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趣阁 > 其他小说 > 荒诞推演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爱丽丝地狱(21)-敌对任务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爱丽丝地狱(21)-敌对任务

 热门推荐:
    在同一时间,古堡的各处都响起了一个嗓音单调的广播。

    



    广播内容与虞幸听到的差不多,只不过在后面加了一些新的措辞——

    



    “破坏者目前正在雕塑展览馆内,希望各位游客踊跃参与抓捕,如果放任一个破坏秩序的顽劣家伙逃窜下去,爱丽丝一定会生气的。只不过现在爱丽丝还不知道是谁进行了破坏,她利用馆内灯光在犯人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雕塑印记,只能保持三十分钟。所以首先,游客们需要确定犯人身份,找到犯人身上的雕塑印记,将犯人交给管家处理。”

    



    “做出贡献的游客将得到丰厚的活动奖励,这将会是本次游乐园参观中难以忘怀的经历,祝游客们玩得开心。”

    



    槐面上露出一丝惊讶,他收回正打算推开身前华丽栏杆的手,有些疑惑地道:“雕塑展览馆,不就是我们卧室窗户外面的那片场地吗?有人找到了下去的路?”

    



    此时他鼻梁上多了一副银边眼镜,多亏了这件辅助型祭品,他才能找到隐藏在墙壁中的暗门,发现通往副楼的长廊。

    



    长廊前有一道栏杆门,他可以透过一道道栏杆看到干干净净的廊上情形。

    



    听到他的疑问,一个女声接了腔:“不仅如此,甚至还触发了任务呢。不管这个人是有心还是无意,总之,对方似乎闯了点祸……我们要不要去凑个热闹呀~”

    



    “可我们不知道前往雕塑馆的路,之前我们的精力都没有放在那边,现在临时找,可能只会浪费时间。”槐没怎么犹豫就放弃了,别看他们在二楼,离一楼好像很近的样子,事实上想下到一楼雕塑馆,还不知道要绕多少路,上上下下多少次呢。

    



    说到这里,他有些无奈地看了身旁的荒白一眼,然后一脸惨不忍睹地转过了头:“更何况……你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做什么。”

    



    荒白身上披着一件印着美少女头像的床单。

    



    就只有一件床单。

    



    她正用把床单披在肩上,用两只手固定住,包得像个粽子,根本连一只多余的手都伸不出来,更别说进行“抓捕”这种活动了。

    



    “说的也是。”荒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嘿嘿一笑。

    



    这是她的祭品【盗铃】??披上去之后使用能力,只要她不出声??别人就发现不了她??相当于一件隐形斗篷。

    



    比隐形斗篷好的是,它连气息也可以遮蔽??并且与荒白的意念挂钩,只要荒白坚信自己“不会被发现”??隐藏行迹的效果就会更加强。

    



    在两人找到通向副楼的走廊时??系统提示他们要找钥匙,而钥匙就挂在……一个名为怨尸研究员的巨大实体鬼物的腰带上。

    



    从那鬼物的体积和吓死个人的尖锐管道武器来看,整个古堡恐怕没有能和它刚正面的东西存在——除了尚未显示出鬼物一面的大boss爱丽丝。

    



    两人当然也不会作死的去刚正面,事实上他们在触发了怨尸研究员的鬼物通知书后就在嘀咕到底是哪个变态搞出了这么一个恐怖的玩意儿。

    



    为了拿到钥匙??荒白披上了【盗铃】??并且使用了另一个利于消除痕迹的祭品【普通橡皮擦】,在槐的青蛇掩护下这才有惊无险地偷到了钥匙。

    



    拿到钥匙逃回来的荒白脸都绿了,好在走廊上的栏杆门得以打开。

    



    然而,【盗铃】这件祭品,有一个非常令槐难受的副作用??那就是……在使用了强大的隐蔽能力之后,使用者将全身上下只有这件床单??无法穿戴任何其他服饰,持续时间为二十分钟。

    



