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听说大佬她很穷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三岁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三岁

 热门推荐:
    秦翡早晨起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舒爽的心情,没办法,她昨天晚上真的没有做噩梦,更没有被惊醒,一觉下来直接天亮了。

    所以,秦翡也难得的没有用齐衍早早的喊她,她自己就醒过来了。

    秦翡扭头就看见熟睡的齐衍,小脑袋立刻朝着齐衍的胸口挪了过去,还在齐衍的胸口处顶了顶。

    齐衍在秦翡挪过来的时候就醒了,原本他还以为秦翡又做了噩梦被惊醒呢,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头去查看秦翡的情况,结果,就看见秦翡的小脑袋顶着他的胸口,齐衍嘴角忍不住的勾了起来,抬头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外面的阳光,算是彻底醒过来了。

    齐衍摸了摸秦翡的头,声音还是刚刚睡醒的嘶哑声,带着一丝笑意:“阿翡,一大早你就不老实了。”

    “我今天没有做噩梦诶。”秦翡抬着头,眼睛发亮的看着齐衍,十分坦然的展示着自己的好心情。

    齐衍听见秦翡这句话,这几天提着的心也算是彻底放下来了,笑道:“那就好,那就在躺一会儿,反正也不着急,一会儿我带你出去吃,听说御河那边有一家小吃店特别好吃,你肯定没有吃过,我带你过去尝尝。”

    秦翡没有什么意见,点点头:“行,我再躺躺,我现在不想起。”

    齐衍抿嘴一笑,搂着秦翡一同躺着,眼底全是满足。

    两个人吃了饭,秦翡原本以为齐衍会去公司呢,毕竟,这两天因为她的事情齐衍就已经开始在家里办公了,昨天更是一点工作都没有做,而她昨天也没有做噩梦了,所以,齐衍也不用特意的陪着她了。

    只是,秦翡没想到最后齐衍不仅没去齐氏,而且,还带着她这辈子都没有去过的一个地方。

    秦翡站在游乐场的门口,整个人都是懵的。

    齐衍匆匆的朝着秦翡跑过来,笑着说道:“好了,买好门票了,我们进去吧。”

    “不是,你确定我们要去这种地方吗?”秦翡几乎是怀疑的看着齐衍,她虽然没有玩过,但是,她也知道里面是些什么东西:“这里面都是小孩儿玩的东西吧。”

    “什么啊,你没看见也有很多年轻人在吗?而且,里面的很多有些设施都是需要成年人玩的,小孩儿根本就玩不了。”齐衍指着排队的一行人,里面大多都是年轻的男女。

    “我说的是这种问题吗?”秦翡当然知道这里面有很多年轻人玩,但是,相比较她和齐衍来说,这种东西都不会碰的吧,太幼稚了吧。

    “来都来了,门票都买了,进去看看吧,我也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一直都挺好奇的,走啦,阿翡。”齐衍拉着秦翡的手就朝着排队的地方走过去了。

    秦翡无奈,只能跟着齐衍随着人流走了进去。

    齐衍还在旁边买了氢气球和长颈鹿的发箍,又给秦翡买了棉花糖,自己也陪着秦翡戴了一个狗耳朵的发箍,原本秦翡是绝对不戴的,可是看见齐衍戴上之后,笑的喘不上来气也就随着齐衍给她戴上了,两个照了照片。

    齐衍指着垂直过山车说道:“阿翡,我们去玩那个?”

    秦翡看着游戏设施,一脸难以表达的模样,说道:“我觉得玩那个还不如在飞机上跳伞来的刺激。”

    额……

    齐衍换了目标,将视线转到远处的摩天轮上,对着秦翡说道:“阿翡,要不我们玩那个。”

    秦翡顺着齐衍的手指看了过去,抿了抿嘴,不客气的说道:“我觉得,我们玩那个好不如去世界塔徒手攀一圈来的痛快。”

    咳咳……

    齐衍难以言喻的看着秦翡,又将目光转向了其他的地方,说道:“阿翡,要不去玩碰碰车吧。”

    秦翡沉思了一下,对着齐衍认真的说道:“齐衍,要不我带你去龙岩岗飙个车吧。”

    呼……

    齐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艰难的对着秦翡说道:“其实这个旋转木马也不错。”

    “我在非羽庄园有特权,如果你想骑马,我可以带你过去,绝对比这个刺激,你看它,慢悠悠的,也不知道坐个什么劲儿。”秦翡一脸嫌弃的看着旋转木马。

    齐衍扭头看着秦翡的表情,哭笑不得,所以,在这种气氛下,秦翡小脑袋里面想的都是些什么啊。

    索性,齐衍也不再询问秦翡的意见了,生怕秦翡在说出什么语出惊人的话来。

    齐衍拉着秦翡的手,直接朝着过山车走过去,笑着说道:“阿翡,跳伞这些东西你已经玩过来,我们今天就是过来玩一玩你没有玩过的东西,所以,今天剥夺你的选择权,你就跟着我就行,先从这个过山车玩。”

    秦翡看着齐衍兴致勃勃的模样,虽然十分的嫌弃,但是,到底还是跟着齐衍过去了。

    过山车、摩天轮、碰碰车、旋转木马……两个人全都玩了一遍了。

    秦翡被齐衍从旋转木马上抱下来,秦翡还一脸兴奋的问道:“齐衍,你给我拍照了吗?”

