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158章:新婚之夜的委屈

第158章:新婚之夜的委屈

 热门推荐:
    按照皇家习俗,亲王大婚后,次日王妃是要进宫向太后皇后请安的。虽然从旻亲王府到宁寿宫是一段不近的路程,不过,一大清早沐兰才在宁寿宫小坐了一会,清舞便赶到了。

    不再是以往长发垂肩的娇俏打扮,清舞着了一身浅蓝色宫装,梳了个祥云髻,鬓边的珠花和流苏衬得清丽的容颜更显白净,整个妆容凭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面对着众人打量的目光,清舞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曲身拂了拂,道:“清舞前来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

    情敌终于嫁人了,最安心的当数孟依青。此刻看着清舞前来给自己请安,心情自是大好,道:“以后都是自家人了,起来吧,赐座。”

    待她谢了恩落座后,孟依青才又冲身后站着的宫女示意了一眼,宫女立刻将一只铺了红布的礼盘端到了清舞跟前。里面放着的,是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镯子。

    “这是哀家的一点见面礼,祝愿你和旻亲王早添贵子。”

    “多谢太后。”清舞忙又起来谢了礼,将那玉镯子收下。可是,以往明朗的笑颜却并未挂在脸上,沐兰眼尖的瞥到她眸中似乎藏着一种淡淡的落寞。

    沐兰隐约感觉到什么,却也不露声色,吩咐青雪将自己备好的礼物呈上,道:“这串玛瑙项链虽及不上太后这玉镯贵重,是我从夏凉带来的,式样别致,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清舞牵了牵唇角,道:“德妃娘娘还说这样的客气话,昨天你亲自为我送嫁,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孟依青在一旁看了玩笑道:“这玛瑙链子德妃曾跟我炫耀过几次,她自己都舍不得戴,你赶紧收起来,否则,她回头要是心痛要要回来就不好了。”

    “太后就爱说笑。”沐兰嗔了孟依青一眼,自己却也玩笑道:“清舞,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今天可就要亏了。女人一辈子最好的敛财机会就是结婚和生孩子,昨天那些进帐都是入了你们旻王府的库房,今天大家的这点心意可就是你的小私房了。”

    被她俩这么一说,清舞眼中的愁绪这才褪去了,笑着应下,命随身丫环一一收着。

    “旻亲王大婚,咱可是盼了许久了,王妃真是好福气。”淑妃也插话道:“本宫这儿也备了点薄礼,愿王妃早日为旻亲王添个小世子。”

    其它几位份位较低的嫔妃贵人等也都将自己备的礼呈了上来,一时间,整个殿上都摆满了珠宝首饰。待都见完了礼,祝福话说了一大堆之后,孟依青才遣退了众人,将沐兰和清舞留了下来。

    “这刚刚大婚的人,怎么心情反倒不如从前了,旻亲王待你不好?”见也没有外人,孟依青直接便问了出来。

    没有旁人在,清舞便也不作掩饰了,微微一叹,道:“不是不好,是压根就很讨厌我。”

    沐兰想到应弦昨天的态度,忙问道:“他没有欺负你吧?”

    清舞摇了摇头,眼神黯了下来,似是想说什么,却又有些难以启齿。

    沐兰看在眼里,眉心也皱了起来,“看你这情绪就不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孟依青也道:“大家都是女人,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他对你怎样,你就直说了吧,哀家和德妃也好给你拿主意。”

    清舞闻言,脸上一红,咬着唇道:“昨晚,他连我的盖头都不曾掀起,只说叫我以后恪守做王妃的本份,然后……然后将我的陪嫁丫环果儿叫了去,宿在了偏殿。”

    听到这里,沐兰和孟依青顿时面面相觑,只觉一阵天雷轰顶。

    “这旻亲王脑袋是被门夹了吗?他几时跟你结下梁子了,竟要这样气你?”虽然这样的情节在沐兰自己的小说里也出现过,但对这种男人,她却是打心眼里的不屑,并有一种恨不能虐死对方的冲动。

    清舞原本心里也有一些羞愤,但听沐兰骂这一句,反倒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道:“其实,我倒也没有多难过,果儿自小便伺候我,情分跟妹妹一样,他要是能待她好,这也是她的福分。”

    “你现在是想得开,只怕以后就有你的委屈受了。”孟依青虽然以前不待见她,这会却也忍不住有些替她气忾,道:“不要以为你们以前情分好,如今你们可是情敌。应弦若真是想利用她来气你,你想,她若还如以前一般待你,应弦能疼她多久?”

    沐兰也道:“我们不是要挑拨你们主仆之间的关系,但你们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你要多为自己打算才是。”

    说到这里,她心中的疑虑似乎越来越明显,忍不住又道:“以前他对你倒也从未怠慢过,言谈之间也没流露过什么不满,是不是因为听到了些什么闲话?”