    想穿其他衣服的话??那些衣服会被【盗铃】偷走,不知所踪??直到持续时间结束才会重新出现在使用者身上。

    



    荒白身上的爱丽丝地狱卫衣和裤子也遭遇了偷盗??所以……她现在只能裹着床单到处走了。

    



    好在床单够大??也够厚实,其实荒白就像是披了件大斗蓬,她一点也不尴尬,甚至举手投足间仍然带着平时的豪迈,只苦了槐,接过钥匙开了门后,他几乎都不敢往荒白那边看了。

    



    “那我们去副楼吧,嘿嘿,其实不去也好,女人的直觉告诉我,敌对任务说不定是那个幸触发的哦~不去的话就不会对立了!”荒白用被床单覆盖的胳膊肘捣了捣槐,示意他推栏杆门。

    



    槐心道,女人的直觉?我信你个鬼!

    



    他算是看出来了,荒白的实力远远超出他的预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名气,不是明星推演者。

    



    她要是说任务是幸触发的,说不定就是有什么手段确认了这件事。

    



    槐心里默默为虞幸加了个油,他对于爱丽丝提前加入战场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感觉,无非是多一个更恐怖的游荡鬼物,在近距离面对过怨尸研究员后,其他鬼物短时间内很难对他造成太大的心理压力了。

    



    “嗯,走吧。”槐微微偏头,避开了荒白,一边推开栏杆门一边想——如果他和荒白都能活着结束这场推演,他就不把这次的视频上传到付费区域了。

    



    一是他看的出来,幸好像有些想隐瞒的东西,不方便被视频暴露出去。

    



    二是……视频放出去的话,对荒白一个女孩子好像不太好。

    



    二人的身影消失在长廊上,彻底无视了喋喋不休,把内容又重复播报了两遍的广播。

    



    ……

    



    【你已触发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由于你和被遗弃的残次品共同毁坏了场馆中的艺术品,触发了临时警报,现已开始时限半小时的敌对任务】

    



    【如今残次品已逃跑,只剩下你一人接受此任务,你的脖颈后已经印上了一个持续时间三十分钟的黑色雕塑印记,敌人将以此来确认你的破坏者身份】

    



    【敌对双方:你vs进入场馆的其他推演者】

    



    【无强制立场,系统将根据你的选择所造成的后果为该次任务打分,任务评分将影响任务奖励】

    



    【新手提示:支线任务评分为,败事有余、平平无奇、操作亮眼、尽在掌握、超出预期】

    



    【注意:半小时内,在该场馆中,敌对任务双方互相攻击将不会引来各自鬼物】

    



    雕塑展览馆面积颇大,在机械灯盏中传出了警报后,一股灰蒙蒙的雾气笼罩在了场馆的上空,遮蔽了二楼三楼的视野,同时也封闭了虞幸出去的道路。

    



    紧接着,一连串系统提示就在虞幸脑海中响起。

    



    这似乎是分化级推演中的支线任务设定,虞幸扫了一遍,摸了摸脖子,对内容还算满意,尤其是最后一条……简直是天助。

    



    就说嘛,搞事情还是会得到好报的!

    



    灰雾弥漫在上方,在灰雾中央,有一个由柔和光线组成的巨大倒计时,倒计时从三十分钟开始计,精确到了秒,可以说,每一个站在场馆内的人都能看见。

    



    此时,倒计时已经过去两分钟,虞幸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接收这个任务,他压根儿没管,蹲在女石像的残骸旁边,一手拿一个石块,像幼儿园小朋友完拼图一样,试图把女石像拼起来。

    



    他已经查看过鬼怪通知书的新内容,对残次品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鬼怪一:被遗弃的残次品】

    



    【对应游客:???】

    



    【形容/来源:1.无形的不甘,让残次品成为了可以附身在任何一座石像中的怨灵,只不过它注定丑陋,不管附身在多完美的艺术品上,该艺术品也会布满裂纹,彻底被毁。2.???】

