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211章:打草惊蛇

第211章:打草惊蛇

 热门推荐:
    男子岂容得他就这样跑掉,挥剑砍杀了几个人,直冲陆敬元追去。眼见着剑光杀到,陆敬元索性将手中的人质往后一扔,趁着对方收剑闪躲的功夫,轻功一纵,眨眼便消失在山脚下。

    回到密林里,那里正埋伏着上千弓箭手,陆敬元刚刚跑到,便下令道:“放箭,把他们全灭了。”

    孰料,那些弓箭手充耳不闻,一动不动。陆敬元一皱眉,喝道:“没听到本官的命令吗?放箭!”

    “放你个头!”一个年纪与他不相上下的中年男人从树后走了出来,一身灰色缎装,相对于陆敬元的高大粗野,此人颇显阴沉老练,鹰眸一瞥,道:“你不是言之凿凿的说,那位的腿已经伤了,不能走路吗?怎么现在一点事没有?”

    陆敬元也很是郁闷,道:“我的人的确打探得很清楚,说那位是被洪水所伤,城中的大夫也能证明,谁知道他怎么……”

    灰衣男人冷冷一哼,道:“说明来的根本就不是本尊,这点都想不到,差点坏了大事!”

    陆敬元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惨白,“那,那现在怎么办?”

    灰衣男人沉着脸,道:“来的不是本尊,你们又大开杀戒,已经是打草惊蛇,这可就麻烦了。好在我留了一手,否则,这次就要叫你害死了。”说着,手一挥,道:“都给我撤!”

    陆敬元还想解释什么,灰衣男人却已懒得再听,翻身上马,率先入了山林。所有弓箭手也纷纷收了武器,跟了上去。见此,陆敬元也只得黑着脸跟在众人的后面。

    那边,来的人的确不是东陵无绝,而是汐枫。见跑了陆敬元,他也顾不上再追,转而去扶被扔倒在地的女子。

    “你没事吧?”他搀住了她问。

    女子摇了摇头,却因浑身无力,直接朝他倒了过去。她眼睛上蒙着黑布,所以,没有人看得到她在这一瞬间眼里凝起的杀意,藏在袖中的匕首顺势直刺汐枫心窝。

    然而,就在刀尖刺破衣物,直抵皮肉的那一瞬,她却皱紧了眉头惨哼了一声,握刀的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垂了下去。

    她整只胳膊让人活生生的拧脱臼了!

    “还以为你只是个人质。”汐枫冷冷说着,除去了她脸上的黑布,顺势将她嘴里塞着的麻布也拿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年轻清秀却陌生的脸。

    女子因痛愤恨的瞪视着他,道:“你早就知道我是假的?”

    “你们气质上差远了,看来,你的人准备得很仓促。”这是汐枫第一眼见她时便有了的判断,却不知道这话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比捅她一刀还让人难以接受的。汐枫倒没有这样的认知,一把揪住她身上那件沐兰的外衣,问道:“说,她在哪?”

    女子恨恨的哼了一声,道:“这辈子你都休想再见到她了。”

    汐枫也不指望从她嘴里问出个什么来,回头一看,只这么会的功夫,战斗便已接近尾声。看来,这百来号人不过是普通的士兵,遇上宫中的顶尖高手,东陵无绝的秘密护卫,自然是只有被人砍瓜切菜的份。

    八人下手很是干脆利索,几乎招招毙命,杀到最后,剩下二三十号人纷纷跪地求饶,才停下手来。

    汐枫将手中的女子也一并交给他们,道:“你们先把人押回去审问。”

    八人中的领头人道:“你呢?君上命我们要保护你。”

    “我要去追刚才那个人,我一个人就行了。”汐枫说着,卸下马车上的马匹,翻身便上了马背。

    “那你自己小心。”那人见识过他的身手,也不再坚持。

    汐枫点了点头,缰绳一抖,转向陆敬元逃跑的方向追去。心里祈愿着,但愿东陵无绝已先一步找到她了。

    另一头,东陵无绝早已秘密的乔装出城,与焰风调集到的人马汇合。

    在来邬江的路上,便已发现有人暗中跟踪自己,这让他想到了上次调查到的,那批暗中查探沐兰下落的人。于是便命焰风早做准备。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竟敢以朝廷的名义在他眼皮子底下公然的将人带走。他的确是命各州县张贴了皇榜,却也还只是在京城千里范围之内。看来,这些人与京城方面大有关联,并故意挑了他不在的时候来抓人,然后送来沐兰的玉佩,威胁他单独赴约,至此,那些人的目的便不言而喻了。

    好在,这些天连番下雨,道路泥泞,留下的痕迹很多。不过,对方也很狡猾,故意弄了许多虚假线索,这一路找来,颇费了些时间,最后,才锁定了眼前这座大山。

    林子里铺满了落叶杂草,又有大树遮挡,不容易留下脚印。起初那些人脚上有泥水,倒还能看出些迹象,但走不了多远,这种痕迹便消失了。东陵无绝一路朝山上走,一路留意周边的一草一木。

