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193章:被当贼抓起来

第193章:被当贼抓起来

 热门推荐:
    当清舞知道,他们将是要坐着这个大“篮子”从城的上空飞过去时,吓得险些想要打退鼓。倒是汐枫淡定如初,虽然搞不懂沐兰这是要做什么,却始终一副处之泰然的模样。

    为了避免白天在天上飞时被人发现,沐兰将试飞计划定在了傍晚。趁着天还没黑,往燃炉里点上了火,三人各怀心思的跨进了那个大篮子里。

    随着空气的燃烧,顶蓬渐渐膨胀撑起,不一会,篮子动了动,缓缓的飘离了地面,很快,便悬浮在了山崖深渊之上。

    “太好了,成功了!”沐兰兴奋的低呼了一声,原本,她的心也是悬在了嗓子眼上的,可如今看这“飞篮”还算稳当的飘浮在空中,顿时兴奋不已。按照她的设想,要是一切顺利的话,只需中途停下来加几次燃料,三天之内他们绝对赶得到有穷国。

    “你确定,这东西不会掉下去吗?”清舞紧紧抓着她的双臂,连眼睛也不敢睁开,只觉得双腿发软。听沐兰说成功了,感觉到身边的风浮动,脚下却很不踏实,像是随时都会掉下去一般。

    “放心吧,只要飞起来了,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沐兰鼓励的怂恿道:“景色这么美,你不睁开眼睛看看吗?这可是别人一辈子也欣赏不到的。”

    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也被脚下万里山河的壮阔给震憾住,脑海里突然便忆起那天和东陵无绝站在龙潭山最高峰时的情景。如今,那些欢声笑语,海誓山盟似乎都被抛在了那颠峰之上,离她那么的遥远。看着山河在脚下一纵而过,只觉得前尘往事如梦一般不真实。

    清舞终归还是没能受得住心底好奇的诱惑,试探着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并不如她想像中的惊险可怕,相反,有种说不出的宁静。夕阳斜斜的挂在天边,满天余晖将整个大地渲染上一层霞光,仿佛一幅磅礴大气的水墨画一般。

    再看另一边的汐枫,他似乎也被眼前这景象所吸引,静静的观望着,只是那双眼睛里太过沉静,像极了两潭古井,深邃的看不见波澜。

    清舞又看了看沐兰,她刚才还欣喜振奋,此刻却敛去了笑容,似乎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平时明媚的眼神里有种不常见到的哀伤与空灵。

    是了,她们并非为了欣赏这美景,而是要去救人。清舞一直以为汐枫是她这辈子见过最最神秘的人,可这一刻,她才发现,让她更看不透的人是沐兰。

    原本以为她和自己一样,就是一个来自异国的和亲公主,不过比自己命好一些,幸运一些。可是,和她相处得越久,了解得越多,就越发现,她身上的谜也越来越多。包括她这样不顾一切疯狂的要去拯救萧翼,还有她这个闻所未闻却能在天上飞的篮子,清舞相信,沐兰身后的故事只怕远比汐枫还要神秘复杂。

    也怪不得汐枫会要一直追随着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俩的确像是一路人。

    世上的事永远都是充满了变故的,沐兰虽然计划好了一切,却有一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摸黑在天上飘了几个时辰之后,眼看着油也快烧尽了,原本随着浮力渐渐变小,她们也会慢慢接近地面,最后着陆。可谁也不知道,在千里之外的另一片天空里,却正是雷雨交加的天气。

    起先是风变大了,风向也不再是由南往北,等沐兰意识到不妙时,头顶已是雷电交加,闪电时不时的划破夜空,有时仿佛就擦在她们身边闪过。不一会,瓢泼大雨便倾盆而下。

    “大家小心!抓紧不要放手……”危急之中,汐枫高声提醒着。为防万一,只手抓着篮子,腾出一只手来紧紧抓住沐兰。沐兰见状,也忙将另一只手紧紧挽住身旁的清舞。

    风雨飘摇中,三人如同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只能拼命抓紧了篮子边缘,尽量保持着平衡,却依旧被刮得东倒西歪,这热汽球本来就做得不太规范,遇到这样的天气,根本没有半点防御措施,很快便熄火了。还不等沐兰想出对策,三人便随着地心引力一路朝地面落去。

    “啊……”失重的感觉让沐兰和清舞都不由得惊呼,漆黑的夜空如同看不见底的深渊,等待着迎接他们的粉身碎骨。

    好在,还有汐枫临危不乱,虽是在漆黑的雨夜,他的视力却比常人要强的多,借着闪电的光芒,在即将着地时,抛出了特意为着陆准备的钩索,钩住了一棵大树枝干。

    也亏得有这绳索,给了她们一点缓冲的空间,减少了下坠的力道。但耳边还是听得一阵噼噼啪啪树枝被拌断的声音。篮子几乎是贴着几丛大树飘过,最后在钩索的拉力下停了下来,将他们悬挂在离地面不到一米的地方。