    



    【攻击方式/特殊能力:1.附身雕塑进行物理攻击。】

    



    【解决方式:???】

    



    【通知进度:40%】

    



    “明明是你砸的东西对不对,凭什么要我背锅啊……”一边拼,虞幸还一边碎碎念着。

    



    虽然这样的话,周围不明情况的推演者要来抓他,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但如果来的人里没有韩心怡和韩志勇,那还是亏了。

    



    如果其他人没抓到他,那爱丽丝就会提前加入鬼怪阵营,这对他,对曾莱和槐等人都不是好消息。

    



    而抓到他之后,还要把他扭送给管家……

    



    虞幸拼好了女石像的肚子部分,眯着眼睛看了看。

    



    他当然不是想拼好石像后带着它去管家面前,然后说:“看,凶手给你抓到了,顺手把它打成了碎块,您凑合收着吧。”

    



    别说管家会不会让他滚,光是系统发布的任务,都已经把敌对双方定死了。

    



    那个【被遗弃的残次品】破坏完东西就溜了,把锅全扣在他头上,他心里有想过,等知道了这鬼物来自于谁,他就把那人打一顿。

    



    之所以要拼碎块,其实是因为,他想确认一下女石像肚子里的婴儿到底是属于这一个石像的,还是属于【被人遗弃的残次品】本身的。

    



    他听着那婴儿哭声,觉得哭声比整个石像的气势还要大一点。

    



    所以,他有一种猜测,说不定“婴儿”才是本体,也就是那个附身的怨灵的外在表现。

    



    而拼出来的成果,验证了他的猜测。

    



    女石像的肚子是平的,没有缝隙。

    



    果然,那个肚子里的东西,是在被残次品附身后,才出现在石像身上的!

    



    那么……这就意味着残次品可以感知到周围发生的事情,所以在他当时要接近女石像的时候,提前附了身,等着他接近,好对他进行攻击。

    



    “兹拉——”

    



    身前突然出现一声额外的声音,虞幸站起身,迅速躲到了一座带翅膀的壮硕雕像的后面抬眼看去。

    



    雕塑展览馆不仅仅拥有一个露天展览场地,在场地两侧的墙壁上分别有一扇门,通往露天场地外的一圈室内场地,里面有用来做雕刻的工作室,还有厕所、换衣间等地方。

    



    这场突如其来的敌对任务中,对场地的封锁,也包括了这些房间,也就是说虞幸除了可以待在露天场馆里,他还能躲进周围的房间。

    



    而现在,虞幸前方的那扇充满后现代感的机械门,被人打开了。

    



    一只纤细的手掌覆在门上,紧接着,带着甜笑的面容出现在虞幸视野里,他眼睛一亮,暗道今天运气真的好,想什么来什么。

    



    他本以为即使有人过来,也需要花费一定时间找通往这里的路,可现在看来,韩心怡恐怕早就找到了这条路,接到任务就直接过来了。

    



    “有人吗?”

    



    韩心怡甜甜的声音响起,她似乎一点也不知道敌对所带来的危险,仿佛一个误入狼窝的羊,正在寻找牧羊人以寻求安心。

    



    光是听着,就让人很想立刻走出去,告诉她“我在这里”。

    



    虞幸眼中的异彩一闪而过。

    



    根据割喉案中的表现来看,这位单棱镜的成员,最擅长的就是暗示、情绪牵引、精神控制,她的每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藏有一种牵引人心的力量,否则,几个死者不会那么轻易答应去往偏僻的地方,而于加明、高长安等人,也不会真的一点都没有怀疑到她身上。

    



    现在,敌对双方的攻击不会引来要命的鬼物,这让韩心怡免去了后顾之忧,在使用这种能力时,她加大了力度。

    



    所以,即使是知道她真面目的虞幸都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即不爽的“啧”了一声。

    



    韩心怡来了,韩志勇会在附近吗?

