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175章:清舞受伤

第175章:清舞受伤

 热门推荐:
    看来,昨晚的情况很不容乐观啊。

    孟依青将眼前三人的状况看在眼底,不露声色的道:“应弦,清舞,昨晚睡得可好吗?”

    清舞想也没想,也未抬头,应道:“回太后的话,很好。”

    东陵应弦倒是带着些玩世不恭的笑,也道:“有劳太后如此费心安排,应弦睡得甚是满意,太后您看,我今天精神是不是也格外的好?”

    “你倒是精神了,怎么清舞看上去似乎有些疲乏?”孟依青嗔了他一眼,语带双关的道:“自家的媳妇,也别老欺负她。人家到底是公主,你得疼惜着些。”

    东陵应弦回头看了看清舞,玩味的笑道:“本王倒是想多疼惜她,是她自己非要睡下面,这不,就成了这样。”

    他刻意强调了“下面”两个字,让不知情的人听到这话,无不想入非非。清舞没想到他脸皮竟如此之厚,又不能当堂解释她睡的是床下,只得怒瞪了他一眼,转移话题道:“王爷不是说要带苏姑娘去爬山吗?时候不早了,是不是也该出发了?”

    东陵应弦倒也适可而止,对孟依青和沐兰道:“不知太后和德妃有没有这雅兴一道同游呢?”

    孟依青和沐兰对视了一眼,笑道:“哀家这把老骨头,骑马也骑不动了,德妃,那就由你陪着一起去吧。毕竟还有苏姑娘在,人家那头是夫妻俩,有你和苏姑娘搭个话,也免得她夹在中间尴尬。”

    沐兰点了点头,“太后想得极是,既然旻亲王如此盛情相邀,本宫就却之不恭了。”

    他哪里是盛相邀,不过是嘴上客套一句而已。东陵应弦心里想着,脸上却也浑不在意,道:“有德妃娘娘同行,看来此行必然热闹了。时候不早,太后,那我们便先出发了。”

    “去吧。”孟依青甚是放心的冲他们挥了挥手。

    一行四人出了行宫,已经有下人准备好了四匹骏马。那苏落落跟在东陵应弦身后,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王爷……我不太会骑马。”

    东陵应弦一怔,随即笑道:“也对,看你平时这般斯斯文文的,本王怎没想到这一点。没关系,有本王在呢,你和本王同骑一乘便行了。”

    “这,不太好吧?”苏落落有些不安的看向一旁的清舞。

    清舞瞥了她一眼,又看了看东陵应弦,也不说话,全当没有听见,径自上前去挑选自己的马匹。

    沐兰看在眼里,笑道:“苏姑娘不用害臊,你和王爷不是朋友吗?好朋友之间是没有性别的,你就姑且把王爷当做是你的姐妹,心里便不会觉得尴尬了。”

    说着,也过去和清舞一同挑马,浑然不管东陵应弦听到这话会是什么反应。

    清舞牵定了一匹毛色黑亮的马儿,突然笑着对沐兰道:“德妃娘娘,听说你骑术甚是了得,我们有穷国的儿女也是精善马技,有没有兴趣和我比一比,看谁先到山顶?”

    “好啊。”沐兰眼前一亮,道:“不过,得压一注彩头,这才有意思。”

    清舞爽快的道:“好,由你说了算。”

    沐兰想了想,一时也不知赌什么好,便道:“那不如,谁先到山顶,便由谁说了算。提出的任何条件,对方都得照做,如何?”

    “好。”清舞也是个直性子,毫不犹豫便应了下来。

    沐兰突然挑眉问身后的东陵应弦,道:“不知旻亲王有没有兴趣一同参与呢?”

    东陵应弦斜了她俩一眼,不以为然的道:“就凭你们?”

    沐兰见他也没有要拒绝的意思,便道:“旻亲王带着苏姑娘,两个人毕竟不及一个人骑跑得快。不过,你是男人,体能上占优势,如此便算是你让我们一点,如何?”

    东陵应弦昂了昂头,道:“好啊,那本王就陪你们玩一把。”

    沐兰笑眯着眼,道:“愿赌可以服输,今天谁要是耍赖,便要罚睡茅厕。苏姑娘,你也算一份哦。”

    苏落落竟也抿唇一笑,望向东陵应弦,道:“我相信王爷。”

    东陵应弦眼里流露出一丝得意,挑衅的望了一眼沐兰和清舞,对苏落落道:“一会你就看本王怎么赢她们吧。”

    沐兰其实并无必赢的把握,却有必须要赢的决心。四人一同上了马背,吩咐一旁的侍卫倒数了三秒,随着最后一声数字,只听得马鞭声响,四个人三匹马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由于是皇家赏景的地方,这里的山道修得颇为宽敞,能足足容得下一辆马车,以方便皇家的轿辇上山。路边也设了矮矮的木栅栏。不过,对骑马而言,这样的安全措施根本无济于事,栅栏外便是万丈深渊,所以,若是并骑而行,风险还是很大的。