    突然,耳边似乎听到某处传来了人声,细听之下,似乎还挺热闹。他疑惑的皱了皱眉,示意焰风等人朝声音传来的地方包抄过去。

    事实上,他所听到的声音正是来自沐兰被关的小屋。只不过,此刻木屋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有几个士兵正拿着树枝拼命的灭火,剩下的人则将沐兰围了起来,个个持剑相待,生怕她再玩什么花样。

    沐兰从之前偷听到的谈话里知道,这些人还要拿她当筹码,不会轻易下杀手,所以,行事也没有太多顾忌。看他们一个个紧张兮兮的将她围住,只无辜的摊手,道:“灯笼不小心打翻了而已,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这妖女,诡计多端,之前就把我们整个够惨了,这会定是故意纵火,想要通风报信。”这些士兵当中有个头子,站出来道:“兄弟们,这里先别管了,咱们先转移地方。”

    这人倒是不傻,沐兰眼珠一转,往地上一坐,道:“我浑身没劲,走不动。”

    “走不动也要走。”那士兵头子恶狠狠的道:“兄弟们,把她抬上。”

    那些士兵立刻拥了上来,抬手的抬手,抬脚的抬脚,将她整个人架了起来。

    “放开我!好了,我自己走,放我下来!”沐兰手脚乱蹬挣扎着。

    众人坚定一致的道:“还是由我们代劳吧,省得你再出什么花样。”

    “你们这群胆小如鼠的男人!”沐兰叫骂着,一路挣扎,就不让他们轻松了去。

    这些人也窝了一肚子气,但上面有令,也只得装聋作哑。

    突然,所有人脚下一顿,立刻戒备起来,架着沐兰的士兵将她往地上一放,手中的刀已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那士兵头子冲着前面冒出来的一票人马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沐兰定睛一看,整颗心都险些激动的蹦出来。挡在他们面前的,正是东陵无绝等人。

    焰风上前一步,道:“陆大人那边出了点变故,派我们前来带人质转移地点。”

    那士兵头子胡疑的道:“你们是陆大人手下的?我怎么没没见过你?”

    焰风一笑,自怀中掏出一块令牌,道:“看清楚了,这是三省都督的令牌,我们是上面秘密派来协助你们陆大人的,你们自然不认识。”

    看他这么有来头,身后跟着的几十个士兵个个铠甲着身,是精兵营才有的装束,顿时便信了,忙道:“属下失礼,还望大人莫怪。不知陆大人要我们将人质转去哪里?”

    “交给我们就行了。”焰风说着,施了个眼神,命身边的士兵上去拿人。

    那士兵头子也不敢违令,便叫自己的人把沐兰押了过去。

    沐兰心里吐槽着“这样也行?”,脸上却未露出半分情绪,任由焰风的人将她接手,带至了东陵无绝身边。

    东陵无绝一把将她拉入怀里,沐兰正想着他这举动要引起人怀疑的,便听得身后惨叫声迭起,随即,空气里多了一抹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我们走。”东陵无绝也不给她回头看的机会,拥过了她,掉头就走。

    惊愕之余,沐兰才想起来问他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说着,看向他的腿,道:“都说了你腿上的伤还没痊愈,还不能下地走动的。”

    “回去你再包扎。”东陵无绝只回了她这么一句,拉着她走得很快。

    沐兰立刻也知道了,他们还未能脱离危险,当下也不多说,加快了脚步不让自己拖慢他们的速度。

    刚走了没多远,东陵无绝却猛的停了下来。只听林木簌簌作响,片刻的功夫,他们就被人三面包围了。

    “哼,好一招声东击西,原来正主竟在这里。”之前的灰衣男人站在士兵当中,扫视了一番众人之后,目光停留在东陵无绝和沐兰身上。

    东陵无绝打量了他一眼,凉凉的道:“你认识朕?”

    “朕?”灰衣男人撇了撇唇,讥讽道:“莫非你要说自己是皇帝吗?本官可是奉命捉拿朝廷钦犯,你敢自称朕,简直是大逆不道,大家听好了,谁能诛杀这名首犯,重重有赏。”

    说话间,一挥手,顿时一场箭雨攻势又一次展开。只是,这次是上千人的阵仗。

    东陵无绝迅速的揽过了沐兰,纵身跃到一棵大树上。其它人也借着林中树密,迅速闪避。

    “待在这里别动。”东陵无绝就势将沐兰放置在枝杈上,还不容她反应,便已折身跃向那灰衣男子所在的方向。

    弓箭手在开阔地带的确很占优势,但在这山林里却很是吃亏。拔箭上弦拉弓瞄准都是需要时间的,不等第二轮箭势发动,焰风的人便已与之正面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