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科幻小说 > 医神至尊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二章苏南的条件,姜东元的无奈!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二章苏南的条件,姜东元的无奈!

 热门推荐:
    第三百二十二章苏南的条件,姜东元的无奈!

    



    一想到红天派这么多年的药田,全部被搬走,姜东元便感觉到,自己的内心,甚至说痛到让自己简直是有一些无法呼吸。

    



    刚才的时候,强硬压制下去的伤势,仿佛是又要爆发了一样!

    



    等到最后,姜宗元又发现,人间仙人的眼神似乎直直的盯着那些建筑,然后又从那些建筑的地面部分,移动到地下的部分。

    



    姜东元更是一时之间感觉到,内心掀起来了一个惊涛骇浪。

    



    因为姜东元发现,每一次人间仙人的眼神盯着的地方,其实都是那些地下建筑里面的枢纽。

    



    整个红天派的这些建筑的关键所在,好像没有一处能够逃得开人间仙人的法眼。

    



    一想到这一点,姜东元实在是感觉到震撼之余,有一些不敢相信。

    



    因为如果不是姜东元本身在红天派建筑刚刚建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图纸都了然在心的话,估计姜东元也根本不会知道,自己的这个红天派的建筑,到底每一处地下建筑的关键节点,是在哪里。

    



    那些转换的地方,到底出现在何处。

    



    可是,姜东元实在是没有理由想象得到,人间仙人根本就是刚刚来的红天派,却能够对于红天派地下建筑的节点一清二楚,每一个关键的地方所在,都逃不过人间仙人的眼睛。

    



    心中震撼的姜东元,突然之间,把刚才的时候内心产生出来的那种肉痛的感觉,都给遗忘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为什么?人间仙人为什么能看到这一切,对了,之前的时候,人间仙人曾破开冯敬龙冯长老他们的那些红天阵法,以一己之力打败了数百人,这绝对并不是代表着,人间仙人体内的功力能量,能够雄厚到一个人比之于数百人还要更加的强大,哪怕人间仙人已经强大到那样的地步,但是相同的一个能量之下,人间仙人也不可能那么快的就解决掉一切,除非……”

    



    一想到这一点,姜东元的眼前不由得一亮。

    



    姜东元感觉到,自己已经抓住了事情的中心,已经抓住了为什么人间仙人能够有这样的种种奇迹出现。

    



    “人间仙人本身对于阵法相当的熟悉,对了,一定是这样,所以人间仙人才能够找到那一个红天阵法的漏洞,同时,也能够看到这些建筑当中那些关键的节点,不过,这也足够说明一件事情了……那就是人间仙人对于整个所有的阵法,都有着相当程度的钻研!”

    



    “人间仙人绝对是一个阵法大师,我的天哪,不但是修为境界实力超级的强大,都能够碾压我,而且还是一个阵法大师,这样的人如果不交好的话,怕是这样的人精彩绝艳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我的徒弟萧天离了,虽然我不愿意承认这件事情,但好像这是真的,所以实在不行,如果他要要钱就给他吧,只要不太过分,不然我宁可拼一个鱼死网破。”

    



    在姜东元的内心当中,已经给人间仙人下了一个判断,那就是比之于自己的徒弟萧天离,还要更加的强大,比之于自己的徒弟萧天离,还要更加的多元化,多样

    



    化,在每一个领域似乎都很强大。

    



    除去了本身修为境界实力非常强大之外,似乎这个人间仙人在阵法之上的理解,也非常的强大,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阵法大师。

    



    虽然一再给人间仙人提高身份地位,但是姜东元还是发现了,人间仙人居然已经强大到,好像让自己仰望的程度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在姜东元的内心当中,想起来了自己的徒弟萧天离。

    



    虽然说认为人间仙人好像比之于自己的徒弟萧天离,还要更加的精彩绝艳。

    



    但是精彩绝艳,只能够说明这个人是非常的一个天才人物,因为他年纪轻轻就能够取得如此成就。

    



    但是姜东元相信,如果真正的让萧天离和人间仙人相互战斗的话,还是自己的徒弟萧天离能够赢。

    



    一想到这一点,姜东元有一些弯曲的脊梁,不由得再度的挺直,整个身躯也不再唯唯诺诺。

    



    随后,只听着姜东元对着苏南说道。

    



    “我真的很想要知道,人间仙人小友,你到底想要一些什么东西?”

