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29章:跟他谈条件

第29章:跟他谈条件

 热门推荐:
    众人显然是没有料到她如此生猛,怔愣之间,人已冲出去老远。

    “来人!截住她!”身后,婉芸公主气哄哄的嘶吼。

    眼见着就要到门口了,突然,好几个侍卫齐唰唰的应声出现,堵住了去路。

    事实证明,小说都是假的,皇宫之中哪里是由得人乱闯的?当大内侍卫是摆设吗?更何况,这里是东陵无绝的寝宫。

    沐兰知道这些侍卫都是好手,自己是逃不掉了,索性站住了脚步。

    “怎么不逃了?”婉芸得意的走近,“你这是想去找皇兄给你撑腰吗?实话告诉你,本宫今日就算把你打死了,皇兄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想到那天她亲热的挽着东陵无绝的手,便不难看出,这个公主是极得宠的。

    逼到这份上,沐兰也不再示弱了,扫了一眼将她团团围住的宫女太监以及侍卫,语气强硬道:“婉芸公主,我也不怕告诉你,今天你还真打不得我,你当真以为我只是个小小的宫女吗?”

    沐兰多数时候是有点俏皮顽劣,但,该压住场面的时候,也是从来不容人小窥的。此刻纵使是身陷囹圄,依旧镇定自若,明眸之中那抹自信与气魄并非是仰仗着谁,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强势与野性。

    一时之间,大伙竟然都被镇住,就连婉芸也失了神。

    沐兰适时的给她一个台阶下,道:“其实,公主若想知道我有没有勾引你皇兄,不妨去问问吴公公,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岂料,这婉芸公主的脑回路与旁人不同,自小便是让人捧着长大的,几曾有人挫过她的脸面?正觉下不来台面,沐兰这番话反倒让她又来了劲。

    “说到底,你还是想让我闹到皇兄那里去呀?放心,等我教训完了你,你再慢慢去跟皇兄告我的状吧。”小丫头有恃无恐的命令着侍卫道:“把她拖下去杖刑伺候,她说她不只是宫女,那你们就好好问一问,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侍卫们二话不说,一拥而上,将沐兰一把按住,架起来就往外走。

    沐兰这才知道什么叫蛮不讲理,仗势欺人。还来不及想对策,便被人按倒在了板凳上。

    她不会真得挨这四十板子吧?书中这个时候不都该上演英雄救美的吗,她的英雄在哪啊?

    “住手!”也许上天真的感应到了她的呼唤,就在侍卫们举起板子时,终于有人挺身而出了。不过,这声音,不是英雄,而是……英雌。

    出声的是一个让沐兰意想不到的人,一袭水蓝丝缎宫装衬得肌肤嫩白如雪,莲步轻移间媚态天成,正是那高贵冷艳的华妃。

    “华妃娘娘万福。”顿时一片的请安声起,华妃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免礼,复又看向婉芸,招呼道:“婉芸公主。”

    婉芸见了她,撇了撇嘴,道:“华妃娘娘,您今日怎么也往这寒午宫来了?莫非是来找我皇兄的吗?”

    华妃像是没有听到她言词间的轻嘲般,道:“本宫本是要去太液池散散步,老远便听到这边吵闹,这不,就过来看看。”

    说着话,一双秋水横眸便转到了沐兰身上,“这寒午宫的宫女一向规矩,这是犯了什么事啊,惹得公主如此大动干戈。”

    “她自是冒犯了本宫,本宫才要教训她。”婉芸挑衅的看向她,“华妃娘娘不会是连本宫的事也要管吧?”

    华妃不急不恼,“听说,君上从宫外带回来一个女子,想必就是眼前这位吧?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若她犯的不是什么大错,公主还是不要轻易动刑的好,免得伤了公主与君上之间的和气,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才是狗呢,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沐兰心里暗恨这华妃借机骂她,现在,她终于有些体会到东陵无绝所谓的惩罚了。

    当宫女,做苦力,这都算不得什么,人格的践踏才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在这宫里,随便跳出个人来也能对她颐指气使,随便编个由头,也能对她喊打喊杀,这是她二十年来第一次觉得这么憋屈。

    “哈,华妃娘娘是想做好人呀?不过你提醒得也是,这要是打坏了,还怎么干活?”婉芸把玩着手指上的宝石护甲,对身旁的宫女道:“画眉,画锦,她先前不是还在打盹嘛,给她醒醒神儿。”

    听到两个宫女应声走开,沐兰也不知道她们究竟想玩什么花样,那个华妃倒也不阻止了,就在一旁看着。

    “婉芸公主,今日的事你做了可别后悔。”沐兰此刻也豁出去了,倒霉就这一次,不过,玩过份了,她可是会记仇的。

    一桶冰凉的冷水毫无预警的泼下来,沐兰像瞬间掉入了冰窖一般,紧接着,另一桶冷水也当头浇下。

    看到她落汤鸡般趴在板凳上,狼狈至极的样子,婉芸不禁乐出声来,很是解气的道:“呵,你还敢威胁本公主?有什么本事,你就使出来呀。”

