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混都市 >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 不会醒的噩梦

正文 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 不会醒的噩梦

 热门推荐:
    夜深人静。

    皇城之中,九龙殿中。

    二皇子坐在床榻边上,侍女在给他捶背、按腿,他的脸色却有些难看。

    原本这个时间,他应该是在纵情享乐,为所欲为的。

    但今天,刚刚,他收到了消息,说是关押国师的那个地下密窖起了大火,这就让他心情一下子不好了起来。

    国师对他而言,并没有多重要。

    但是,明天就是当众斩杀国师的日子了。国师,也是他们向整个怀南国的民众立威的重要工具。

    若是今晚国师死了,甚至都被烧成焦炭了,那明天的立威仪式还怎么举行啊?如果举行不了,那对云照国彻底掌握、控制整个

    怀南的计划,可是有着不小的负面影响的,那可就令他有些不舒服了。

    所以,他刚刚加派了不少人手,去地窖那边帮忙灭火,现在呢,也是在等待回音。

    又过了几分钟……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在殿门口停了下来。

    云轩一听到这脚步就知道是传信的来了,“放他进来。”

    殿门外的士兵立马听令放行。

    一个士兵快步走了进来,跪在殿中,对着云轩道:“殿下,地下密窖的火已经被彻底扑灭。救援过程中,由于地窖空间封闭,燃

    烧的浓烟又极为致命,导致我军有三名士兵死去,七人被浓烟迷晕,已经全部运去救治了。起火原因,目前怀疑是仓库内一些

    干燥东西被照明用的火把不慎点燃,导致的。”

    云轩听到这些伤亡情况,倒是内心毫无波动、一点也不关心。他立马问道:“那国师呢?国师死了没?”

    士兵微微一怔,没想到皇子会突然问这个,顿了顿,道:“殿下,长官派我来传的命令里,并没有关于国师的部分,所以我也不

    清楚。地窖内太过混乱,浓烟还未消散,一时间还无法清点,国师是什么情况,我们可能也不知道。但是……殿下应该不用担

    心,关押怀南国师的地区在整个地下密窖的东部。而发生火灾的仓库区在地窖南部,相隔甚远。就算是浓烟,估计也没有多少

    能飘到监牢区域,肯定是无法杀死国师的。”

    云轩听到这话,才算是松了口气,“行吧,只要国师没死,哪怕是熏晕了,也没太大关系。明天能上刑场就行。”

    士兵点了点头,而后,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道:“哦对了,殿下,还有一事需要向您禀报——怀南国的二公主索凤,直接拿着

    您的令牌,说要见国师。长官见令牌是真的,就一切服从她的命令了。不过……在后面救灾的时候,我们的士兵就无暇关注她

    了。”

    “索凤?”云轩微微一怔,然后想起了什么,道,“哦对了,我是让她去找找国师,看能不能在最后关头盘问出一些消息来。那…

    …她现在怎么样了?”

    “呃……一直到救援结束,我们都没再看见她的踪影。估计……她可能还在地窖里。”士兵表情微微凝重,如实说道:“以她没有

    武功的普通人之身,不排除……被浓烟迷晕、死去的可能性。”

    “诶?”云轩听到这话,脸色微变。但他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哀伤,只是有些惋惜,“可惜了……这么好的玩物,怎么就这么死了呢?唉……也罢,死了就死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

    士兵听到这话,都愣了一下,没想到皇子对这索凤倒是一点不在意。他怔了怔,道:“呃……好的殿下。那您有什么命令要下达

    给小人的长官么?小的可以一并传回。”

    云轩想了想,道:“赶紧把国师的情况确定一下。如果没死,就保住他的命。如果死了,至少保住他的身体外型,别都被烧坏、

    熏坏了。明天仪式上还要用呢。”

    “遵旨!”士兵立马点头道,起身离开。

    宫殿里重归平静,只剩下侍女捶腿按肩的声音。

    但不知为何,云轩突然有些烦躁。

    他挥了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几个侍女微微一僵,然后都乖乖点头鞠躬,转身要离开宫殿。

    可她们刚走了几步,还没到门口……

    “噗通——”一个侍女忽然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噗通噗通噗通……”其他几个也跟多米诺骨牌一样跟着倒了下去。摔在地上就不动了,似乎是昏迷了。

    随后,宫殿外也传来一阵人体倒地的声音,还伴随着一些金属和布片摩擦的声音——那似乎是倒地是盔甲发出的声音。

    整个宫殿内,一下子更加安静了。

    静得有些可怕。

    云轩看到这一幕,顿时一愣,睁大眼睛,看着那几个倒在地上的侍女,倒吸了一口凉气,喊道:“喂!你们几个,干什么呢?起

    来啊!喂!你们躺那干嘛,快起来啊!”

    几个侍女已经彻底扑在了地上不动了,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云轩心中更加发寒了,连忙大声喊道:“来人啊!卫兵?侍卫?都给我进来!来人啊!”

    可无论他怎么大喊,整个宫殿内外,都一点声音没有,静得吓人。云轩只能听到自己愈发急促的呼吸声与隐隐的心跳声。

    “什么情况啊这是?我……我是在做梦么?”这反常的一切让云轩都有些懵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噩梦。

    “眼下的一切,对你来说的确是个噩梦,只是,这个噩梦,不会醒了,”一道声音传来。

    一道身影,就像是凭空浮现一样,骤然出现在了云轩的面前,两米外的地方。

    云轩被吓了一跳,浑身一僵,抬头看向这个突然浮现的身影。

    看到这个人的容貌的一刹那,云轩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甚至有些发情,浑身的寒毛都瞬间竖起来了。

    “杨……杨……杨天?怎……怎么是你?”云轩瞪大了眼睛,满眼都是惊恐与不敢置信,“你不是已经离开了怀南国了吗?你怎么

    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离开了,就不能再回来吗?”杨天冷漠地看着云轩,道,“你们敢对怀南出兵,大概就是已经判断了我不会回来,对吧?可现

    在我回来了,你们,也该付出应有的代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