    东陵应弦毕竟带兵上过战场,常年在外也是骑马,骑术自然是没问题。清舞虽然不会功夫,但从小在马背上长大,也绝不输于男儿。相比之下,倒是沐兰,半道上才学的骑马,这身子骨也娇弱,尽管她在这方面很有天份,也不免要输上一筹。

    不过,有一点她却是极占优势,那就是她比东陵应弦甚至是清舞对这山道更为熟悉。在这样险峻的山路上,若不熟悉路况,全力奔驰是很不理智的,何况,东陵应弦还带着苏落落,更不可能那么不留余势,这便给了沐兰可趁之机。

    一开始,是东陵应弦一马当先,清舞几乎是擦着他紧随其后,沐兰稍稍落下了些。但正式上了山道后,沐兰便渐渐赶了上来。清舞不愧是个不服输的性子,铆足了劲的催马,好几次竟超越了东陵应弦,却又被他紧赶了上来。

    东陵应弦倒没料到她骑术如此精湛,意外的同时,也不禁勾起了他的好胜之心。一时,竟不顾危险,经过几次险弯时,依旧不停的催马。苏落落在他怀里被吓得惊叫不已,几乎以为自己要飞出去了,最后索性看也不敢看了,紧闭着双眼,只死死的与他一同抓紧了缰绳。

    东陵应弦只得尽量擦着靠里边的山道走,这样一来,清舞若要越过他,就不得不走靠悬崖的外面。饶是如此,她也依旧不放松,在转过一道弯时,竟紧挨着栅栏边沿强行赶超了出去。

    “你不要命了吗?”东陵应弦在她身后怒吼着,火气噌的窜了上来。不过,清舞却是充耳不闻,甚至不顾被他撞上的危险,抢占了靠里边的山道。

    哼,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能做得到的,竟在他面前卖弄。东陵应弦鞭子催得更紧了些,竟也紧挨着栅栏朝她挤了过去。

    “王爷,小心……”苏落落几乎看到了脚下的万丈深渊,浑身都软了,若非有东陵应弦紧紧将她围困在怀里,只怕她早已瘫坐下去。

    两匹马竟几乎是并头而行,谁也不落于谁。眼看着很快又到了一处急弯,若是照这种速度下去,转弯时,两匹马势必会要撞到一起!

    东陵应弦丝毫没有相避让的意思,清舞虽然依旧催着马,心里却擂起了鼓。现在摆在眼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她能比东陵应弦更快,抢先冲出去。要么,她就只有慢下来,让他先过。否则,在这拐弯处撞在一起,两人都有危险,而东陵应弦更有可能直接被挤到悬崖底下去。

    不过看眼前的形势,抢先冲出去的可能已经不大了。

    一切也不过是一两秒之间的挣扎,根本来不及让她细想,转眼便已到了那急弯前。眼看着东陵应弦的马蹄几乎已经要踢到旁边的栅栏,危机的瞬间,清舞强行一拉缰绳往内侧靠了过去。

    马儿被强行拉着几乎是贴着山壁跑过,清舞只觉腿上被什么狠狠划了一下,却来不及去在意,因为,就在这一掉马头的瞬间,东陵应弦已呼啸着窜到了她前面去。

    慢了这么半拍,山势越往上越陡,再要想超出去就难了,清舞心中不免懊悔。而抢在前面的东陵应弦竟还回头瞥了她一眼,继而勾起一抹邪邪的冷笑,似是在嘲讽着她输定了。

    她可真傻,如果刚才她只要心狠一点,运用一点技巧,完全可以在那一瞬间将那对狗男女双双踹到山崖底下去永远长相厮守。现在,却还要来被他取笑。不行,她绝对不可以输,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要试一试。

    想到这,她双腿夹紧了马肚子,再度冲刺上去。

    东陵应弦几乎已经看到了胜利在望,这才有心思注意到怀中被骇得面无人色的苏落落,不禁大笑着道:“落落,你现在可以好好想想,一会要怎么惩罚她们。”

    “哈哈,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吧?”沐兰的声音突然自前方传来,只见一骑快马自山上的林中窜出,眨眼间便跃上了前面的山道,远远的赶在了东陵应弦的前面。

    马背上的人衣袂飘舞,黑发飞扬,英姿飒爽的模样,不是沐兰又是谁?

    沐兰扬起马鞭在头顶上方舞了舞,毫不掩饰的向身后的东陵应弦示威。不错,论技巧,论体力,她都输了一筹,但没说不可以绕近路啊。在他和清舞你争我抢拼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她的马早已偏离了主道,从山林里直接插了出去。

    这可要归功于东陵无绝,那日在山上耽搁了太多时间,为了赶上午膳,下山的时候便带她从山林里绕了近道。

    东陵应弦怎么也没想到半路上还杀出了个程咬金,脸色都变了,原本的胜利在握,如今似乎也变得遥不可及。不过,轻易放弃也不是他性格,当下咬紧了牙关,再不说话,催马紧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