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180章:回去再慢慢跟你算帐

第180章:回去再慢慢跟你算帐

 热门推荐:
    这傍晚的林子里实在不怎么亮堂,然而,清舞却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这人的身形轮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是……汐枫?”

    来人一步一步踱到了她跟前站定,那清冷的眉眼,俊秀的五官,不是汐枫又会是谁?

    “汐枫……”清舞呢喃着他的名字,有如身在梦里,“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汐枫看着她,淡淡的道:“见你走的路不对,就一直跟着你。”

    清舞怔住了,他竟一直跟在她身后?心里微微有丝惊喜和感动,但随即想到他的话,又隐约领悟到了什么,“这么说,上山的时候你就暗中跟着我们了?”

    “是。”汐枫没有否认。

    清舞更加震惊了,“你……你是什么时候来龙潭山的?德妃,她知道吗?”

    “她不知情。”汐枫说着,伸手自她手中将缰绳牵了过来,道:“我送你回去。”

    清舞突然醒过神来,一把夺回了缰绳,心里涌起一阵酸楚,道:“不必了,你不是素来不喜欢管别人的事吗?那现在也不必麻烦你。”

    汐枫看着她的举动,也不争执,只阐述着事实,道:“天黑了,以你认路的本事,只会越走越远。”

    清舞有些伤心的瞥了他一眼,道:“怎么,你不怕我会缠着你了?”

    “走吧。”汐枫再度牵过了缰绳,这一次,不容她拒绝的牵了马就走。

    “喂,你这算什么?同情吗?”清舞冲他的背吼骂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滥好心了?我虽然认路不准,但也不想随便欠人人情。”

    汐枫任由她骂着,头也没回,边走边道:“是我欠你的。”

    “你说什么?”清舞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不起,当初不该利用你冒充她,我不知道,这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汐枫说着,语气里虽然听不出他的情绪,却能让人感觉得到他这番话是出自真心。

    若非一路暗中跟随着沐兰,他也不会听到沐兰和苏落落说的那些话,便不会知道,因为他的缘故,造成了东陵应弦对清舞有这么深的成见。

    沐兰那些话虽然是在指责东陵应弦,但骂的又何曾不是他?当日只顾引开东陵无绝,便拿她做了诱饵,却从未考虑过她的名节。他虽素来不管别人的事,却也不是没有担当的人。当他亲眼目睹东陵应弦对她的冷落时,他知道,他欠她一份责任。

    所以,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样子,他没有去继续跟着沐兰,而是暗中跟在了她身后。不管怎么说,他有义务将她安全的送回去。

    清舞鼻子一酸,眼里不由得溢出了一行泪水。这么久以来,她承受了太多的委屈,时至今日,听到他说这声对不起,让她顿时悲从中来,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趴在马背上恸哭起来。

    汐枫身子僵了僵,他不是一个擅长言语的人,更别说安慰别人了,只认真道:“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为你做的,你尽管开口,我会尽我所能偿还你。”

    “谁要你偿还了?”清舞哽咽着,控诉般道:“你能娶我吗?你能给我幸福吗?”

    汐枫脚步一顿,半晌,道:“不能。”

    如果眼下她手上有一块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砸在他脑袋上。清舞心里又是伤心,又是气,又是无语,讽笑道:“那你何必来跟我说这些?当初我要被君上贬回自己国家的时候,你不是头也不回就走了吗?现在又来装什么善心?”

    汐枫无从反驳,也没有反驳,只道:“我只能答应你我能做到的事。”

    “哈。”清舞仰头笑着,“就比如现在这样,为我牵马,给我当马夫?”

    也不知是不是没有听懂她话中的嘲讽,汐枫竟认真的答道:“如果这样能让你觉得开心的话。”

    开心?她现在火冒三丈,恨不得撕碎了他!清舞咬牙切齿的看着他,道:“好啊,只要我开心,你什么都愿意做是不是?”

    “是,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汐枫毫不犹豫的应着。

    面对他这样海绵一样的性子,清舞真是有气也无处撒,愤然道:“好啊,那我们今天就先把话说清楚。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汐枫没有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话来,想了片刻,才道:“我不知道,我没有讨厌过你。”

    看在他是在思考过后才回答的这个问题,且不管真假,清舞心里稍稍平定了些,又道:“那是不是你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谁?”

    这一次,汐枫似乎沉思了很久,才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想这么久才回答,一定是骗人。”清舞怒视着他的后脑勺,道:“其实,你就是跟我直说了也没关系,我现在都已经做了别人的王妃了,莫非你真以为我还会来缠着你不放吗?”