    齐衍拉着秦翡的手往外走,看着秦翡明显是玩嗨了的模样,笑道:“拍了,好几张呢,一会儿咱们吃饭的时候你看看。”

    秦翡点点头,笑嘻嘻的说道:“我还以为这种东西没什么还玩呢,结果,都还挺不错,主要是,我都没有玩过。”

    “吃冰淇淋吗?听说这里的冰淇淋特别好吃。”

    “吃。”

    两个买了冰淇淋,齐衍蹲在地上给秦翡又拍了两张照片,看着手机里面的照片,看着照片里面秦翡的笑容,齐衍嘴角也勾了起来。

    “那边还有海盗船,我们过去看看。”

    “嗯嗯嗯,一会儿我还要去水上的那个地方玩,我刚刚在摩天轮上看见了,一看就觉得应该比这边好玩,我还记得我以前在中海那边困了十六个小时,我当时看见海我都想吐了,不过,我还是想要过去看看。”秦翡笑道。

    齐衍拿着冰淇淋的手一僵,眼底闪过心疼,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不对劲儿,笑着拉着秦翡朝着海盗船那边去了。

    齐衍带着秦翡玩了整整一天,中午就直接在游乐园里吃的,一直到下午三点才离开。

    秦翡这一天是真的玩的很尽兴,临走的时候,虽然累的要命,可是依旧心情却是明显的高兴的。

    晚上,两个人凑在沙发上,齐衍把照片发给秦翡,说道:“我们发个朋友圈吧。”

    秦翡有一瞬间的疑惑和迷茫,显然对于朋友圈这种东西有些陌生。

    齐衍自然也知道,秦翡的朋友圈真的是比他还空,和他以前的朋友圈是完全一样的,不过,近一年来,因为秦翡的缘故,齐衍倒是发过一些,但是,秦翡是真的没有发过。

    齐衍把自己找出来的九张照片发给了秦翡,然后自己在朋友圈上发了出去:“今天是三岁的小朋友。”

    齐衍发完,然后递给秦翡看,笑道:“就是这样的,你也发一个吧。”

    秦翡看着齐衍发出去的东西,一脸嫌弃的看着齐衍,说道:“你这也太幼稚了吧,而且,你发这个做什么?”

    “分享啊。”齐衍理所当然的说道,以前,他和秦翡的心情是一样的,在齐衍看来,那天天在朋友圈里发东西的人,真的是闲着没事干的人,一天到晚都是吃喝玩乐,要不就是养生修行,还有种花饮茶的,齐衍从来不堪朋友圈,但是,每每翻到的时候,都是不太理解这些人的想法,可是,当他第一次发出去关于秦翡的朋友圈的时候,齐衍才算是明白那些人都是什么心理了,应该是炫耀的心理吧。

    反正,他发的时候就是这种心理,而且,炫耀的同时,还十分得意,心情也愉悦。

    想到这里,齐衍对着秦翡说道:“你不想让你朋友圈里的人知道我的存在吗?”

    秦翡倒是没有这么想过,可以说,她从来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现在被齐衍这么一说,秦翡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她的朋友,似乎除了林慕戍他们几个人还真是不知道齐衍的存在,秦翡都能想象到,如果,她这条朋友圈一发,她的消息能够炸成什么样,这么一想,秦翡立刻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能发。”

    齐衍一愣,看着秦翡的目光不可置信,随即,脱口而出:“阿翡,你是不是觉得我见不得人啊?”

    秦翡看着齐衍,无语的说道:“你想什么呢,我是怕我的手机被打爆了,他们一个个都是好事者,等结婚的时候再说吧,现在就别告诉他们了,我头疼。”

    秦翡这么一说,齐衍也是理解,他当初在褪色带走秦翡的时候,公开了秦翡的身份和他的关系,那一晚上他也没有怎么说,各种电话和消息的问候,即便是这样,在过年的时候,也来了不少人,确实是很累人。

    这般一想,齐衍自己就把自己给攻略了,觉得现在确实还是不需要秦翡公开,太烦人了。

    不过,齐衍自己还是很乐忠于发朋友圈的,而且还是今天比较有纪念意义的时候齐衍看着朋友圈下面的评论和点赞,嘴角弧度却怎么也落不下来。

    偶尔,齐衍看见评论的比较让他高兴的语言,他还是心情好的给回了过去几句。

    秀恩爱这种事情,齐衍从来没有想过,但是,却真的是有些上瘾。

    晚上,齐衍再次给秦翡讲了一遍远山寺庙的故事,看着秦翡睡着,这才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唐叙白这一天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都被他给挂了,连同秦翡那边的手机消息,唐叙白也发过去了,不过,也都被他给挂了。

    现在秦翡睡着了,齐衍这才有时间给唐叙白回过去。

    “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唐叙白支支吾吾的,许久,才问道:“齐哥,嫂子没事吧。”

    秦翡的事情发生之后,唐叙白是打电话过来问过的,齐衍并不觉得唐叙白今天打了这么多电话是因为秦翡的事情,不然,他真要问问唐叙白是什么意思了。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吧,阿翡睡觉了,我得赶紧过去。”

    唐叙白轻咳一声,这才开口说道:“我就是想问问嫂子知不知道许郁……许郁和慧茹是什么关系啊。”

    “什么意思?”齐衍蹙眉。

    电话那头的唐叙白似乎也是有些不想深问了,立刻说道:“没什么,齐哥,你快回去吧。”

    齐衍眯了眯眼睛,他虽然不知道许郁和张慧茹现在是什么关系,但是……

    齐衍提醒的说道:“唐叙白,不管他们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应该都不关你的事情了,你们已经分手了。”

    电话那头的唐叙白沉默了很久,最后,只是嗯了一声。

    齐衍不知道唐叙白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但是,他也只能提醒而已,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义务了,而且,他家的事情他还管不过来呢,哪有时间去管唐叙白的事情。

    索性就挂了电话,直接回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