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玄幻小说 > 墨景修秦暮晚全文免费阅读 > 第68章 你去死吧

第68章 你去死吧

 热门推荐:
秦雄说得声情并茂的,可秦暮晚却是一个字也不信。

她勾起唇角,冷笑了一声,“别假惺惺的了,你是为什么而来,你以为我当真不知道吗?”

秦雄微愣了一下。

“是为了秦氏的股份吧!”秦暮晚毫不留情地说破。

被一眼拆穿,秦雄瞬间就噎住了。

“你别白费力气了!这股份现在已经被七爷买了,现在已经是墨氏的产业了,你就算是找我,也没有用!”秦暮晚直接说明。

“你撒谎!”

秦雄顿时就怒了,“墨总明明就说了,要将那些股份送给你当嫁妆,你怎么可能做不了主?我告诉你,秦氏是秦家的产业,你必须得把那些股份交还给我。”

呵,这人还真是无耻!

秦暮晚冷嗤一声,当即怒怼,“这秦氏当真是秦家的产业吗?当初你欺我妈妈病重,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你怎么还有脸,在这跟我说这些话呢?”

“怎么没脸了!你妈都已经嫁给你爸了,那她的东西自然也是你爸的,秦氏当然就是秦家的了!你身为秦家人,胳膊居然往外拐,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杨新月实在是气不过,秦暮晚就是一个乡下回来的丫头,有什么资格这样对待他们。

重点是,她的嘴边还总是挂着苏若颜,而她,最讨厌听到那个女人了。

“是啊,我是秦家人,所以秦氏落在我的手里又能怎么了?它还是姓秦,不会变!”

“你……你真是个白眼狼!枉费你爸养你这么多年。”杨新月被气得胸口微微上下起伏。

“呵,养我?”

秦暮晚轻嗤一声,“你怕是耳朵不好使吧,我爸刚刚可是亲口说了,是他没有照顾好我、亏待我!”

杨新月被怼得哑口无言,脸色青红不定。

秦暮晚看了几人一眼,实在是不想再跟这些人浪费口舌。

于是,她看向秦雄,厉声道:“想要我把股份还给你,做梦!这一辈子都不可能!”

说完,秦暮晚转身就要走。

秦雄震怒,“你这个孽女,给我站住!”

自己都已经这般低声下气了,她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

可秦暮晚却恍若未闻,继续往前走。

杨新月恼火无比,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她当即就追了上去,“秦暮晚,你给我站住!”

“秦暮晚,你听到了没有!站住!”

杨新月一边追着,嘴上一边喊着。

但秦暮晚一概不理会,径直往前走着。

杨新月气不过,趁着走廊上没人的时候,居然拿起旁边的一个用来摆设用的花瓶,朝秦暮晚的脑袋狠狠砸去。

“秦暮晚,你去死吧!”

秦暮晚一下就察觉到不对,随即转身。

结果,她就看到一个花瓶朝自己砸过来。

秦暮晚的反应很快,当下就伸手去挡。

随着“砰——”的一声脆响,花瓶碎裂,秦暮晚的手臂被砸了个正着。

杨新月似恍然,有些无措地看着秦暮晚。

这会儿,服务员听到了动静,也赶过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服务员惊呼一声,急忙来到秦暮晚身边,轻扶着她的手臂,询问道:“你没事吧?”

秦暮晚眉头紧拧,疼得说不出一句话,整张小脸都快要扭曲在一起了。

见她这样,杨新月的心里更加慌了。

“不是我,不是我。”

她轻声呢喃了一句,便慌乱地转身逃走了。

秦暮晚见状,气得浑身都在发颤,眼神冷厉地盯着杨新月离开的方向。

“我送你去医院吧?”服务员询问道。

秦暮晚的手臂倒是没怎么流血,就是被割了一道口子。

但是方才花瓶砸下来时的那股力道,震得她整条手臂都麻了,骨头也隐隐作痛。

“不必了,我回学校的医务室拿药就可以了。”

秦暮晚疼得脸色都发青了,但还是拒绝了去医院。

服务员只好点点头。

秦暮晚离开翠园楼,就直接回了学校,径直往医务室走去。

医生人很好,一下就认出了秦暮晚,看到她手臂上的那道口子,询问道:“这是怎么弄的?摔的吗?”

“嗯……”秦暮晚没有过多解释。

医生轻轻抬起她的手臂,轻声问道:“什么位置疼?”

手臂上的痛感渐渐回来了,医生轻轻一握,秦暮晚就疼得倒抽了口冷气。

医生皱眉,“这应该是伤到里面的筋落了,但骨头不知道有没有事,我建议你去医院拍个片,看看具体情况。”

“我待会儿还有课,下课后再去吧。”秦暮晚说着,收回手臂。

医生却不赞同,“不行,你这伤有些严重,必须赶紧去医院看看。”

“可是……”秦暮晚还是想上完课,再去医院。

这时,江随云从外面进来了。

他是来拿点止痛药的,班上有同学肚子疼,不想却遇见了秦暮晚。

看到秦暮晚的手臂,他的不由询问,“你这是怎么了?”

不等秦暮晚回答,医生倒是率先说了,“随云,你来得正好,帮老师带这位同学去医院拍个片子吧。这万一骨头裂了,还是要趁早治疗的好。”

秦暮晚压根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让江随云带她去,还不如自己去呢。

于是,她妥协道:“老师,算了,我自己去吧。”

说着,秦暮晚就站起身,往外走去。

江随云见状,迅速跟老师道了个别,就转身追出去了。

他伸手拽住秦暮晚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冷肃开口,“你都受伤了,逞什么强!我带你去医院。”

而后他拉着秦暮晚,就要离开学校。

“江随云,你放开我!我自己可以去,不需要你管!”

秦暮晚挣扎着,可男人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去。

直到上了车,秦暮晚知道自己再挣扎也没有用了,便放弃了。

途中,江随云瞥了一眼,她手臂上的伤,再次问道:“手臂是怎么搞的?”

“摔的。”

丢下这两个字,秦暮晚便不再说话了。

见她没有多说的意思,江随云也没有多问。

旋即,车子抵达医院。

办理了一系列的手续后,秦暮晚终于拍完了片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