    



    忍不住,姜东元如此的说道。

    



    而另外一边的苏南,在观看到了这些红天派的建筑底下的时候,又看了看哪一个地方应该是比较重要之后,不由得对着姜东元一笑。

    



    听着姜东元的话,苏南知道,这就是相互交换想法的时候了。

    



    而苏南也相信,其实自己做的并不过分,所以苏南开口说道。

    



    “我要的东西,其实都非常的简单,首先就是三块云山湖里面的云山石,这种造型奇特的石头是你收藏的,你应该知道,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总之将它拿出来,这个要求对你来说不难吧,另外,我还有一个要求,就是让我翻看一下咱们红天派的各种典籍。”

    



    “当然了,像是一些炼丹室以及一些典籍室,还有着着一片药田,我希望我都能够自由的出入,而且想用就用,你也可以不答应,但是如果你不答应的话,姜东元老爷子,不好意思,那我只好再度的出手了,我这不是威胁,我只是觉得你们红天派不仁在先,就别怪我不义!”

    



    听着苏南仿佛是漫不经心的话,姜东元怒了,彻彻底底的怒了。

    



    如果不是有着苏南最后的几句话,姜东元恨不得当场就发作了。

    



    在姜东元看来,你人间仙人要我几块云山石也就罢了,虽然说那云山石也是宝贝,对于修炼很有好处,但是和整个红天派比起来,什么也不是,给你也就给你了。

    



    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说炼丹室典籍室以及那一片药田等等重要的地方,你都可以随意出入。

    



    你以为你是谁?

    



    你以为你是红天派的太上长老姜东元,我自己吗?

    



    正待姜东元准备发怒的时候,姜东元突然听到了后面的几句话,怒火开始逐渐的有一些熄灭的程度。

    



    姜东元知道,面前的人间仙人,别看年纪小,但绝对不会开玩笑。

    



    从刚才的时候,他能够破开红天阵法,让红天派的长老和弟子,数百人都受

    



    伤而无动于衷。

    



    当那鲜血遍布高台之上的时候,自己第一眼看上去,都有一些感觉到头皮发麻,但是人间仙人却无动于衷。

    



    甚至到最后,人间仙人把自己的左手臂爆掉的情况之下,也根本完全的没有任何的顾忌,就好像在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人间仙人绝绝对对属于那种冷血的人。

    



    再一想到人间仙人的最后一句话,红天派对他不仁,所以他才对红天派不义。

    



    一想到这句话,姜东元原本挺直的脊梁,再度的软了下来。

    



    因为人间仙人说的话是对的。

    



    先别说是否红天派对人间仙人不仁在先,光是凭借着红天派本身已经惹怒了人间仙人,和人间仙人发生了一场战斗,甚至自己都和人间仙人发生了一场赌斗,而且自己输给了人间仙人。

    



    就凭着这一个状况来讲,自己就应该答应人间仙人的这个条件。

    



    更何况,人间仙人不但是一个修为境界实力极其高深的人,而且是一个阵法大师来看,哪怕自己阻拦人间仙人,当人间仙人把自己杀死之后,整个红天派,还不是人间仙人说什么样就什么样。

    



    这些阵法对于人间仙人来说,算个什么!

    



    一想到这一点,嘴角之上,姜东元已经满是苦涩!

    



    “罢了,罢了……不过,人间仙人,今天虽然是你赢了我,而且也是我们红天派不对在先,但是等我们的掌门回来,我的徒弟萧天离会当面再度的向你讨教,到时候,咱们之间说好了,绝对不会对你下杀手,但是如果你输了,那么这样吧,你就加入我们红天派,成为我们红天派的一名太上长老,如何?”

    



    如果姜宗元说的话,是萧天离当面向着自己讨教,而且会下杀手,生死勿论的话,现在马上苏南就把这个姜东元给杀死。

    



    但是,姜东元这样的一席话,而且还说,要苏南成为红天派的一名太上长老,苏南也就没有什么话说了。

    



    不过,苏南听到这里之后,不由得一笑,然后对着姜东元说道。

    



    “既然太上长老你说实话,那么我也得说实话了,先前的时候,我使用的九阳十三针,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所以每隔一段时间,说实话你都会应该有伤势发作,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说的是实话。”

    



    “但是你不会死,只要有一名先天宗师为你在一旁分担功力能量,你不但一点事没有,而且你的修为境界实力还会精进,只不过,这时间大概需要足足三四个月吧,所以在这三四个月当中,萧天离应该没有什么功夫来去找我讨教,估计得谨防着你伤势复发,好了,我不与你多说了,现在赶紧的把云山石先给我……”

    



    “什么?”

    



    姜东元脸色一变,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根本没有想到,苏南还有这样的后手。

    



    要不是苏南告诉他,姜东元估计,哪怕死自己爆发强大的伤势了,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呢。

    



    咬着牙,姜东元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