    



    他在原地放下了一个东西,然后凭借重重叠叠地雕塑们,卡着视野转移到了一个更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你好?请不要害怕,我是来问情况的。”门边,韩心怡睁着漂亮的大眼睛,听到自己的声音在空旷大厅回荡,却没有应答声后,她笑了笑,反手把门给关了。

    



    韩心怡缓缓走进雕塑们中间,眼神飘忽,不断在造型怪异的石像缝隙中搜索着活人的迹象:“是这样的,我就在附近,听见了广播,想问一问你现在的情况还好吗?不管你是谁,请听我说——”

    



    她手里握着一把刀,手指虚握著刀柄,刀刃反藏在卫衣袖子里,只需要轻轻一抖,这把刀就能显露出狰狞的锋芒。

    



    她步履轻盈,甚至把头伸到石像抱着的大缸里看看,一副天真无邪的少女模样:“我们并不是一定敌对的,实际上,这场推演我们游客处于弱势,想要最大可能的活下来,必须互帮互助才对。”

    



    黑色的发丝扫过石像光滑的表面,在细致的雕工中滑落。少女的声音安定又亲切,甚至透着一点弱势,令人很容易相信:“我们不能被爱丽丝的规则迷惑,而应该看到本质,爱丽丝就是在教唆大家互相对立,这样子,活人越来越少,她作为boss一定就更肆无忌惮了。到时候剩下的人绝对不会好过的。”

    



    撇开她袖中割开过好几人喉咙的祭品尖刀不提,她说的其实很有道理。

    



    在当前规则下,无论是选择合作还是对抗,都有活下来的机会。

    



    “咚。”

    



    一声轻响。

    



    韩心怡脚步一顿,美眸敏锐的往声源望去,只看到了一座十分宽大的石像。

    



    石像雕刻的是个男人,似乎带点神话元素,男人裸露上半身,一双巨大羽翼自其背后展开,遮蔽了很大一片空间。

    



    她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语气里丝毫不显,带着些关切地问:“是你吗?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我说的,趁其他人都没有来,我们商量一下怎么平安度过这场敌对任务。”

    



    再一次的沉默后,石像的方向传来了一个平淡中透着警惕的声音:“好吧。”

    



    韩心怡眼睛一亮,这声音……很像槐。

    



    她还记得槐这个明星推演者的长相,说俊秀绰绰有余,杀了的话……完全符合她的审美不是吗?

    



    脚步朝羽翼石像处移动过去,她嘴角勾起,再次加强了情绪牵引的力度:“我来了哦?”

    



    “希望你不会出尔反尔。”石像后的声音听起来略有一丝闷,就好像说话的人带着面具。

    



    “不会的,你就相信我吧。”嘴上这么安抚着,转过石像后,韩心怡在地上看见了一团不属于石像的阴影。

    



    她毫不犹豫地握紧割喉刀,迅猛地划出!

    



    她对槐有一定了解,视频中的槐内心骄傲,绝不是遇到事情会六神无主的类型,所以对方躲在雕像后,为了行动方便,一定是站着的!

    



    这一刀,正是她计算出的槐的脖颈高度,不出意外的话,即使不能一击成功,也一定能让槐受到严重的划伤。

    



    可是……她刺空了。

    



    不是小误差的那种刺空,而是整个石像后,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人!

    



    韩心怡有些惊愕地看向地上,唯一证明这里曾经站着人的,就是地上躺着的金发人偶娃娃了。

    



    她刚才看见的阴影就来自这个娃娃,让她以为槐就在这座石像后,否则她就不会这么果断出刀了。

    



    所以……其实槐早就发现了她的意图,只是在拖延时间?

    



    韩心怡发出一声冷笑,指尖在刀刃上划过,一到划痕出现在她细腻得皮肤上,她却浑然未觉,毫不在意。

    



    她决定用更强硬的语言把躲起来的人给找出来。

    



    可她还没张嘴,地上那只金发长裙、五官全是马赛克式模糊的人偶娃娃,就抢先一步张开了嘴。