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沐兰东陵无绝小说 > 第51章:皇上吃醋了

第51章:皇上吃醋了

 热门推荐:
    身后的莫言也跟着跪下问安,两人显然是刚从朝上赶来,明黄的龙袍与火红的朝服凑在一起,格外耀眼。

    沐兰正在感慨自己终于看到东陵无绝给人下跪的这一幕,身旁的核桃兄突然拉了拉她,示意她跪下。沐兰这才发现,除了她,其它人早已跟着跪了一片,也忙放下鱼,跟着跪了下来。

    “君上快起来吧,咱们母子之间不必如此拘礼。”孟依青不忘在嘴上占点便宜,“国师也免礼吧。”

    东陵无绝这才起身落了座,喝了口宫女端上来的茶,突然目光一转,再度看向沐兰,道:“那边那位怎么瞧着这么眼熟?抬起头来。”

    虽然没有点名,沐兰还是识趣的抬头看向他,拂身道:“臣妾给君上请安。”

    “果然是你啊。”东陵无绝深邃的瞳仁里带着几分清冷,瞥了眼身边的位子,道:“过来坐吧。”

    自问没有招惹到他,沐兰便也坦然的起身走了过去,坐在了他身侧的位置。

    东陵无绝淡淡扫了她一眼,这才看向依旧跪着的核桃兄,不冷不热的道:“应弦,你也过来坐吧。”

    也不知上次皇后邀这核桃兄吃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沐兰明显感觉到东陵无绝待他似乎不如第一次时那么亲近了。

    反倒是核桃兄……也就是东陵应弦颇有些不以为然,吩咐人将他烤的鱼装盘,随意的擦了擦手便坐了过来。

    东陵无绝也不再看他,继而又转向沐兰,似笑非笑的道:“才几日不见,看来你不光是身子见好了,似乎心情也不错啊。”

    他这话实在有些不怀好意,沐兰也只得装没听出来,道:“有君上和太后垂爱,臣妾心情自然是愉悦的。”

    东陵无绝不置可否的哼了声,道:“怕还不只是如此吧?”

    这话便明显是在挑刺了,不就是欲求不满吗?用得着这么处处给她甩脸子吗?沐兰有些好笑的看向他,道:“君上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哦,对了,下毒的事终于水落石出了,臣妾正该好好感谢君上替我做主呢。”

    且不说真正的凶手没有绳之以法,沈嫔的禁足也着实算不上什么惩罚。沐兰并不是希望他把沈嫔怎么样,但他对她的用心也不过如此,她都没有对他不满,他处处跟她找碴是什么意思?

    孟依青听出了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玩笑似的插话道:“皇儿,你莫非是在怨德妃这几天都在陪哀家,冷落了你不成?你也别冲她发火,回头哀家把她让还给你就是。”

    东陵无绝本也不是情绪外露的人,被孟依青这么一笑话,眸中的锐色顿时敛了下去,跟着笑道:“这是朕和她私下里的一点小恩怨,让母后见笑了。”

    孟依青咯咯笑着,连连点头,“你们儿女情长的事,哀家是管不着了。不过,这丫头和哀家甚是投缘,你可不许欺负她,哀家还指着她陪我说话解闷呢。”

    她这番明里的袒护让东陵无绝颇有些意外的看向沐兰,继而笑道:“母后说笑了,朕身为一国之君,又岂会无故为难自己的妃子,是吧?”

    最后两个字显然是针对沐兰的,清冷的眸子无声的向她传递着一个信息,“咱们俩的帐回头再算”。

    沐兰正一脸莫名,东陵无绝已岔开了话题,转向东陵应弦,“你在正好,朕正有事要找你。”

    东陵应弦看戏正看得起劲,显然没想到会牵涉到自己,不由得皱了皱眉道:“我怎么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许是他的年纪还小,又比东陵无绝长一辈,对他的口没遮拦东陵无绝倒也不在意,只浅浅笑道:“应该算是好事,有穷国的华笙公主有意与我们西楚联姻,现在整个皇室,年龄和身份都合适的人选,大概就剩下你了。”

    这个消息无疑是一颗炸弹,东陵应弦脸上的笑意僵了僵,随即竟涎着脸道:“说到合适的人选,君上不是比我更合适吗?反正您已经娶了一个和亲公主,再多娶一个也无妨。我才十七岁,您不会对我这么狠心吧?”

    东陵无绝见惯了他这副无赖相,脸上自然是无动于衷,“你那亲王府也是该有个女人当家才是,一个公主而已,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东陵应弦见这头说不通,不由得哭丧着脸看向孟依青,“太后,您也不救我?”

