

    以沐兰的轻功,要避开这一击并不难。眼见着那股如惊涛骇浪般强大的剑气直袭而来,沐兰突然飞身抓住了拓跋凌云的手,迅速闪向一旁。

    拓跋凌云自是知道汐枫的可怕,原本也是要闪避的,却没想到被沐兰抢先一步拽到了一边。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险险的跌落在一丈开外。

    “你救了我?”拓跋凌云很是意外的看向还紧紧抓住他手腕的沐兰,眼神清亮。

    沐兰一把甩开他的手,站起身来,见汐枫怔怔的站在那里,很是不解的望向他,她只浅浅一笑,道:“我说过,他必须死在我手里。”

    “恐怕不能如你所愿。”拓跋凌云应着,说话的同时,冰冷的剑锋已架在了她脖子上。

    沐兰垂眸瞥了一眼脖子上的剑,不以为意的泛起一抹笑容,讽刺道:“我才救了你,你却趁人之危?”

    “情势所迫,我也只能这么做。”拓跋凌云一把拉近她,道:“你不想我死,同样,我也不想让你死。”

    “你倒挺会自作多情。”沐兰看了看他,挑衅道:“你该知道,我若活着,没准你就得死。”

    拓跋凌云邪邪一笑,道:“你这算是在担心我吗?”

    沐兰牵了牵唇角,道:“你完全可以这么自欺欺人。”

    “恐怕自欺欺人的那个人是你吧?”拓跋凌云借着挟持她的姿势一把揽紧了她的腰,贴在她耳边,道:“你刚才的行为就已经出卖了你的心了。”

    沐兰也不分辨,月光下,那双水眸却凝着妖冶的光芒。

    “你放开她!”汐枫朝前逼近了几步,手中的剑已暗暗蓄势,却忌惮着沐兰而迟迟没有出手。

    拓跋凌云冷冷迎视着他,道:“不想她有事的话,就离得远远的。”说着,挟了沐兰便往马车所在的方位退去。

    汐枫握剑的手紧了又紧,看向沐兰。沐兰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却只冲他微微弯了弯唇角,什么也没说,任由拓跋凌云将她带上马车。

    剩下的侍卫立刻默契的上前将汐枫拦住,让拓跋凌云的马车得已顺利离开。

    以汐枫的身手,要想突破重围追上去并不难,但直到马车消失在夜色中,他却始终没有挪动半步。那些侍卫本就被他杀怕了,待确定拓跋凌云已经离开,这才纷纷退去。

    夜色里很快便只剩下他一人,以及,遍地横尸。半晌,他才收了剑,往山坳里赶去。

    山林深处一处隐蔽的山洞前,幸存的几十个王府侍卫正静默的围在那里,洞口燃着火堆,火光照亮着洞里的清舞,以及躺在她身边一动不动的拓跋墨宇。

    见汐枫回来,侍卫们像是终于找到了个主心骨,立刻为之一振,几十双眼睛齐齐朝他看过来。

    “汐枫?你终于回来啦?”听到外面的动静,清舞立刻活了过来,站起身便冲到了他跟前,焦急的道:“你快来看看我六哥,他的情况好像很糟糕……”

    说到这里,才突然发现不对劲,冲他身后看了看,道:“沐兰呢?”

    汐枫一脸黯然,道:“她跟太子走了。”

    清舞本就不太好的脸色立刻又暗了几分,所以并未听出他的措词,慌道:“你是说,她又被太子抓走了?那,那你怎么没追去救她?”

    汐枫摇了摇头,道:“她是自愿要跟太子走的。”

    “你说什么?”清舞有些不解,“我们人都已经在这里了,她为什么还要跟太子回去?”

    这也正是他想不通的地方,不过,沐兰离去时的眼神和表情,和昔颜是一般无二。确切的说,当昔颜露出那样的表情时,通常都会有人不那么好过了。

    只是,她现在占着的始终还是靳宁的身体,而且,还是一个被仇恨占据了心灵,已经苏醒的靳宁。这样的她会做出怎样的事来,这一点着实令他很担心。

    “先不说她的事了,你说六王怎么了?”这些事说出来清舞也未必明白,眼下还是先处理好她的事,再去找沐兰为好。

    提到六王,清舞的心立刻又揪紧了,一时也顾不上再追问沐兰的事,道:“我按你说的给他吃了药,可是……我不确定他现在这样是不是还活着……”

    汐枫闻言皱了皱眉,也不多问,随她一道进了山洞。

    拓跋墨宇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般,原本苍白的脸不知是火光的原因还是什么,竟有了一点血色。汐枫伸手探了探他的脉搏和鼻息,道:“脉搏有点弱,不过已经是奇迹了。”

    清舞听他这么说,刹白着脸,道:“可是,你没发现,他都没有心跳吗?”

    汐枫眉心一皱,忙抬手探向拓跋墨宇胸膛。果然,好一会都感觉不到那儿有半丝搏动。

    “这种情况我也没有遇到过。”汐枫眉头又皱紧了几分,他总不能告诉她,他给她的那颗药丸虽然对增长内力,延年续命有着奇效,却并不能解毒。当时拓跋墨宇已经断气,他也不确定这药还能不能在他身上起作用。当时那种情况,他不过是为了给她一个振作下去的希望罢了。

    但是,一个有呼吸和脉搏的人竟然会没有心跳,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不禁又问道:“他醒来过吗?”

    清舞摇了摇头,看他也是一脸不解的样子,心顿时沉到了谷底,道:“他不会一直就这样了吧?”

    “至少,他还在气在。”汐枫想了想,道:“这里不宜久留,趁着天黑,你先带他找个安全的地方安置,我再另想办法。”

    清舞知道,目前也只能这样了。于是,再度站起身来,对守候在外面的那些侍卫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忠于我六哥的勇士,现在我得先带六哥离开有穷国,你们如果还愿意效忠他,从现在起,就一切听从汐枫的安排吧。当然,如果你们想隐姓埋名过新的生活,我也不会勉强,我在这里代我六哥谢谢大家了。”

    这些侍卫都是追随着拓跋墨宇出生入死的,今日汐枫孤身犯险的救助六王,他们也都通通看在眼里,此刻,听清舞一说,彼此眼神交流了一番后,齐声应道:“公主放心,我们愿意追随汐枫大侠,直到王爷平安回来。”

    清舞欣慰的点头,对汐枫道:“我帮不上别的忙,只有将他们留给你了,你总不能单枪匹马去救沐兰。

    汐枫本是独自一人惯了的,突然要带着这么一票人,反倒有些不自在。不过也知道她是一番好意,何况,热汽球不可能带走这么多人,这些人总是要安置的,兴许还有用得着他们帮忙的时候,便也没有拒绝。

    清舞也不迟疑,由着几个侍卫帮忙将拓跋墨宇弄进热汽球里,只带了一名侍卫随行,借着夜色的掩护,飘离了山头。

    为防止太子再派人前来追杀,汐枫带着剩下的人连夜迁离了山坳,另作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