    这也是清舞心中的痛处,她淡淡一笑,道:“若真是如此,便也由得他去吧。”她能理解他的冷落,因为她和他一样,但凡有一点选择的余地,都不会想要和对方在一起。

    至于和汐枫的事,若真传出了些什么到他耳里,那也是她这辈子唯一勇敢的追求,什么样的后果她都甘愿承受。

    “你也不用这么一副从容赴死的模样,事情倒也没有那么糟糕。”沐兰拍了拍她的手,道:“你只要记住一点,你是旻亲王府的女主人,你要尽快的在王府里站住脚,把这个家当起来。”

    孟依青也道:“哀家看你也是个有性子的,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你只要把握住这个家,加上你的身份摆在这儿,他旻亲王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他以后会不会疼你且不说,至少你自己的日子可以过得不错。”

    清舞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道:“多谢太后和德妃娘娘的提点,清舞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她神色的确比之前开朗了些,沐兰也是欣慰,道:“感情的事最是不能勉强,你们既然能成为夫妻,说明也是有缘。只是现在时机还未到,一切顺其自然吧。若府中烦闷,你也可以多来宫里走走。最重要的是让自己保持一个好的心情,你笑起来的样子很美,我想,应弦终有一天会被你的优点所吸引的。”

    “听了你这番话,我心情就已经好了许多了。”清舞感激的拉着她的手,道:“既然太后和德妃不嫌弃,那我就还像从前一样,多入宫来叨扰,你们不要嫌我话多便是。”

    孟依青笑眯着眼,道:“哀家与你甚是投缘,怎会嫌弃?总是要看到你得到幸福,哀家才会放心。”

    这番话清舞听不懂,沐兰却是险些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来,依青还惦记着人家追求过汐枫的事,唯恐人家婚姻不顺,又私奔一次呢。

    清舞离去后,沐兰又顺道在孟依青那里蹭了顿午饭,这才回锦福宫。正准备睡个午觉,便见守在门口的佳茹姑姑冲她神秘的笑了笑,用手指了指屋内。看她这神情举止,不用说,定是东陵无绝来了。

    进了寝殿,却意外的未见人影。沐兰挑了挑眉,走入内室,只见纱帐轻垂,榻前摆放着东陵无绝的鞋子,这人竟是已经在她床上睡着了。

    怕吵醒了他,沐兰蹑手蹑脚的上前,撩起了纱帐。果然,榻上的人闭着双眼,呼吸清浅,睡得正是香甜。

    沐兰不由得小心翼翼的在床边坐了下来,细细的打量着他的眉眼。也不知从何时起,喜欢上了看他在她身边熟睡的样子。这人睡相很好,从不打呼噜,许是习武的缘故,还能将呼吸控制得很浅。起初,他还保持着很警醒的睡眠习惯,许是渐渐习惯了她的存在,有时,她偷偷抚摸他的脸,他也不会醒。甚至早上吴庸叫起时,他也会偶尔赖一下床。

    她喜欢他在她面前这般的全然放松。

    抬手抚了抚他的眉,这张俊颜百看不厌。她不由得俯身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准备不吵他,自己去旁边的偏殿去睡。谁知刚一转身,便被人一把捉住了手腕,轻轻一拽,将她拉入他的怀抱。

    “要去哪儿?朕可是等了你很久了。”东陵无绝眼睛倏的睁了开来,眼神清洌得很,哪里有半丝睡意。

    “你竟然装睡。”沐兰脸红的控诉,却很是受用被他紧紧揽住的感觉。

    “没有你在,朕又怎能睡得着?”东陵无绝低笑着,盅惑般在她耳边道:“进来,陪朕睡一会。”说着,掀开了被窝的一角。

    沐兰抿了抿唇,道:“那我先去更衣。”

    “何必那么麻烦?”东陵无绝哪里还容得她起身去别处更衣,索性拉着她往被窝里一塞,道:“春寒未褪,不如,就在这被窝里脱吧。”

    沐兰一把捉住他解她衣带的手,笑着问道:“大白天的,你脱我衣服,是何居心?”

    “看来,有些事许久未做,你便都忘了。”东陵无绝反手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将它移放到自己腰间,凤眸濯濯生辉的凝视着她,道:“调养了一个多月,你这身子也该恢复了吧?”

    他毫不掩饰的渴望让沐兰脸上一阵发热,心也扑扑直跳起来,微微垂眸,道:“太医倒的确是说已经没什么问题,不过……”

    “不过什么?”东陵无绝问着,手指却已灵活的开始解她腰间的衣带。

    “我……我还有正经事要跟你说呢。”以往都只是相拥而眠,现在又还是白天,沐兰一时有些紧张。

    东陵无绝动作微微一顿,看了看她如染了桃红般的脸,无奈的道:“好吧,朕就先听听你的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