    “什么声音?”黑暗里,不知打哪儿传来了这么一声喝喊。

    “快,去看看。”有人立刻接了话,不一会,四周便亮起了灯火,十几个人打着灯笼和雨伞朝他们围了过来。

    沐兰还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看这架式,顿时暗呼糟糕,看来他们运气极不好,竟掉到人家大院里来了。

    在灯笼的映照下,众人也都看清了眼前的奇景:一个大竹筐装着被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三个人,被悬挂在院中的树干上。三人都被雨淋得面白如纸,却一时很难分辨出性别来,只其中一人眼神冰冷,不露声色的将另外两人护在了身后。

    奇怪归奇怪,其中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汉子还是粗着嗓子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闯进我们员外的院子的?莫非是想行窃?”

    说到这里,众人都有些戒备的摆出了架式,不过,迫于一手提灯笼,一手拿雨伞,倒并不太具有威胁性。

    “我们只是路过。”汐枫淡定的答着,显然已经看出,这些人的身手并不怎么样。

    “路过?”那中年汉子一副“你当老子是白痴”的样子冷笑了一声,“我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这可是我们李员外的宅子,你们人都在宅子里了,还说只是路过?是不是要再顺手牵个羊,劫个财啊?”

    居然还有人觉得汐枫一看就不是好人?沐兰不乐意了,从汐枫身后站出来,道:“这位大叔,他没有骗你,我们真的只是路过,你没见我们几个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吗?”

    那中年汉子愣了一下,又将他们打量了一番,道:“哦,你们是飞贼对吧?快,大家快把他们围起来,通通捉去见官。”

    “喂,你们讲点道理好不好。”一听要见官,沐兰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忙道:“我们是被大风刮到这儿的,你见过像我们这样狼狈的贼吗?”

    “哼,带着这么大个筐来,心还不小,还说不是贼?”那中年汉子显然是不相信她的,一挥手,道:“先拿下了再说。”

    那些人顿时一涌而上,不等他们靠近,汐枫纵身跃出筐去,三两下便将冲上来的家丁打趴了好几个。其它人见状,一时有些怵了,再不敢贸然上前。

    “发生什么事了?”正僵持着,又有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有人提着灯笼朝着这边走近。

    那中年汉子倒是个忠心的,听到那人的声音,忙道:“少爷,有贼闯进咱院子里来了,老奴正带人捉贼呢,这贼很是凶悍,少爷快先回屋去。”

    被称作少爷的人却不是个胆小的主,闻言并未止住,反而加快了脚步赶了过来,道:“什么贼这么大胆,敢跑到咱们家来撒野,我倒是要好好瞧瞧。”

    随着他走近,沐兰也看清了,对方不过才二十岁上下,长得倒也眉清目秀,斯斯文文一副书生模样。

    那少爷将沐兰等人打量了一番后,疑惑的皱了皱眉,对那管家道:“看他们这模样,也不像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啊。”

    沐兰闻言,不由得赞道:“李公子果然是明白事理之人,我们的确不是什么贼,只不过是一不小心,掉进了你们院子而已。”

    那李公子顿时奇了,“咦,你认识我?”

    沐兰笑了笑,道:“刚才这位大叔说这儿是李员外的宅邸,又称你为少爷,那你自然就是李公子了。”

    “噢。”李公子顿时恍然大悟,又将手中的灯笼对她照了照,道:“听你的声音,似乎……是位姑娘?”

    沐兰点了点头,拉着旁边的清舞,道:“这边是我妹妹,下面那位是我家兄弟。至于我们会何会出现在这里,实在一言难尽。不过,总没有贼人在这种天气带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出来偷东西的,你说是不是?”

    李公子还未回答,旁边的管家提醒道:“少爷,这几个人来得诡异,身份不明,您可不能被她几句话就给唬弄住了。”

    沐兰也不辩解,知道至少在场的人里,还是由这位少爷说了算的,便只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这李公子只迟疑了片刻,便道:“这位姑娘说得有道理,忠叔,我看他们也不像是坏人,兴许真是有什么误会。现在雨这么大,先让他们进前厅避一避再说吧。”

    少主子都下了令,这个被称为忠叔的中年汉子也不好违令,只得道:“算你们运气好,遇上咱们少爷这么好心的人,我可警告你们,别耍什么花样,都跟我进来吧。”

    沐兰顿时松了一口气,道:“多谢李公子。”忙和清舞自筐里跳了下来,三人湿漉漉的跟在了那忠叔的身后,进了前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