    孟依青对这事并不知情,此刻看这俊美的少年这么哀凄的看着自己,虽然这哀凄有七分是作戏,心里还是很不忍。可是,这是桩喜事,她没有立场和理由阻止啊,想了想,道:“应弦倒也确实到了安家的年龄,只是不知道这公主相貌品性如何?皇儿,你可要替应弦好好把把关。”

    “这个朕自然会考虑。”东陵无绝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不急不徐道:“如今华笙公主已经在来西楚的路上,秋狩结束前应该能到京城,到时候你们可以先见见面。”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东陵应弦再想拒绝也找不到理由了。又想到离华笙公主到来还有些时间,心里才稍稍放宽了些。

    见他不再有异议,东陵无绝遂吩咐上膳,沐兰烤的鱼也被端上了桌,不过是摆在了东陵无绝面前。沐兰偷偷瞄了几眼,那条鱼只被夹了一小块,便再没动过。心里不禁暗暗可惜,她烤了这么大半天,就这么糟蹋了。

    饭后,东陵无绝自然是要去处理奏折的,东陵应弦大概也是被自己即将到来的“终身大事”扰了兴致,回了晴天水榭,莫言则因为要给太后“例行诊脉”而留了下来。

    有莫言在,沐兰自然不便留下,正要回宫,却被他邀到了偏殿。

    莫言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了当道:“奉劝你一句,不要和旻亲王走得太近,宫里的禁忌你应该很清楚。”

    自从上次的解毒事件之后,沐兰对他也颇有了些好感。但此刻听他这么说,心里很有些莫名,不由得笑道:“国师想多了,我和旻亲王并不熟。”

    莫言摇了摇头,“你认为君上今天会无缘无故对你发脾气?如果不是有人在他跟前说了什么的话。”

    沐兰心中一震,又回想了一下今天的场景,自己和东陵应弦并没有什么越矩的地方啊。至于有人跟他说了什么……想到那天碰上东陵应弦时,荣紫璇那狐疑的眼神,难道是她?

    “难道说,君上突然要给旻亲王赐婚,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我以为,你现在应该没有闲情关心别人的事才对。”莫言唇角浮起一丝浅笑,语气较之先前温和了些,“君上似乎有些生气,我看你还是早些想对策吧。”

    想到之前东陵无绝那个威慑的眼神,沐兰顿时头皮发麻。更荒谬的是,她一个不小心,就想到了某些男人惩罚女人的典型画面!

    随即意识到面前还站了个能看透人心的妖孽,沐兰脸唰的红了,忙收回思绪,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过,我能知道你的立场吗?”

    莫言眼里的笑意多了些意味深长,想了想,才道:“也许,等你真正信任我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

    又玩神秘,沐兰虽然心里有些恼,却也拿他没办法,只得满怀心事的回了自己的锦福宫。

    提心吊胆的想了一整天东陵无绝可能会如何发作,结果,直到她熟睡之前,东陵无绝都没有来。

    第二天,依旧如此。

    于是,到了第三天,沐兰悟了。自己定是傻了,凭什么就认定东陵无绝会马上来找她呢?说不定,把她晾在一边才是他的惩罚方式呢?毕竟,从入驻锦福宫那天东陵无绝来了一趟后,便再没踏足过,这让华妃和淑妃等明里暗里也用不屑的眼神看她,对后宫的女人来说,这应该算是最好的惩罚了吧?

    听佳茹姑姑说,东陵无绝这两日都宿在皇后的凤倾宫,这就是最好的说明。

    按说,她应该松一口气才是,然而,心里又隐约觉得哪里不对。直到孟依青告诉她,秋狩的随行名单定下来了,里面没有她的名字时,沐兰才终于明白这不对在哪里。

    该死的东陵无绝,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

    “我提了好几次,他只说你身体还没好,不宜随行。”孟依青无耐的说着,“真看不出来,这小子醋劲这么大。话说,这都过了好几天了,你还没有摆平他吗?”

    沐兰摇了摇头,也懒得纠正她说的“吃醋”的问题。东陵无绝这摆明了是在等她去求他呢,没准求了也不会应,她才不要如他所愿呢。

    孟依青踌躇了片刻,又道:“有件事,说出来你别怪我。那天游湖,是莫言嘱意我将东陵应弦引过来,说是受人所托,不想让他成天闷在晴天水榭。我想着这不是什么大事,便没跟你说。看来,莫言并不相信我,这次他把咱俩都算计上了。”

    “你是说,是莫言设计的这一切?”沐兰有些不敢置信,如果是这样,莫言提醒她的那些话又算什么?故意设计害她,又假惺惺的来骗取她的信任?

    把那天莫言说的话跟孟依青又说了一遍,孟依青也有些不解,“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想骗你也为他所用?”

    这倒也不无可能,可是,沐兰心里又有一种奇怪的直觉,她可以相信这个人。这种直觉很可怕,却也很强烈。

    孟依青见她不说话,越想越觉得是自己猜的那样,“如果是这样,那我更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宫里了。不如,你今天还是找东陵无绝好好谈谈吧,说几句好话,跟他服个软。总之,想尽一切办法先让他应下再说。”

    跟孟依青商量几个时辰之后,沐兰终于制定了一套完美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