    “我并不是在骗你。”汐枫一贯平静的阐述着。

    清舞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其实,真的已经不难过了,那些最最难过的时候早就已经过去。可是,看到他出现在她面前,说着要偿还她,她还是忍不住有些生气。

    “好啊,姑且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吧。”清舞只觉得自己现在是满肚子的委屈气愤终于找到了发泄口,道:“你想让我开心也可以,既然你不想娶我,那你就答应我,这辈子也不许娶别人,我们就两不相欠。”

    汐枫脚下一顿,只迟疑了几秒,便道:“好,我答应你。”

    清舞原本说的就是气话,却没想到他竟真的应了,一时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喂,你可听清楚了,是这一辈子都不许跟别人成亲,这你也答应吗?说过的话可是要算数的。”

    汐枫却没再犹豫,道:“我听得很清楚,我可以答应。”

    清舞震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子,很不是滋味。末了,只狠狠的冲他骂道:“混蛋!”

    他连这样的要求都可以答应,却不肯对她动一分喜欢的心思,这对一个女人而言,是何等的残忍绝望?再想到东陵应弦宁愿要果儿,却不愿给她一分好脸色,难道说,她拓跋清舞这辈子注定了要没人疼爱,没人喜欢吗?

    两人一马在林子里很有默契的保持着缄默,也不知这样走了多久,耳边渐渐的听得一些人声,正在呼喊寻找着她。清舞这才醒过神来,下意识的望向汐枫,道:“你一会就要走了,是不是?”

    汐枫停下脚来,看向她,道:“你最好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见过我,这样会对你不利。”

    清舞冷冷笑了笑,其实,她倒还真想知道,东陵应弦知道的话会是什么反应呢?盛怒?休了她?似乎都比现在这样彼此煎熬着的好。

    但想归想,理智并不会让她这样做。

    “还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一直暗中跟着德妃?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汐枫将缰绳交回到她手里,道:“这是我与她的渊源,说了你也不懂。”说着,拍了拍马臀,道:“再往前就是下山的路,你只要喊一声,就会有人找到你了。”

    “等等。”清舞将马勒住,问道:“你平时都藏在什么地方?我要是有事想再找你呢?”

    四周一片寂静,没有回音。天已经全黑了,几步的距离便是浓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他竟已经走了吗?

    “喂!你还在不在呀?”清舞不甘心的又问。

    “拓跋清舞?”没能等到汐枫的回音,耳边却猛的响起另一声呼喊,竟是东陵应弦的声音,“拓跋清舞,是不是你在那儿?”

    他竟也会亲自来找她吗?刚刚跟汐枫发泄了这么一通,清舞心里那股气倒是散了个差不多了,却仍是没有应他,只催了催马,朝着前方赶去。

    突然,眼前一道光亮,有人拿着火把挡在了她的马前,截去了她的道路。

    “拓跋清舞?”东陵应弦将火把往她跟前照了照,见她默不吭声的坐在马背上,顿时骂道:“你是哑了吗?本王嗓子都喊破了,你也不知道要应一声?”

    乍见到火光,清舞忙伸手挡了挡,待看清了他这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快感,却佯装无辜的道:“我的嗓子也喊哑了。”

    东陵应弦蹩了一口气在胸口,姑且便当她这个理由成立,又喝问道:“你这整整一个下午都跑哪去了?害得整个行宫的人找你都找翻天了!”

    清舞淡淡的道:“迷了路。”

    “这么宽的一条路,你竟然也能走岔掉,你是没带眼睛还是没带脑子出门啊?”她这轻描淡写的语气果然令东陵应弦很是窝火,“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找了个地方藏起来,好让大家都来紧张你?”

    他越是生气,清舞倒越是觉得解气,凉悠悠的道:“王爷既是这么觉得,那干嘛还要来找我呢?”

    她现在很得意是吧?东陵应弦怒瞪着她,冷声道:“你以为本王想来找你吗?若不是太后下了令,本王会陪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哼,真不知这满山的狼虫虎豹怎就没把你给叨了去。”

    “是啊,命大福大没办法,让王爷失望了。”清舞以着气死人不偿命的口吻应着。

    东陵应弦狠狠的剜了她一眼,道:“回去本王再慢慢跟你算帐!”说着,竟上前来拉住马辔,跃到了她马背上来。

    “你上来做什么?”清舞立刻挪了挪身子,不满的回头恼视他,恨不能一屁股将他甩下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