    沐兰抹了把脸上的水渍,站起身来,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少女。

    婉芸被她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厉声喝道:“你看什么看?本宫有叫你起来吗?你……”

    不等她话说完,沐兰突然发难。两人本就离得不远,婉芸伸手指过来,却被沐兰趁势捉住了手腕,往回一拖。

    等众人反应过来时,沐兰已将她拦腰勒住,一支银簪抵在了她脖颈动脉上。

    “公主……”一片的惊呼声,“你这大胆的奴婢,还不快放了我们公主!”

    婉芸也惊呆了,但看到周围的侍卫和丫环太监,又多了几分胆气,犹自逞强道:“你敢伤我半分,我皇兄定会将你千刀万剐!”

    “那我就在你脸上画朵花,把你变成丑八怪,让你下半辈子都不好过!”说到威胁人,沐兰可比她专业多了,说话间,簪子也移到了她脸上。

    “不要!”婉芸终于怕了,惊慌之下扯起嗓子喊道:“皇兄,救救我……”

    玄冰玄素警告道:“沐兰,你可别乱来,挟持公主是死罪!”

    沐兰挑唇一笑,“婉芸公主不是让我有什么本事便使出来吗?我不过是让她见识见识而已。”

    眼看着场面一片混乱,突然有人惊呼道:“君上!”

    沐兰转身,便看到东陵无绝不知打哪走了过来,待看清眼前的形势后,那双危险的凤眸带着一抹如刀锋般的锐利扫向她。

    “皇兄!”婉芸立刻见到了救星般欢呼起来,随即又带着哭腔控诉道:“皇兄,救命啊,这个女人,她说要在我脸上画花。”

    这句话无疑勾起了东陵无绝某些不好的回忆,一张俊颜顿时黑了,脚步沉缓的朝沐兰走来,冷声道:“放了她!”

    沐兰之所以挟持婉芸,一来是告诫她自己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二来,就是为了将事情闹大,如今,见东陵无绝终于出马,便也开口道:“君上答应我两个条件,我便放人。”

    东陵无绝眸光一敛,“你没有资格跟朕谈条件。”

    沐兰退后几步与他拉开距离,语气也丝毫不妥协,“我保证我的条件并不过份,君上若不答应,那就只好鱼死网破。”

    东陵无绝还是头一次遇见有人敢这么跟他叫板,周围围过来的侍卫越来越多,而眼前的女人竟丝毫没有惧意,仿佛早就料到,在这场较量中她一定会赢。这让他突然有些好奇,她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什么条件?”沉吟片刻后,他终是松了口。

    沐兰一边留意着不被人趁机接近,一边道:“今日会有这样的局面,我也是被婉芸公主逼的。我的第一个条件便是,请君上赦免我今日一切罪过,并且永不追究。”

    东陵无绝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那第二个条件呢?”

    “希望君上约束好婉芸公主,不得再无故找我麻烦。”

    东陵无绝嗤笑道:“你难道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只是个宫女?主子有权教训奴婢,这一点,你不会不懂吧?”

    沐兰当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当日之事,我自觉有愧于你,所以,你罚我做你的宫女,我无话可说。但其它人,还没有资格来践踏我。”

    这番话一出,一旁看热闹的华妃顿时变了脸色,表情里充满了猜疑与震惊。敢用这种语气跟东陵无绝说话,还直呼“你”,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东陵无绝眸光渐渐深沉,曾经,她的隐忍已让他意外,那么多天马背上的折腾,双腿内侧磨出血来她也不曾吭过一声。如果这一切不是为了逃跑,他还真会高看她一眼。

    而如今,她又以如此强硬的一面出现在他面前,却是挟持着他的公主与他谈条件。这个女人是嫌命长了吗?

    但,不得不说,她骨子里的狂妄与大胆还真是让人超乎想像,这与他所预期的结果可是相去甚远。

    如果,她这次真能全身而退的话,或许,他从此会对她刮目相看。不过,眼下他并不打算让她如愿。

    “你可想过,你今日得罪朕,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沐兰自是知道他的手段,只轻轻一笑,道:“君上也知道,我若是死了,对君上只有害而无益。当然,我若是能好好活着,我也自会让君上看到我存在的价值。”

    这就是她赌这一把的筹码,押上的,不光是靳宁的公主身份,同时,还有她沐兰自己。只因,她不要像今天这般活得卑微。

    “你的价值?”东陵无绝玩味的看着她,承如她所说,她若是死了,对他的确是会有些麻烦。所以,纵使她犯下那样的过错,他也只选择慢慢折腾她。

    不过,一个偏远小国而已,他还真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别的价值,“那好,朕就姑且留着你这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