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27章:逃跑的代价

第27章:逃跑的代价

 热门推荐:
    现在大伙都跟随帝君进宫,他叫她跟他走,难道,是东陵无绝所谓的惩罚要来了?

    焰风一派的面无表情,却还是解释道:“君上吩咐过,暂时安排公主进寒午宫为大宫女。”

    果然是惩罚!虽然比她想像中的坐牢要好一点,不过,这个宫女想必并不好做吧?

    “请问这个寒午宫是什么地方?”沐兰一边跟他走,一边打听情况。

    焰风也不瞒她,道:“寒午宫是君上的寝宫。”

    她就知道!东陵无绝把她安排在眼皮子底下,这是要准备大肆开虐吗?会不会像小说中一样把她当全职佣人一样使唤?

    小说里这么写是一种情调,可是,真要让她去做苦力的话,沐兰看了看自己不沾阳春水的十指,脸上顿时出现一种叫做苦逼的表情。

    焰风也没回头看她,又道:“君上还说了,等你的嫁妆运至京城时,会考虑册封之事。做妃子还是做宫女,全在公主自己。”

    也就是说,全看她的表现了?

    做宫女,说不定会很辛苦,尤其还是在东陵无绝这个变态的眼皮子底下。可是,做妃子?沐兰想到今天看到的那几个女人,与人共侍一夫,她才不要。

    所以,还是先表面顺从下来,寻找时机,逃出皇宫!

    焰风自是不知道她心中所想,交待完要交待的事后,便不再说话。沐兰心中想着自己的计划,也无心注意周围的景致,等停下来时,已被带到了“寒午宫”的宫门口。

    整座宫殿巍峨挺立,入眼处一片金碧辉煌。亭台水榭环绕,奇花异草精巧的布局于雕栏画栋间,既不失皇家气派,又别有一番优雅。

    焰风径直将她带至了主殿之内,里面迎出两个姿容俏丽的女子来,见了他,优雅的拂了拂身,道:“风侍卫,听说君上回来了,可是真的?”说着,还往门外望了望,复又看向焰风,以及,跟在焰风后面的沐兰。

    “君上此刻大概去了宁寿宫,我是奉君上口谕,带人过来就职。”说着,对沐兰道:“这两位是君上身边的大宫女玄素和玄冰,以后,你便跟着她们一同服侍君上。”

    玄素和玄冰相视了一下对方,两人能在东陵无绝跟前服侍,自是聪明伶俐的。见是焰风奉旨带过来的人,便也笑着跟沐兰招呼道:“这位妹妹好眼生,不知是从哪一宫调过来的?我们怎么称呼你?”

    这两个女孩给人感觉还不错,沐兰便也大方的笑着应道:“我是从宫外来的,你们叫我沐兰就好,宫里的规矩我不太懂,以后还要麻烦两位姐姐多多关照。”

    靳宁这个名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用的好,堂堂公主沦为宫女,这脸她丢不起啊。

    焰风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对她用沐兰这个名字没有半分诧异,只说还有事要忙,便出了殿去。

    两人打量着沐兰,见她容貌出众,气质不俗,态度也是不卑不亢,又听她来自宫外,对她更是好奇,却也聪明的没有继续追问,只拉着她的手道:“沐兰,既是君上看上了你,让你来伺候,那想必你自有过人之处。其实你也不必紧张,宫里的规矩我们会慢慢说给你听,只要你不犯错,君上从不苛责奴婢的。”

    看这两人似乎对东陵无绝仰慕尊敬得很,沐兰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那个人很变态的好不好?不光是嘴毒,还最喜欢玩弄人。

    不过,沐兰心里虽然这样想,表面还是乖巧的应着。两人便带着她去换了宫女的衣服,又带着她将整个“寒午宫”都熟悉了一遍,顺便讲解了一下她每天要做的工作。

    正说着话,前面殿里突然传来宫女内侍的请安声:“恭迎君上回宫,君上万福。”

    这东陵无绝怎么大白天的就回来了?沐兰还在发愣,玄素和玄冰已拉着她迎到门口去,跪下请安。

    “起来吧。”东陵无绝很公式化的说着,径直往内殿走。他身后跟着一个白白净净的中年太监,捏着嗓子吩咐道:“今晚君上要在太勋殿设家宴,还不快去准备热水给君上沐浴更衣。”

    众人齐声应着,起身开始各自忙碌。沐兰悄悄松了一口气,正要跟着玄冰玄素去准备东陵无绝的换洗衣物,那个本已进了内殿的身影却毫无预警的倒了回来。

    “你,给朕进来。”东陵无绝视线直直落在她头上,丢下这么一句命令,便再度入了内殿。

    该来的始终要来,沐兰顶着玄冰玄素诧异的目光,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东陵无绝本是背身而立,在她进来后,才转过身来看向她,似是很满意她这身宫女装扮,竟好心情的扬起一抹笑意,朝她张开了双臂。

    沐兰顿时怔住,他不是要惩罚她吗?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她抱抱?

