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玄幻小说 > 墨景修秦暮晚全文免费阅读 > 第175章 一点小伤而已

第175章 一点小伤而已

 热门推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南辰目光关切地看向秦若仪,声音柔和。

    秦若仪扯了扯嘴角,笑得几分勉强,“没事,不过是一点小伤而已。”

    南辰却不这么认为,他伸手握住秦若仪的肩膀,一脸认真地开口,“若仪,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的。”

    秦若仪缓缓抬眸看向他,眼里隐隐有泪光闪动。

    “南辰。”她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

    “我在呢。”南辰急忙出声,眼底的关心清晰可见。

    秦若仪就这样怔怔地看着他,眼泪就不由自主地落下了。

    “怎么了?”

    南辰的声音既无措又紧张。

    秦若仪不语,扑进南辰的怀里。

    南辰愣了一下,而后有些激动地伸手抱住她。

    秦若仪在南辰的怀里,假装委屈地哭了一会儿后,缓缓从他怀里出来。

    她双眼微红,让人看了不由心生怜悯。

    “若仪,你做我女朋友吧?”南辰认真地看着她,语气郑重地说。

    “南辰……你,我现在,已经配不上你了。”

    秦若仪微垂着头,声音透着些许低落。

    南辰却是一脸坚定地看着她,握着她的手,掷地有声,“若仪,你知道的,我对你是真心的。绝不是因为你的家世,我喜欢你的,只是你这个人。”

    听着这些话,秦若仪的心里微微有些感动。

    “好。”秦若仪最终含泪点了点头,同意了。

    “若仪,你这是答应我了吗?”南辰有些就不可置信地看着秦若仪。

    秦若仪肯定地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应,南辰激动得差点从位置上跳起来。

    他看着秦若仪,眼里的欢喜都快要溢出来了。

    他激动地抱住秦若仪,嘴上不停地念叨着,“太好了,太好了。”

    秦若仪目的得逞,心中自然也是欢喜。

    两人相拥了一会儿,彼此放开。

    南辰再次拉起秦若仪的手,看着那处淤青,“现在,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了吧?”

    秦若仪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我们家没落了,我没有办法继续上学。于是,就只能跑跑龙套,赚一些钱补贴家用了。”

    “这个伤,是我昨天在跑龙套的时候,不小心磕到的。我已经上过药了,没事的。”

    秦若仪解释着。

    南辰听了,满眼心疼。

    旋即,他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秦若仪,“若仪,这钱那你先拿着,你学业的事,我可能帮不上忙。不过,工作的事,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他说的这话并不假,南家名下其实有一家娱乐公司,虽然资源算不上是最好的,但总比现在她一直跑龙套强。

    而那张卡……

    “不行,南辰,这卡我不能要。”秦若仪想也没想,伸手推了推他手上的那张卡,示意他收起来。

    南辰却是坚持,“若仪,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我希望你能接受。”

    “可是,我要是收了这钱,就感觉我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你的钱一样。我不想这样,我是真的喜欢你,知道你是真的对我好的,我才答应跟你在一起的,绝不因为钱。”

    秦若仪再次拒绝。

    可南辰却是不管,仍旧坚持,“若仪,我知道,这钱是主动、自愿要给你的。你不要在意别人的想法,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现在,你是我的女朋友,我理应照顾你。”

    最后,秦若仪无奈,只好收下,“谢谢你,辰。”

    另一边,凌青雨没有了江随云的帮助,便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她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只能从叶婉清那里下手。

    墨景修那里根本没有办法下手,上次她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可以和他一起吃午餐。

    可他倒好,让双方的助理一起去吃,还故意让顾言坐在两人中间。

    一顿饭吃下来,两人的交流才不过几句话,而且全都跟公事有关。

    很明显,从他身上,自己根本没法下手。

    思索一番后,凌青雨起身去换了一身衣服,拿上自己做的糕点,出门了。

    没一会儿,凌青雨就抵达了墨家大宅。

    这时,叶婉清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杂志。

    “阿姨,好久不见。”

    凌青雨带着大方得体的微笑,乖巧地问候。

    “青雨来了,坐吧。”

    叶婉清的语气很是客气。

    凌青雨点点头,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阿姨,我自己做了一些糕点,想拿给您品尝一下。”

    凌青雨将手中的手编竹篮放到一旁的桌上,将里面的糕点一一拿出来,放到叶婉清的面前。

    叶婉清淡淡地看了眼桌上的那些糕点,回道:“你有心了。”

    “应该的,阿姨对我这么好,我当然时刻惦记着您。”

    凌青雨的语气仍是十分热络。

    可叶婉清却依旧不温不火,“你这么乖巧,你爸妈真是有福气!我可真是沾了你爸妈的光。”

    “阿姨,您过奖了。”凌青雨回应,但心里开始有些不适了。

    要知道,之前叶婉清对她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可现在,就因为一个秦暮晚,她竟然这样对她!

    那个女人不过是一个从乡下来的野丫头,哪里比得上她!

    凌青雨实在是不甘心,接着试探道:“阿姨,秦小姐没有过来看看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