    “还不过来?”帝王的耐性十分有限,见她站着不同,语气里已有愠色。

    沐兰忙挪着脚步朝他靠近,心里分析着,这家伙的思维一向变态,路上这一个月里可一直是冷着脸看她呢。现在突然这么奔放,再想到他刚才一脸满意的打量自己的装扮,莫非……

    他想玩制服诱惑?

    沐兰险些被自己的想法呛到,在小说里,有一种惩罚方式叫“体罚”。他不会也是想把她先那啥了,再那啥吧?

    脸有些不受控制的发烫,不过,考虑到自己现在是在他的地盘,他心中那口恶气又还没出,还是不要轻易惹怒他的好。只是抱一下而已,她头一歪,做小鸟依人状靠入他怀里。

    奇怪的是,东陵无绝并没有动,手臂依旧保持着张开的姿势,只是攒着眉,眸光奇异的低头冷视着她。

    那眼神里,有讶异,有嘲讽,还有些不屑。

    “怎么,你以为朕会临幸一个宫女?”

    沐兰这才发现自己可能会错了意,忙尴尬的从他怀里弹开,“那,你这是……?”

    东陵无绝嗤笑的看着她,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君上,沐兰还没来得及学习如何侍候,不如还让奴婢们替君上更衣吧。”玄冰玄素刚取来干净的衣物,见此情景,立刻便要上来接手。

    “不必了。”东陵无绝没有漏过刚才听到的名字,“沐兰?从今天起,这内殿就由你负责侍候吧。”

    他是指由她一个人?“那玄冰玄素呢?”这应该也是她们两个的本职吧?

    “她们无需你过问。”东陵无绝一个手式,其它人便纷纷无声的退出殿去。玄冰玄素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多说,跟着众人出去了。

    两人的眼神里明显很不满,可想而知,她刚一来便抢了人家的饭碗,这梁子还不结定了?

    难道说,这就是东陵无绝的目的?

    “你还在磨蹭什么?还不替朕更衣?”东陵无绝冷声打断她的沉思。

    看他一副等着看她倒霉的模样,沐兰突然笑了,想这样就打挎她?没那么容易。伺候他脱衣服洗澡是吧?她干就是,反正,她又不是没脱过他衣服。

    这一刻,沐兰还不知道,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之后事态的发展是远远超乎她想像的。

    手脚利索的剥着他身上的衣服,沐兰心里的小算盘也拨拉着,小心翼翼的问道:“君上,太后的身子恢复得怎么样了?”

    她笑眯眯的扒他衣服的动作让东陵无绝脸上有些阴翳,听她提起太后,薄唇抿了抿,道:“若不是看在太后凤体康复的份上,你以为你现在会好好的站在这里?”

    沐兰撇了撇嘴,虽然她提起太后是有让他念恩的嫌疑,他也不用这么不给面子吧?不过,为了达成目的,她忍。

    依旧笑道:“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所以,君上罚我做宫女,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只求在未来的时间里,可以好好的伺候君上,消除您对我的怒火。”

    东陵无绝眉梢微挑打量着她,“你真这么想?”

    沐兰连忙点头,一脸的真诚,“这一路上,我已经自我检讨过了,西楚乃泱泱大国,君上您又是万圣之尊,能够成为您的妃子,这是十辈子也修不来的福分啊。可我却因为离乡的惶恐而逃跑,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尤其君上您心怀宽广,还能给我这次赎罪的机会,我若再不识好歹,那简直就是枉为人矣!”

    她说得慷慨激昂,东陵无绝也不知听信了几分,不过脸色倒没有那么难看了,“既然你知道,那就好好在这当差。”

    “是,我一定任劳任怨,好好赎罪。”说着话,东陵无绝身上已经光了,看着他光洁的胸膛,沐兰便想到了那两朵曾经绽放的菊花,忙咬紧了唇,将笑憋回肚子里。

    东陵无绝却是被她这反常的态度弄得有些诧异,倒并没注意到她脸色不对,直接步入了浴桶里。

    沐兰看着火候差不多了,一边拿着帕子象怔性的给他搓着背,一边再接再励道:“君上,我都已经幡然醒悟了,您看,能不能把我的首饰银两还给我?”

    看到东陵无绝眸色一沉,不等他开口,急忙又解释道:“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初来乍到,总也得打点一下关系不是?”

    东陵无绝别过头来看向她,唇角一勾,道:“你不是沐兰吗?要靳宁公主的首饰做什么?”

    有那么一瞬,沐兰几乎以为他识破了她的身份,但随即便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不错,我是沐兰,也是靳宁,这您知道的。”

    他想污了她的财产,没门。

    东陵无绝却像压根没听到她在说什么,眼里的神色甚至有些‘奸诈’,“更何况,你是负责伺候朕,需要向谁打点?与其去讨好别人,倒不如直接来讨好朕,不是更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